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购买赌博app > 我老婆是鬼王 > 第1923章 失踪的冯树?

    第1923章 失踪的冯树?

    一秒记住【爱♂书÷屋 www.9cel.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出了饭店,他们沿着街道悠闲地散步。

        傅洋一边摸着熊爷的毛,一边问它:“死胖猫,司徒天霜这人其实还算不错。你敲诈了人家一个亿的现金,不太好吧?”

        维可也在旁边点点头:“他身上没有什么大罪孽,可见也不算一个仗势欺人的。”

        靠!

        熊爷一下子不爽了,在傅洋怀里扭来扭去的。一边用爪子挖鼻孔一边说:“你们该不会以为那颗丹药是假的吧?爷没骗他,真的是有洗髓净骨的作用!运气好的话,真能开启修炼天赋。运气不好,也能把武功提高一些——因为身体变强了。”

        哦?

        傅洋一愣:“可是……你应该不会炼丹吧?哪里来的这什么洗髓丹?咱们之前一起从野牛仙山的仙人墓里面弄到的很多宝贝里,并没有洗髓丹这种东西吧。”

        切~

        熊爷换了个舒服的姿势,仰面朝天的躺在傅洋怀里——继续挖鼻孔。一边挖一边说:“谁告诉你丹药一定要用复杂的手段炼制啊?就比如说吧,咱们在野牛仙山遇到的那千年人形何首乌还记得吧?随便弄一块下来,效果比大部分丹药都好。”

        傅洋点点头,这个他自然明白。

        “爷呢……好歹本体也是天上地下纵横无敌宇宙最强吊到飞起的天惶巨妖对吧?”

        呃……

        傅洋额头一滴冷汗:“天惶巨妖确实无敌,但貌似没你说的这么多名头和前缀吧?”

        “安啦安啦,不要在意那些细节。反正都是爷,我想咋说就咋说?没毛病!爷作为天惶巨妖陨落之后的残躯残魂,现在恢复到妖王境界,可比普通的妖怪牛逼多了吧?普通的妖怪杀了吃——哪怕只是最低级的妖魇,对普通人还有大补的功效呢。何况爷身体的一部分?”

        这死胖猫和傅洋说话的时候,已经挖出来好多鼻屎,正在用爪子不断的搓着。渐渐的变成了圆形,然后不知道藏在毛里哪儿去了。

        傅洋听着这话,又见它这幅恶心模样,再联想到刚才司徒天霜那颗丹药的形状。

        顿时浑身一抖,用颤抖的声音问到:“你,你给他的丹药,该不会是你的,你的……”

        他有点儿说不下去了。

        然而死胖很淡定的点了点头,用手在胯下抓了抓,掏出一颗黑色的小圆球来:“没错!正是本妖仙鼻子里诞生的鼻之精华,揉捏成团,藏于胯下。普通人服之,有奇效也!所以司徒小子不亏,因为真有效果。”

        呕,呕……

        旁边突然发出一阵干呕声。

        傅洋和熊爷扭头一看,只见旁边的维可一手扶着电线杆,做出呕吐的动作。

        毕竟,她一个娇滴滴的大美女、傲娇女王。听到熊爷这货肆无忌惮的描述怎么挖鼻屎揉成团,还藏在胯下的毛里,给她恶心坏了!

        “维可你没事儿吧?”

        傅洋关切地问,拍着她的后背。

        唰!

        维可猛然抬头,一双眼睛里闪烁着凶狠的光芒——绝对是女王范儿、鬼王范儿!

        她一把揪住熊爷的耳朵,从傅洋怀里拎了出来。

        “呀?女王大人你干嘛,疼疼疼……”

        熊爷挣扎着。

        然而维可把它拎着,右脚抬起——做了个足球运动员开球的动作。

        砰!

        死胖猫飞出去很远,吧唧一声撞在远处墙壁上,软塌塌地往下滑落……

        同时还在委屈的吐槽:“挖鼻屎,还能造福普通人,也有罪么?女王大人,实在残暴啊!傅小子怎么受得了的呢?”

        傅洋则是捧着肚子,很没义气的哈哈大笑起来。

        两人一猫就这么打打闹闹的,一路嘻嘻哈哈的走回到了江城大学。

        站在学校门口,傅洋感概万分。

        这种感觉,恐怕就跟一个农村长大的亿万富豪再回到家乡一样——这个比喻可能不太恰当,但是那种心情应该是类似的。

        从一个普通的大学生,成长为灵异界赫赫有名的一方强者!

        时光的流逝,改变了多少东西呢?

        “走吧,去林场看看。我记得死胖猫你收的那个叫冯树的小弟,是一直都守着林场地下破碎的祭坛呢。”

        “不错不错。看看去。”

        熊爷也嗨皮起来。

        当初林场地下祭坛一番大战,早就已经整个损坏。不过为了以防万一,傅洋还是吩咐冯树镇守在此。

        一来是担心出什么变故,二来的话,是冯树的实力也不算弱。有他在这儿,江城大学也不会有什么妖魔鬼怪来祸害自己的学弟学妹。

        他们轻车熟路了,直奔林场而去……

        进入已经废弃的地下祭坛,熊爷这死胖猫就扯着嗓子喊开了:“冯树!小弟,你大哥熊爷爷回来了。赶紧快来膜拜。人呢?哪儿去了。”

        喊了一会儿,没动静。

        它有些奇怪:“咦?爷这小弟该不会是耳朵聋了吧?都喊了这么久了,爷的妖王气息也扩散出去了。还不出来?”

        傅洋捏了捏下巴,眼睛里闪过一丝忧虑:“不会是出了什么变故吧……”

        维可伸手指了指远处的一堆乱石堆:“那后面有微弱的法力波动传出来,似乎应该是一个比较强的人在刻意隐藏着。”

        嗯?!

        傅洋顺着维可的方向看过去,然后右手握拳,朝着那一大片乱石区域一拳轰出。

        轰隆!

        一个巨大的黑色拳影浮现,带着凶猛的拳罡和力道轰鸣而出。然后就像是有炸弹在引爆一样,那一片方圆几十米的乱石堆瞬间被夷为平地了。

        在四处飞溅的碎石和弥漫的尘土之中,显出了一个高挑曼妙的身影来。

        似乎是一个女人?

        旁边还站着一个胖乎乎的影子——貌似是冯树啊!

        熊爷吱哇乱叫:“哟呵!是哪儿来的妖魔鬼怪胆子肥了,居然敢闯到傅小子的母校里来,还挟持了爷的小弟?老子要叫你吃不了……”

        砰!

        死胖猫的粗口还没来得及骂出来,就被傅洋把嘴巴给捂住了:“闭嘴!别乱骂人。”

        唔唔唔……

        熊爷拼命挣扎,还用眼睛恶狠狠的瞪着傅洋。

        维可呵呵轻笑了一声,用一种皮笑肉不笑的眼睛看着傅洋:“死胖猫,这人能让你随便骂么?”

        说完,一挥手。

        平地立刻起了一阵狂风。呼呼呼……瞬间吹散了眼前的尘土,露出了那人的真面目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