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购买赌博app > 抗战之超级兵锋 > 第三百六十五章:丛虎受伤了

    第三百六十五章:丛虎受伤了

    一秒记住【爱♂书÷屋 www.9cel.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script>嘀铃铃……

        桌上的电话机突然响了起来,这可是冷锋专用的电话机,没有要紧的事情,一般不会直接打进来。?乐?文?小说 www.. com

        “喂?”

        “丛虎受伤了,有没有生命危险?”冷锋一接电话,脸色瞬间一变,邱青泉和郭卫权听到这一句,也都露出了一丝紧张。

        丛虎虽然只是个普通下级军官,可他是冷锋的结义兄弟,就这个身份就不一般了。

        何况丛虎还是一名神枪手,射杀日军近两百人,这样战绩,试问****中有几人?

        “子弹打穿腹部,失血过多,正在送往医院……”

        “好,我知道了,告诉唐静院长,不惜一切代价抢救,有消息,马上报告。”冷锋挂了电话,愣了三秒钟才回过神来。

        虽然说战争就会有死亡,他也是见惯了生死的人,但丛虎是他来到这个时代见到的第一个人,后来变成朋友,生死兄弟。

        丛虎是个不太善于交流的人,但他质朴、善良,同时又具备坚韧的品质,可以说,三兄弟中,他最放心的还真是只有丛虎。

        “冷锋,丛虎兄弟不会有事儿的,你不要太担心。”

        “是呀,头儿,唐院长的医术精湛,丛虎一定会平安的。”郭卫权也安慰一句。

        徐州,第五战区司令长官部。

        “李长官,荣誉一师电报。”

        “说什么?”李长官一愣,他现在有些怕接到冷锋的电报,冷锋上一次弄的那个津浦路南线歼敌方案,他是非常赞同的,可这个方案却很多人反对,其中有自己的副手李品仙。

        这些人认为这个计划十分冒险。一旦失败,后果不堪设想,他们的任务就是在徐州地区拖住日军南下中原。并不需要冒险歼灭日军。

        这是用空间换取时间的战略之意,再说了。如果真的跟日军在津浦路南线大战一场,那损耗也是桂系的实力。

        这对桂系来说,无疑会是一个削弱,这恐怕也是老蒋乐意见到的。

        部下将领都明确表示反对冒险,现在津浦路南线既然已经不具备威胁了,应该集中力量应对来自山东方面日军的巨大威胁。

        第五战区可用的兵力本来就不多,如果抽掉兵力去南线的话,一旦日军突破北线的防御。那反而会得不偿失。

        “荣誉一师准备在滁州地区打一仗,占领滁县并吃掉日军第65联队。”黄雪村忐忑的禀告道。

        “什么,他们不是刚刚占领*,又在裕溪口打了一个漂亮的反击战,现在满世界都在宣传裕溪口大捷,怎么还要打?”李德邻吃了一惊道。

        “这个……”黄雪村苦笑一声,他就是一个机要秘书,根本回答不了李长官的这么深奥的问题。

        “他这是什么意思?”

        “荣誉一师的意思是,希望我们可以从北线牵制一下日军。”黄雪村道。

        “嗯,可以。若是荣誉一师真的有把握吃掉日军一个联队,我们帮衬一下也是应该的。”李德邻道,“你草拟一份电文。给51军于孝侯以及31军,让他们发动几次反击。”

        “那要不要明确告诉他们,反击的目的?”

        “先不要说,如果问起,就说反击的目的就是打出日军的目的,看津浦路南线的日军是否放弃跟北线日军会师的战略目标。”李德邻想了一下道。

        “是!”

        “那荣誉一师那边如何回电?”黄雪村问道。

        “就说59军不日南下驰援51军,他们就会明白了。”李德邻道。

        “是,李长官。”

        “59军不日南下,这是什么意思?”接到李德邻这份电报。冷锋笑了,李长官已经下定决心了。只是这么大的行动,涉及不是他一个人。所以,他得去协调,去说服,这需要时间。

        59军南下,这说明他内心是倾向于冷锋的那份作战方案的。

        “怎么说咱么可以放心大胆的打了?”邱青泉也听明白了李长官这份电报的含义。

        “没错,这大大的减轻了我们的压力。”

