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购买赌博app > 抗战之超级兵锋 > 第九百八十四章:都特么是唬人的

    第九百八十四章:都特么是唬人的

    一秒记住【爱♂书÷屋 www.9cel.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纳尼,花园口决堤……”亲自秘密飞徐州等待轰炸结果的土肥原贤二接到副官的报告,惊得眼珠子都快掉地上了。

        “是的,航空侦察发现在黄河南岸的花园口段发现一个长达数里的缺口,这是航空拍摄的照片。”副官从文件夹中取出一张洗印出来的照片。

        照片上黄河大堤上一条清晰的豁口,在飞机上照相机的拍摄下,从西边滚滚而来,汇聚在这个缺口,水浪翻滚,形成了一片千里泽国。

        “地图!”

        “哈伊!”

        土肥原贤二在地图上找到了花园口的位置,这个位置刚刚好就在日军飞机轰炸的黄河北岸的大堤的上游。

        他脸色顿时变了,上游下来的水首先肯定是要通过的是花园口的这段决堤的缺口,等到冲到下面的北岸缺口,水量的百分之七十都估计都被分流了。

        这样的话,炸堤水淹豫北的计划根本就是失败的。

        如果通过炸堤的办法水淹了豫北,对徐州地区的第二军来说,他们就可以向西沿着陇海线进攻开封、郑州,继而占领豫中,不管是夹击豫北的新一军,还是南下平汉线进攻武汉,这都变成可能。

        但是现在决口最大的地方是在南岸,豫北遭灾的情况要轻的多,这么一来,如果黄河水量过大的话,反倒把他们西进的道路给堵死了。

        土肥原贤二想给华北方面军一个机会的,结果反倒把自己的手脚给捆住了。

        河水暴涨,花园口决口处被迅速冲大,形成一个巨大的泄洪口。洪水如脱僵野马,奔泻而下,卷起滔天巨浪,冲断了陇海铁路,浩浩荡荡向豫东南流去。

        洪水淹没了大片农田,村庄,又经颍河、西淝河,最终注入淮河,淹没了淮河的堤岸,淮河铁路大桥都被洪水冲断了。

        虽然启动了预警措施,但是决堤还是有些触不及防,加上洪水来的太快。

        洪水所过之处百姓根本来不及做出反应,家园就被淹没了,生命财产损失不计其数。

        老蒋接到“花园口”决堤的报告,也是愣了半晌之后才算是反应过来。

        本想“以水代兵”阻止日军进犯豫中,威胁平汉线安全的,结果在豫东打了一场胜仗,日军无力西进,决堤的事情就给搁浅了。

        没想到一个月后,一场天灾之下,黄河还是决堤了,而且还不是当初决定的决口的位置。

        数百万民众遭灾,百姓流离失所,老蒋命令第一战区和河南省政府出面赈灾,同时从财政部挤出一笔赈灾款,并且号召民众捐款救灾。

        老蒋同时也得到了日机轰炸黄河北岸的柳湖口的消息,日军下一步重点进攻的地区是豫北。

        这似乎跟之前释放的和平善意一点儿都不搭噶。

        被欺骗了,老蒋和国民政府上下都有一种浓浓的被戏弄的感觉,分明是故意的释放善意,好让中国放松警惕。

        就在一些人高调唱“和平”歌的时候,日军却悍然发动了对豫北的重点进攻。

        这一记耳光打的可真是够响的。

        副总裁汪兆铭得知日军轰炸黄河大堤后,称病,没有上班,那些认为抵抗亡国的人一个个如丧考批。

        他的秘密特使,外交部亚洲司司长高宗武正秘密访问东京,似乎已经看到了“和平”的曙光。

        “低调俱乐部”一时间风雨飘摇。

        豫北方面。

        花园口决堤将原本泄入豫北境内的洪水大部分分流进入豫东南,最终进入淮河流域。

        日军的飞机虽然在北岸的柳园口堤坝段炸出了一段上百米的缺口,可最终淹没的只有不到一个县地方,然后洪水被倒流,从泄洪区流过。

        虽然洪水给百姓造成不小的财产损失,但人员伤亡却没有多少,由于提前撤离,组织得力,加上后期豫北行署调集大批从山西等地运来的救灾物资。

        豫北行署运筹帷幄,组织得力,救灾和灾后重建工作都开展的十分有效,几乎没有发生什么重大疫情,新一军和冷锋在豫北的声誉不断的攀升。

        这些都是后话。

        冷锋现在面临的不仅仅是救灾的问题,而是日军针对豫北和新一军的“昙花”军事行动开始了。

        “17日上午,日军从永城、徐州出发,发动了对砀山、丰县、沛县等地的进攻,与我第27、68军发生激烈交战,日军未能攻破我砀山防线……”

        “18日夜,第三集团军孙总司令电报,一支精锐的日军机械化部队偷袭兖州,经查这支日军部队是驻扎泰安的**混成第3旅团,支队长柳下重治少将……”

        “18是下午聊城电,驻济南日军一一四师团千叶联队平田大队,在驻禹城日军的配合下。秘密调集了大批部队,在飞机、装甲车,从济南出发,经东阿县进犯聊城,目前战况激烈,鲁西民军第二师和第三师,以及吴汉章**旅都相继投入战斗。”

        “129挺进总队和冀南行署……”

        ……

        “驻扎邯郸地区的日军**混成第二旅团就没有任何动静吗?”作战室内,听取汇报的谢季元问道。

        “暂时没有,我们在邯郸城内派了情报人员,目前还没有发现日军有什么异常的动静?”

