• 购买赌博app > 我老婆是鬼王 > 第2686章 禹王宫的秘密(2)

    第2686章 禹王宫的秘密(2)

    一秒记住【爱♂书÷屋 www.9cel.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黑暗中的禹王宫,安静的耸立着。

        两百多年的历史,或许对普通的凡人而言已经是好几代人的更替。但是从灵异界的目光来看,其实并不算长。甚至可以说,还挺短的!

        熊爷这死胖猫真正的年纪,恐怕要追溯到上古先秦时代了。就算是鹤一,年纪也已经超过了一千岁以上!

        虽然傅洋和维可、阿黄李怡然四人年纪都还不大,但以他们的修为境界,未来的寿命怕是也不会短的。

        可偏偏这只有两百多年历史的禹王宫,却散发出一股让人觉得充满了沧桑、远古、蛮荒的气息……它静默地伫立在黑暗之中。

        “鹤一,你感觉到这禹王宫什么地方有异常呢?”

        傅洋问她。

        众人都看了过去。

        熊爷也拍拍她修长的脖子:“小鹤儿,你就直接带我们去吧。爷也非常好奇,傅小子和黄小子从小念书的学校里,是不是还藏着什么秘密?哈哈!这两个家伙真蠢,在这儿念了六年书,连自己家乡的秘密都不知道。”

        呃……

        傅洋和阿黄很是无语,但死胖猫似乎说的很有道理,他们竟无言以对。本来这种时候,都该是要恼羞成怒、狠狠殴打这死胖猫一番的。

        只可惜,自从鹤一跟在熊爷身边之后,殴打这死胖猫的机会却是越来越少了。

        得了熊爷的命令,鹤一就不敢怠慢。带着大家一起,飞上了禹王宫的戏台。

        嘎吱嘎吱……

        已经有两百多年历史的木质地板,发出刺耳的声音。在深夜显得很是清晰!

        突然,一个声音在远处响起。还伴随着电筒光芒的照射。

        “鬼啊!天啊!鬼,真的有鬼。而且根本不止一个,是六个鬼!还有猫鬼和丹顶鹤鬼。啊……”

        伴随着惨叫,还有重物倒地的声音。

        傅洋无语地回头一看。

        只见这禹王宫祭祀戏台的下方,不远处倒着一个穿着保安服饰的人。这家伙估计就是今晚负责值夜巡逻的,办公室就在禹王宫旁边。

        估计这巡夜的保安是刚一出来,就看到傅洋他们六个,夜深人静的直接腾空而起“飘”到了离地两丈高的戏台上!

        所以直接吓个半死,当场昏迷了过去。

        也是够倒霉的了……

        阿黄瘪瘪嘴:“胆子真小!看来啊,很多时候咱们小学闹鬼的事情就是像这样以讹传讹,弄得满镇风雨的。”

        熊爷“啪嗒”打了个响指,虚空中出现一条硕大的红色鲶鱼虚影。扭动着朝那昏迷的保安游了过去。

        傅洋和阿黄心里咯噔一下!

        这死胖猫……该不会是污心大发,要那啥了吧?

        看他俩的表情,熊爷大怒:“你们两个小子在心里腹诽爷是不是?爷这是看地上太凉,把这个昏迷的保安弄回去。”

        死胖猫这次倒没有骗人,那巨大的红色鲶鱼虚影从空中游荡到昏迷的保安身旁。就将他给驮在了背上,又摇头摆尾的“游”回了保安室。把这个可怜的家伙放回了睡觉的床上。

        熊爷心里却是暗暗可惜:“唉……今天有三个妹纸在旁边。不太适合玩弄这胆小鬼保安。不然的话,嘿嘿嘿。还是人妖三人组单独行动爽啊。女人坏事儿!”

        死胖猫心里嘀咕。

        鹤一迈动着她修长纤细的长腿,绕着整个木质戏台缓缓走动着。仔细地观察着什么。

        傅洋等五人,此时都只能在旁边干瞪眼,等着鹤一。

        不过……

        傅洋似乎也心有所感,这禹王宫遗址某处,恐怕真的有某种秘密的东西存在!

        阿黄皱了皱眉:“小洋子啊,没想到咱们从小就在这儿学习和玩耍的地方。还真的藏着什么大秘密吗?真是不可思议啊。咱们就在这个秘密上浑浑噩噩过了这么多年。”

        傅洋摇摇头:“也不能这么说。毕竟那时候年纪还小,又是普通人。怎么可能知道?就算是现在,要不是维可提出疑问,鹤一施展灵觉查探,其实我们也是感觉不出来了。”

        这确实有些惊人!

        以傅洋和阿黄现在的境界,竟然都还发现不了禹王宫的异常。

        不过现在,他们想要揭开这个隐藏多年的秘密……

        “有了!”

        鹤一突然停了下来。

        她一双亮晶晶的红色眼睛,直视着这木质戏台中心的某个位置。然后,打出一道罡风,轻轻击中那儿。

        嘎吱嘎吱嘎吱……整座禹王宫戏台,都开始剧烈的摇晃起来。发出一阵阵刺耳的木头摩擦的声音。头顶上还有灰尘不断落下。

        熊爷有点无语:“小鹤儿,你该不会是太用力,把这戏台子给弄倒了吧?”

        “主人还不相信我么?刚才那儿……”

        鹤一解释的话还没说完,整个禹王宫祭祀戏台竟然像是积木一样裂开来了!

        这样的场景画面,非常玄妙,很有视觉冲击力。

        本来也不算矮小的禹王宫遗址祭台,竟然分解为无数块形态各异的木头,劈啪作响的飞舞着——绕着刚才鹤一击中的位置。

        无数的木头,竟然形成了一道积木的旋风一般!

        “鼎!是鼎的形状!”

        傅洋惊讶地脱口而出,喊道。

        他身旁的维可此时也看清楚了,破碎的禹王宫木质祭台,竟然像是积木一样重新分解开来——组成了一个三足两耳的木头大鼎的形状。而且还是一个没有拼接好的大鼎,只是一个大概的轮廓,在漆黑的夜空下缓缓旋转着。

        一道清光,从鼎口投射出来,仿佛一根连通地下的光柱。

        不用说,大家也知道,要进入光柱之中去。他们都是灵异界赫赫威名的强者了,这些事情自然举一反三、随便思考就知道。鹤一应该是打通了这禹王宫遗址的某个阵法!

        “主人,诸位,咱们去一探究竟吧。”

        于是,在鹤一的带领下,傅洋等人都进入了鼎口投射向刚才祭台中心位置的光柱里。嗖的一声!身影消失不见。

        而那口三足两耳的木头大鼎又一下破碎,重新分解为积木一样的成千上万块木头,噼里啪啦自动搭建成原来的禹王宫祭台形状了。恢复如初,就像是刚才发生的一切都是幻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