        江浦镇,荣誉一师战地医院。

        丛虎以最快的速度送到这里,然后直接就被推进了手术室。

        唐静看到腹部被打穿,鲜血几乎把衣物都染红的丛虎,也是吓了一跳,连忙准备手术,并且准备验血。

        初步检查了一下,是腹部贯穿伤,都能里面的情况如何,只有打开腹腔之后才知道。

        “出血量,子弹从脐左三寸的位置进入……初步判断为贯穿伤,需要至少血浆……”唐静早已经见惯各种恶劣的伤情了,丛虎这种她也不是没有见过,处理起来十分熟练。

        但这么严重的伤势,存活率并不高,她也只能是尽自己的力量了。

        “静姐,病人心跳减速,脉搏只有四十……”冷月惊呼一声。

        “强心针,1.5个单位。”

        “是,1.5单位的强心针。”

        “注射mf一支……”

        “好,开始手术。”这边唐静已经穿上手术的衣服和消毒,手术随即开始。

        建议的手术室外,巫小云、王斌等人都紧张的等待着,丛虎不但是冷锋的结拜兄弟,可也是跟他们并肩作战的兄弟和战友。

        他身负重伤,谁都感到难过和自责。

        尤其是巫小云,丛虎是掩护她才中弹的,那个逃走的日本人是个狙击手,而且十分厉害,她跟丛虎两个人都合作,还是让人给跑了。

        主要是自己左肩膀负伤了,战斗力大打折扣,丛虎一个人不是那个家伙的对手。

        这个家伙肯定是受过专业训练的,能过熟练的利用地形作为掩护,并且还能在逃跑的过程中击伤了丛虎。

        这个家伙非常危险,如果她没有猜错的话。这个人一定就是那个高桥浩。

        这个日本人还没有用狙击步枪,只是用的随身手枪,如果用的是狙击步枪的话。也许丛虎今天就回不了了。

        巫小云坐在外面走廊的椅子上,一直沉默不言。但一张脸却冷漠的可怕。

        爱屋及乌,这丛虎是冷锋的结义兄弟,那就是如同是她的弟弟,弟弟受伤了,这做姐姐的自然不会放过这个仇人。

        要不是顾忌丛虎的安危,她早就一个人追了过去了。

        “巫处,老虎不会有事的。”

        “该死的小鬼子,不要让我抓到他。一定把他碎尸万段!”王斌诅咒着。

        “除了射伤丛虎的那个日本兵,其他人是否全部落网?”

        “根据我们掌握的报,一共是二十一个人,除了那个隆田幸男之外,还有二十个人,我们打死十十七个人,还有三人在逃。”

        “还有三个?”巫小云眼底闪过一丝杀气。

        “是的。”

        “严密封锁各个交通要到,盘查来往行人,一定要把这三个人给我找出来。”巫小云下令道。

        “是,这个侯旅长已经下令这么做了。这三人想要轻易的跑出去是不会那么容易的。”王斌解释道。

        “王斌,你在这里守着,我出去一趟。”巫小云忘了一眼手术室。站起来道。

        “小云姐你回去吧,这里我们看着就是了。”

        巫小云身兼数职,受伤期间还要工作,手术没有一两个小时是出不来的,她在这里等待,完全是浪费时间。

        “有消息,马上通知我。”

        “明白。”

        招呼罗秀雅一声,巫小云从战地医院出来,并没有直接回去。而是去了江浦镇上的义庄,带回来的日军尸体都被运到了这里。临时放置。

        虽说这是一次不成功的抓捕,但起码之前的很多猜测和分析都证实了。这就是高桥浩训练的那支精锐的日本特战小分队。

        在她和丛虎手下逃走的那个狙击高手应该就是高桥浩本人,一个从德国受训回来的日军特种作战专家。

        这还真不是一个好对付的对手。

        “巫处!”

        “怎么样,尸体上有什么发现?”

        “从尸体检验的情况看,他们的确是日本兵,而且受过相当严酷的训练,每个人都能熟练使用长短武器,搏斗,还有驾驶,攀爬技术,不过,我们并没有找到有关他们的任何身份线索,还有,我们只是找到他们随身佩戴的自卫武器,也就是短枪和匕首,而且都还不是日系的,不过都相当精良……”

        “有没有见过一把黝黑的匕首,造型是这样的,太阳光底下都不反光?”

        “没有。”

        “你确定没有?”

        “巫处,我干这一行也有好几年了,您还不知道我吗?”

        “我想再去陈村一次。”巫小云道,“你陪我去一趟。”

        “没问题!”

        驱车来到陈村,陈村的百姓一个个都炸窝了,这不是狐仙儿吗,怎么变成英姿飒爽的****军官了,好像还是领头的。

        这个陈村的村长已经知道前因后果了,他把原因一解释,村民也都释然了,对****“装神弄鬼”不但不憎恨,反而感激万分,如果不把他们引出去,真打起来,村民不知道有多少伤亡呢。

        这虽然不是真的狐仙儿,可比真狐仙儿仁慈多了!

