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购买赌博app > 抗战之超级兵锋 > 第一千零一十四章:刺杀行动(五)

    第一千零一十四章:刺杀行动(五)

    一秒记住【爱♂书÷屋 www.9cel.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那你判断,日·本人抓了老余,会关在什么地方?”巫小云问道。

        “这就要看老余是被谁抓去了,应该是宪兵队或者上海特务机关这样的地方,但也说不准,上海的日·本人设立的特务机关多如牛毛,甚至民间的商业机构,报社,学校都在收集情报。”

        上海的情况十分复杂,这一点巫小云是清楚的,日·本早在开战之前就对中国国内的政治、经济、文化还有军事等诸多领域进行情报收集。

        外交的领事馆,陆军的,海军的,参谋本部的,还有民间的等等。

        日·本在上海建立的具有收集情报功能的特务机关多达几十个,比较有名气的,有实力的,也就那么几个,一般都是打听情报为主,真正的有抓捕,审讯的暴力机构并不多。

        这些基本上都给日军的军部有关系。

        宪兵队,特高课,黄道会,岩井公馆还有伪治安的警察局……

        “卫嘉,你放心,如果老余没有做出背叛我们的事情,我一定会想办法把他找到,并把人给救出来。”巫小云承诺道。

        “谢谢云姐。”

        “不用客气,你现在明白单打独斗永远成不了事的道理了,出了事儿,不但没有人能刚你们,就连你们家人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

        卫嘉脸色讪讪,他原本打算洗手不干的,可这玩意儿可不是你想不干就不干的,只要一开始你沾上了,除非你找个没人的地方躲起来,否则,总有人能找到你。

        这人在世上,只要入错一个行当,那可真是一辈子都纠.缠不清。

        “去休息吧,明天一早照计划行事。”

        “是,云姐!”卫嘉现在有家也不敢回了,老余被抓,谁知道他会不会张嘴说什么,他住的地方老余是知道的,就像他知道老余跟那个女人的关系一样。

        这是他们给对方留一个机会,就算一个人出事儿了,另一个人还能给家里报一下信儿,说不定还能找机会营救一下。

        这要是两个人都被抓,那就丝毫没有搬盘的机会了。

        “等一下,明天一早去给老余的家人拍个电报,让他的家人马上转移。”巫小云忽然想起什么来,命令道。

        “是。”卫嘉浑身一震,也想到了。

        希望还来得及,日军通讯比他们要快得多,再说老余的家乡也被日军占领,如果日军行动迅速的话。

        当然,日军未必会掌握老余家人的具体情况,不过老余每个月都会给家里汇款,这一点要是让日·本人抓住的话,顺藤摸瓜找到老余的家人,这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

        把能做的都先做了,剩下的就看老天爷帮忙了。

        这里是日占区,她就是有力也有使不上的时候。

        “彤彤……”

        “云姐?”彤彤刚冲完澡,穿了一身宽大的丝绸睡衣,正准备休息,听到敲门声,打开门,让巫小云进来。

        “电台呢?”

        “床底下的暗格里。”彤彤回答道。

        “我要跟汉口方面联系一下,时间是十点半,你来帮我。”巫小云吩咐道。

        彤彤点了点头,打开床下的暗格,取出装电台的箱子,打开箱子,将里面的一台军用电台取了出来。

        “波段2187,呼叫:3324,每隔三十秒呼叫一次。”巫小云吩咐一声道。

        彤彤戴上耳麦,打开电台,时间一到,就开始按照巫小云的支持进行呼叫,并等待对方的回应。

        “云姐,有回音,对方回答是4467,我们该怎么回?”

        “回答9875,4473,8367……”

        彤彤按照巫小云吩咐的数字,一一的敲击下去,一份早已酝酿好的电报就到了汉口警备司令部督察处。

        巫小云不在,督察处的工作由宋云峰代管,当然一个军医处的处长却代管督察,这怎么听上去有些不靠谱。

        不过督察处上下都知道,宋云峰这个军医处处长不能以一个军医来看待,何况,宋云峰跟巫小云的秘书丁梦雨还是男女朋友关系。

        在督察处,丁梦雨的权限也仅限于有限的几个人,如果不是怕丁梦雨资历不够,完全可以让丁梦雨代理督察处的工作。

        巫小云已经安全到达上海,这个宋云峰和丁梦雨已经知道了,但是巫小云一直没有跟督察处单独取得联系,这让宋云峰和丁梦雨都很担心。

        宋云峰是有权限向新乡方面请示的。

        但冷锋回电仅仅是“知道了”三个字,这让宋、丁二人感觉心慌慌的,这一天的工作都提不起劲儿来。

        “丁秘,巫处上海来电,询问家里的情况。”