        “大名的日军最近倒是非常的活跃,经常下乡扫荡,我们接到老百姓的报告,大名境内不少村庄没少遭鬼子的荼毒。”情报参谋方晓阳道,“日军好像是有意的在钓鱼。”

        “从目前的我们周边的情况看,日军在我们周边发动的这一波攻势,应该就是冲着我们来的,目的是破坏我们在豫北的改革和休整,以达到削弱我们的目的。”

        “这只是表象,从我们掌握的有关‘昙花’行动计划看,日军这一次目的是要一口吃掉我们新一军,但是要吃掉我们,首先的把我们的外围的给清除,日军不正面进攻豫北,却拿我们周边的部队开刀,就是这个目的。”参谋处副处长龙应钦分析道。

        “‘昙花’现在暴露出来的策略是先打我们周边的友军,然后在对豫北形成一个包围,最终吃掉我们,如果我们坐视友军被消灭,那最后被吃掉的就会是我们自己。”

        “我觉得我们应该主动出击,我们新一军什么时候怕过小鬼子?”

        “对,军座,咱们现在兵强马壮,怕他小鬼子,来多少,咱们就消灭多少……”

        “都脑子发热了,有你们这么好斗的参谋吗?”

        “光亭学长,你怎么看?”冷锋一直在听,在权衡,在思考,日军搞出这样一个“昙花”计划到底想要干什么?

        日军高层这个时候摆出一副要吃掉自己的架势,这有点儿本末倒置了。

        新一军的确给日军造成了很大的损失,也被日军视为头号大敌,但是日军的高层决策者们不应该头脑发热,当然,他们是习惯性的头脑发热,只不过,他们脑袋发热也不应该用在他的身上。

        为了他一个中国j将领而改变一个国家的战略计划,怎么看都不怎么靠谱。

        “昙花”计划如此绝密,居然能通过多种渠道泄漏出来,日·本人什么时候对自己的绝密情报不设防了?

        有意思的是,居然还有一份具体的作战计划,内容还十分详细,计划泄密了,日军方面居然不改这个作战计划,依旧按照这份进攻计划进行排兵布阵。

        就差指着鼻子,对对手说,看,我来了,朝我脸打!

        有这么打仗的吗?不管是华北方面军司令员杉山元,还是华中派遣军司令官畑俊六,这两人可都是军中老将了,这样的道理他不懂吗?

        “军座,‘昙花’计划我们是怎么得到的情报?”

        “中统方面在南京有人员打入梁宏志的伪南京政府,这份绝密的计划就是通过我们的特工获取的。”代理情报处长薛平说道。

        “核实了吗?”

        “我们通过其他渠道证实了这个计划的存在,但计划的具体内容还是以中统提供我们的为主。”

        “中统,他们的情报从来都不靠谱,即便这份计划真的存在,也许跟我们所知道的完全不同。”杜光亭道。

        “可我们目前侦查得到的情报以及友军反馈的情况,跟这个计划的内容是吻合的。”龙应钦道。

        “我们会不会让日·本人给骗了?”

        “这份计划是谁主持制定的?”

        “没有这方面的相关情报。”

        “我觉得,这极有可能是日·军释放出来的烟幕弹,表面上是针对我们来的,其实是另有目的。”杜光亭道,“我不是看不起我们新一军,而是日军在这个时候大张旗鼓的进攻豫北,这不符合他们的战略利益。”

        冷锋点了点头,杜光亭说的很有道理,这个时候专门发动一次针对豫北和新一军的战役,真的不符合日军的利益。

        日军的战略目标是占领中国,这是不会改变的,次要的是攫取中国的各种资源,人口,矿藏还有民间财富,豫北他们已经搜刮过一次,虽然没有刮地皮,但豫北现在一定不是豫北的首选之地。

        江浙地区,福建,两广,这些沿海的省份才是日军首要拿下的富庶之地。

        拿下这些地方,一来可以封锁中国的出海口,切断中国的海上支援,而来,这些地方都是比较富庶地方,商贸发达,经济富庶,真是日军劫掠的对象。

        这个时候非要跟新一军死磕,就算能吃掉新一军,日军需要付出多大的代价?

        冷锋不相信,这么重要的因素,日军大本营的那些高层军政人物不去考虑。

        只有一个原因,日军弄这个“昙花”计划,一定是为了掩人耳目,另有所图。

        那么在鲁西,豫东还有冀西南搞得这些进攻性动作,都特么是唬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