        刘樵夫的院子已经被封锁了,一家人也被临时控制起来,关在镇上的拘留所里,把日本人带进村子里,差点儿害死全村的人,几乎没有人愿意为这一家人说情。

        “王小虎,怎么又是你?”

        “罗姐,是你们?”负责看管现场的居然是老熟人,那个王小虎。

        “我们可以进去吗?”

        “可以,可以,罗姐,你们请!”

        “你们来的时候就这样吗?”巫小云问道,院子里一片狼藉,墙壁上更是随处可见的子弹空,东边的三间屋子被炸塌了一半。

        “是的,就是这样,保护现场的道理还是您和唐姐教给我的呢。”王小虎挠头嘿嘿一笑道。

        “不错,做的很好。”

        巫小云一言不发,开始在院子里仔细的勘察起来。

        王斌做事还是很细致的,十五具尸体运走之前,都在尸体的位置坐下了记号,并且在地上还留下了编号,对应相应的尸体。

        所以现场是一目了然,很清楚发现日军尸体的十五处地方。

        “那个日本厨师隆田幸男在哪儿发现的?”

        “在里屋,他躲在床底下,用兜裆布撒尿捂住了口鼻,才得以幸免,这老家伙还真是聪明,居然能有这样的反应。”一名士兵道。

        “带我们去看看。”巫小云一挥手。

        “就这儿,当时他已经被熏的奄奄一息,是我们的人从床底下拖出来的,这地上还有拖拽的痕迹,您看。”

        说的没错,地上是有拖拽的痕迹,房间内那刺鼻的味道还没完全消散,偶尔还有些呛鼻。

        “这户人家没有什么地窖或者地下室吧?”

        “没有,这里是南方,土地潮湿,挖了地窖也不能藏东西,北方倒是很常见。”

        “看来你知道的不少嘛。”

        “对了,唐姐,院子里有一口水井,搜查的时候估计没有人动过。”

        “水井?”巫小云闻言,顿时眼睛一亮,示意罗秀雅出去看看。

        院子东南角,的确有一口水井,上面还有汲水的轱辘,水井并没有动过的痕迹,也没有任何水迹。

        “这井你们打开过吗?”

        “没有。”王小虎摇了摇头。

        巫小云随即打开枪套,拔出手枪,然后慢慢的而靠近,用一杆竹竿挑开了井盖,里面什么都没有,除了看都幽深的井下面水面的反光。

        什么都没有,众人失望之余,都不由的松了一口气。

        “等一下,这是什么?”罗秀雅突然在井边发现了什么,是红色的胡椒面,这井盖一支都是盖着的,可这红色的胡椒面怎么会出现在井边呢?

        就算井盖子有缝隙,那这形状也不对呀?

        这口井藏过人!

        基本上可以断定,在王斌等人冲进来的时候,有人急中生智,打开井盖藏在了井中,等王斌离开后,悄悄的从里面出来,离开了。

        可院子里一直都有人看守,他是怎么做到的呢?

        这么一口井,最多也就能藏一个人,还有一个人呢,他藏在什么地方呢?

        “谁带手电了?”

        “我带了。”一名士兵喊了一声,从背后的帆布包里取了手电递了过来。

        打开手电,仔细的对准井壁观察,发现果然有红色的粉末沾在上面,还有被剐蹭的印记,应该是鞋底与井壁摩.擦产生的印记,一个人有两只鞋,这井壁上的确看到了两侧相对摩.擦的印记。

        这足以说明这井中当时是藏了人,而且只有一个人。

        “长官,这儿有一个狗洞?”

        “狗洞有什么好奇怪的,这里的村民个个家中都养狗的。”

        “不是的,长官你来看,这狗洞足够一个人钻出去了。”

        一个可以让人钻出去的狗洞!

        这引起了巫小云的注意,带着人过去,果然在院子的西北角有一个狗洞,开的还挺大,冬天的时候,用柴草这么一遮掩,不注意,还真难以发现这个狗洞。

        这个位置还很难被发现,从狗洞出去后,就是一些草垛。

        有踩踏的压痕,至少有两个不同的脚印,还有一些残留的胡椒面儿,这漏网之鱼应该就是从这里逃走的。

        (未完待续。)

        ps:看小风如此卖力的更新,乃们还不投些月票,我已经被人甩开了,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