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购买赌博app > 抗战之超级兵锋 > 第一百三十八章:夜叉索命

    第一百三十八章:夜叉索命

    一秒记住【爱♂书÷屋 www.9cel.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ps:感谢enigmayani的打赏,老读者了,终于看到你的身影了,我以为你把我给忘了,感谢一路支持,十分感谢!

        “什么,什么,再确认一次!”戴雨农接到巫小云发来的电报,激动的双手颤抖。

        “老板,已经确认三次了。”报务员也非常激动,在日军举行“忠灵祭”上。

        夜叉成功的炮击了祭台,数十名日军将佐受伤,侵华日军魁首松井石根被炸成重伤,生命垂危。

        令日本海军方面,第三舰队司令官长谷川秦腿被炸断一根,肋骨断了三根。

        鱼雷舰队司令官近藤英三郎少将当场被炸死,被炸伤的日军将军多达十余人,佐级军官不计其数!

        如果夜叉有足够的炮弹的话,恐怕战果会更加辉煌!

        这简直就是不可思议的奇迹,南京都沦陷了,在沦小说+3陷中的一支小部队,居然创造出一个让全世界都为之震惊的奇迹!

        “快,备车,我要去庐山!”

        “是!”

        日军占领南京后,开始对武汉等国民政府临时驻地以及一些重要目标开始轰炸,老蒋把自己办公地点搬到庐山上去了。

        正好庐山上有一个军官训练团,老蒋这个团长有责任也有义务去给下面的军官上上课。

        戴雨农先给侍从室挂了一个电话,得到许可之后,才乘坐一辆吉普车飞速的朝庐山进发。

        戴雨农是下午三点钟从武昌出发,晚上七点钟到达庐山。

        “雨农,什么事儿还让你亲自跑过来?”钱大均很不悦。老蒋来庐山。一是给军官团上课。二来也算是躲避轰炸,舒缓一下情绪。

        南京丢了,老蒋一直情绪不太好,所以夫人建议他去庐山静养几天。

        “钱主任,出大事儿了。”

        “不就是日本华中方面军司令官松井石根进南京了,这委员长早就知道了。”钱大均道。

        “小弟说的不是这个。”戴雨农知道,自己要见老蒋,不经过钱大均这个侍卫长是不可能的。遂将巫小云发的电文递了上去。

        “这,这是真的?”钱大均看完电文的内容,惊的大惊失色,这简直就是不可思议。

        “虽然还没有从别的渠道确认这个消息,但这么大的事儿,日本人怕是遮掩不下去的,后续情报肯定会发回来的。”戴雨农道。

        “快,你跟我去见委员长!”钱大均也知道,事关重大,戴雨农亲自过来。就是为了慎重起见。

        这样大事儿,可不能闹乌龙。那会被全世界笑话的。

        “雨农来了,我就知道有好消息了。”老蒋心情似乎开朗了不少,见到戴雨农,居然还开起了玩笑。

        “委员长,这是雨农刚刚接到南京发回的电报。”钱大均将电文递给老蒋。

        “哦,我看看。”老蒋慢条斯理的接过电文。

        一瞅电文内容,老蒋表情跟刚才钱大均几乎是完全一样,太震惊了:“雨农,这样的电报也值得你亲自跑一趟?”

        “委座,这……”

        “太荒唐了,这种编造的谣言你一个搞情报的,还搞不明白?”老蒋严厉的训斥道。

        “委座,这份电文是巫女从南京发回来的,学生已经向她连发了三封确认电文,回答都是,准确无误,而且,实施炮击的就是巫女现在所在的夜叉特别行动队。”戴雨农低垂着脑袋,额头上不禁渗出一层细密的汗珠。

        在老蒋面前,他总是有些畏畏缩缩的。

        “巫女?”

        “就是巫小云。”

        “是她,不是让你给她发电报,让她尽快撤离的吗,怎么还留在南京?”老蒋质问道。

        “委座,不是学生没给她指令,这是她说,她虽然隶属夜叉,但不是夜叉的实际掌控着,她没有权力擅自离开,否则就是逃兵!”

        “夜叉的首领不是巫小云吗?”。钱大均也有些诧异,他也一直以为夜叉是巫小云在领导。

        “不是,夜叉的首领是冷锋,原中央军校教导总队的一个少尉参谋。”戴雨农道。

        “少尉参谋,雨农老弟,你不会告诉我,现在是这个少尉领导夜叉,而巫小云还给他当了下属?”

        “幕伊,还记得十日前,唐孟潇给我发来一份电报中,提到过这个名字吗?”。

        钱大均仔细回忆了一下,惊讶道:“委员长真是好记忆,唐总司令的电报中还真提到过这个人,他好像在复廓战中带领一个小分队炸毁了日军的一辆专列和物资补给站?”

        “没错,应该就是这个冷锋,危急关头,我大中华还是英雄辈出的呀。”老蒋感慨道。

        “当时委座特令将他晋升为少校,这么说来,他担任这支部队的指挥官,也是顺理成章的。”

        “不,此人既然是我教导总队军官,相比也是黄埔出身,立下日此显赫战功,区区一个少校太委屈了。”

        “那委员长的意思是,再给他晋升一级?”