        “巫处来电了!”闻言,两人都松了一口气,只要有小心,这心里的石头就算是落了一半的地了。

        “巫处还说,她到上海是召集一些旧部,顺便办些事情,等事情办完了,就会回来的,这段时间,不要放松对前野幸子追捕。”

        “嗯,马上回电,就说我们这边一切安好,日军似乎没有多大的异动,但是华北的日军正在抓紧对我豫北新一军形成一个包围圈,组建了一个第2军司令官东久迩稔彦亲王中将为首的打击集团,对我豫北以及周边地区发动了全面进攻,短短数日,我军除在归德吃掉日军突袭兰封地区的一支部队,其他地区都遭到了巨大的打击,兖州、沛县、丰县、砀山等十几座县城失守。”丁梦雨一边叙说,那报告的参谋一边记录。

        “复述一遍!”不知不觉间,丁梦雨说话的语气和腔调也跟巫小云有了几分相似。

        “是……”

        “另外,巫处这几日没有出现,已经有人猜测巫处可能不在武汉,请巫处多加小心。”听完复述,丁梦雨又加了一句。

        g民党中央党部。

        “部长,据可靠消息,巫小云数日前乘坐空军的飞机前往昆明,在昆明没有停留就直接飞往香港,到了香港之后,就失去了消息,但是我们没有在后来的航班中发现她,后来我们的人发现,巫小云乘坐德国的一艘船去了上海,现在已经到达上海。”

        “你确定?”陈祖焘阴沉着一张死人般的脸,上一次“枪击”案,让他丢了一个大脸,还被老蒋训斥,这口气他怎么能咽的下去。

        “我的人一支盯着督察处,这几日根本就没见过巫小云出现过,她的车也不过是每天例行进出,装装样子。”顾锡朋低头谄媚的一笑。

        “巫小云去了上海,她此行的目的是什么,你知道吗?”

        “不知道,如果不是公事,那就是私事,我知道巫小云当年在上海,手底下有一批道上的人,很有本事,她这一次去,应该是找她的这些旧部去了。”顾锡朋分析道。

        “枪击”案虽然迅速告破,巫小云和汉口警备司令部督察处大出风头,但也暴露了督察处的一个致命的弱点,除了一两个能独当一面的人物之外,督察处能拿的出手的人太少了。

        督察处缺人,缺精兵强将。

        顾锡朋的眼光很毒,一眼就看出了巫小云去上海的目的,当然,这也是建立在他对巫小云十分了解的前提上。

        “你打算怎么做?”

        “部长,属下有一计,但是有些冒险,不知道您能否答应。”顾锡朋走过去,轻声的说道。

        “你说,什么计策?”

        “属下是这样想的……”

        陈祖焘被顾锡朋的想法给吓到了,惊怪的看了他一眼,这个家伙太阴险了,幸亏是自己属下,对自己还算忠诚,这要是是对手的话,那可就可怕了。

        “部长,这丁默村本来就是一个见利忘义之辈,而且心狠手辣,早就跟日·本人暗中勾结,前些日子巫小云搞的我们很丢脸,总裁对我们也有微词,我们如果不抛出一个人出去的话,这巫小云万一再闹起来,我们怎么向蒋总裁解释?”

        “你这个想法太疯狂了,如果让人知道,连我都得跟你一块儿滚蛋。”陈祖焘取了桌上的冷毛巾擦了一下额头上的汗水道。

        “只要做的巧妙,没有人会知道,这丁默村正计划出走香港,他若是到了那边,肯定要纳投名状的,只要把这个消息悄悄的透露给他,以他的聪明,难道还不明白吗?”

        “这是陷害自己同志,顾锡朋,你这么做我是不会同意的。”陈祖焘突然脸色一正,严厉的训斥道。

        顾锡朋一愣,怎么说的好好的,突然就变了脸呢?

        他也是聪明人,马上明白了,这老陈是想把自己摘出去,做不做是他顾锡朋的事情,出了事儿也是他来顶缸。

        这国m党从上到下都是这个德行,功劳上司领,黑锅下属背。

        “部长说的是,属下太混了,怎么能想出这么一个馊主意呢!”顾锡朋抬手就给自己一记响亮的耳光。

        陈祖焘一愕然,这家伙是真打呀,演戏嘛,何必这么逼真?

        “你去,这件事休要再提!”

        “是,打扰部长了。”顾锡朋听明白了,一个“你去”就是让你去办,“这件事休要再提”就是说,你知我知,天知地知,不要让第三个人知道了。

        不得不说,能相互揣摩到这个地步,还真是狼狈为奸到一定程度了。

        新乡豫北行署。

        冷锋焦急的等待着,给七哥的紧急电报已经发出去了,但是还没有回信,这可不是后世,了解情况,再反馈回来,几个小时算是极其快了,有是有一两天都是正常的。

        但一两天的才等到消息,估计黄花菜都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