        “雨农,这电报的内容,能够确认吗?”。老蒋没有回答,而是指着手中的电报问戴雨农道。

        “学生不敢说百分之百的确认,但巫女从不撒谎,这您和夫人都是知道的,所以……”

        “出了这么大的事儿,日本方面肯定会有所反应,委员长,咱们只要等日本人明天会有什么动静,就全清楚了。”

        “不,如果这件事属实,那么明天一早的报纸就会铺天盖地的刊登出来,别忘了,这个夜叉习惯对外明码发电,日本人想封锁消息都封锁不了。”老蒋摇头道。

        “我倒是忘了这一点了。”钱大均讪讪一笑道。

        “雨农,你回去,动用你手里的力量。查清楚这件事。如果属实。宣传方面,我们决不能落于人后,明白吗?”。老蒋指示道。

        “学生明白!”

        “还有,电告巫女,相机从南京城内撤出,如需接应,可直接联系第三战区顾司令长官协调。”

        “明白!”

        “幕伊,你以我的名义给顾墨三去一份电报。让他随时排部队接应,这些党国的英雄,我们一定要将他们安全的接回来!”

        “是,委员长!”

        “那这冷锋如何奖赏?”

        “现在说这个还早,等事情落实了之后再说。”

        南京城内,原本就人满为患的医院更加忙碌了,五枚炮弹,居然造成上千人的伤亡。

        几乎是当时故宫广场上日军人数的十分之一。

        真正因为炮弹爆炸而受伤的只有不到四分之一,剩下的全部都是二次伤害,被推搡。踩踏等等。

        松井石根受伤后,被立刻送到了医疗条件最好。距离又最近的第一陆军医院。

        随后医院戒严,如临大敌。

        随后,日军满城搜查可疑分子,抓捕数千人,但是一无所获。

        朝香宫一面宣布进入紧急状态,一面迅速的通过秘密通讯,向东京大本营汇报。

        日军大本营接到电报,马上召开紧急会议,商讨对策,如何稳住局面,以及一旦松井石根伤重不治,何人可接替他出任华中方面军司令官,以及如果应对接下来的国内国际时局的走向。

        各国在华的情报机构也如同鲨鱼嗅到的血腥味儿,纷纷把目光和力量都聚焦到南京城的上空。

        在这个混乱的时候,“忠灵祭”上,松井石根等一众日本海陆将官们被来自城内的炮击重伤的消息迅速的散播开来!

        再加上冷锋示意巫小云用“夜叉”的名义,对外明码通电,宣布对“炮击”事件负责。

        这消息就如同一股旋风,很快就席卷整个中华大地,迅速的向全世界扩散。

        这一夜,恐怕全中国的报社都在加班,印刷厂的工人彻夜难眠,加班加点。

        还有那早就蹲守在印刷厂门外的报童,再冷,他们也不愿意离开,因为接到通知,明天一早会有惊天的新闻报道。

        每每有惊天的新闻,报纸的销量那都是特别的好,谁都想抢到第一份报纸,然后,卖出去,那样就能多赚一些钱,养活自己,也能养活家人。

        上海虽然已经被日本人占领,但租界还不是日本人的天下,很多报社以及欧美各国著名的大报都在这里设立的办事处。

        小桐每天都是天不亮就赶到申报报社,等待领到报纸,然后沿街叫卖,今天,他原本以为自己还是第一个的,却没有发现,在自己前面居然已经排成了一个长长的队伍。

        并且队伍的长度还在增加,比平日里还多一些,许多陌生的面孔夹杂在其中。

        他的好朋友小亮也来晚了,只能站在队伍的后面,他有些担心,如果今天发行的报纸数量不够的话,那很有可能到他这里就没有了。

        就在小桐垂心丧气之际,报社排放报纸的窗口开了,至少比往日早了一刻钟。

        一摞摞崭新的报纸被人从里面拎了出来,每一包一千份,往常也就四五千份的样子,今天至少两万份。

        小桐和小亮对视一眼,心道,一定是有大新闻发生了,不然报社不会印刷这么多,上海滩都被日本人占了,民生困苦,报纸的销量降下一半儿了。

        各大报社都在苦撑着,谁傻不拉几的做亏本的买卖?

        开始分发报纸了,每个人每天都有固定的份额,交上份子钱,就可以临走自己那一份。

        如果你想要额外多拿一些,也不是不可以,额外交钱。

        这就要看各人的实力了,还有一些报头专门拿报,然后分发给下面的人去买。

        看报社如何销售了,买的好的报社就有资格决定销售方式,还得黑白两道通吃。

        这小报社就惨了,没背景的,就只能任由别人欺负了。

        《申报》在上海滩的地位那可是一等一的,黑白两道都让三分,所以,他们就按照自己的规矩来。

        “小桐,今天多少份?”

        “花婶儿,我今天要五十份!”小桐平时都是拿三十份左右,今天要五十份已经不少了。

        “小桐今天多拿一点儿吧,一百份吧,你的份子钱先欠着,回头给我。”这个叫花婶儿的很照顾小桐,当然是看在他能吃苦,聪明份儿上。

        “谢谢花婶儿。”小桐感激不已,一百份,如果自己能全部卖掉,那一天的收入就是往日的三倍了。

        沉甸甸的报纸捧在受伤,头版之上,一行醒目的大黑字,还散发着浓浓的油墨的味道:

        “夜叉索命,日酋松井石根命丧南京!”

        一时间,上海街头,武汉街头,天津街头……这样的声音铺天盖地的响起。(未完待续……)

        第一百三十八章:夜叉索命(求订阅!:

        手机用户请浏览m.9cel.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