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购买赌博app > 抗战之超级兵锋 > 第八百五十八章:军座,要不干脆一点儿,用刑吧?

    第八百五十八章:军座,要不干脆一点儿,用刑吧?

    一秒记住【爱♂书÷屋 www.9cel.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沈叔逸一想也对,这倒是个不错的办法,可这个念头一起来,他就被这个工作量的给吓住了,这可太费时费力了,投入和产出不成比例呀。

        “军座,要不干脆一点儿,用刑吧?”

        “用刑?”冷锋内心是不喜欢用刑的,虽然说对于“酒井隆”这样的刽子手,怎么对待都没有问题。

        可他还是不想用暴力手段撕开这个刽子手的面皮,他要的是彻底攻破这个人的心理防线。

        要是用“刑”这种外力手段对付酒井隆这种人,似乎也显不出他的手段来,还不免让其笑话自己。

        “我要酒井隆彻底的认罪伏法,你能做到吗?”冷锋只淡淡的问了一句。

        “军座,你是想……”

        “没错,如果这龟田次郎真的是酒井隆,我会向军委会申请,设立一个特别的法庭,公开审理酒井隆在中国犯下的罪行,然后处以极刑!”冷锋郑重的说道。

        沈叔逸真是有些呆住了,这想法可真是大胆,可别说,要真是做到这一步,那可就真的是轰动全世界,青史留名了。

        他沈叔逸要是参与到这件案子里来,还是主要调查人员,那将来史官在史书上必然也会留下他这样一笔。

        “军座,您放心,他龟田次郎要真是酒井隆,我一定会让他服服贴贴的将他在济南惨案中做得事情都说出来。”沈叔逸激动的说道。

        “还有收集证据,这件事我就全部交给你来办了,不管多长时间,花费多少人力物力,我全力支持你!”冷锋道。

        他这么做可不仅仅是为了自己青史留名,而是在为将来的日军战犯的审判奠基,对于战后的审判,原时代的结果太令人失望了,那么些杀人如麻的战犯都逃脱了惩罚。

        他要先行一步,先立一个规矩再说,这样战后的审判也可以有例可循。

        “你回去之后,就跟那个龟田次郎这么说……”

        “军座,这样不等于告诉他,我们在怀疑他吗?”

        “怀疑,你以为他看不出来,我们何必藏着掖着呢,从现在开始,我们不会主动问话,甚至跟不会刑讯逼供,就是收集证据在证明他就是酒井隆,不管他承认也好,也是不承认也要,他都会接受我们的审判。”

        “军座,叔逸明白了。”

        “死亡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等待死亡的时间,这才是生不如死。”冷锋冷冷的道,“我们要给死去的那么多同胞的冤魂一个交代。

        武汉卫戍司令长官官部。

        “陈长官,我不明白,你为何对这冷锋如此看重,还在总裁面前如此推荐他的人担任那个汉口警备师的师长?”武汉警备司令郭谦对此很不理解。

        “悔吾呀,冷锋的新一军已经羽翼丰.满,渐成我国·军武器装备最先进,最能打的一支精锐部队,这你不否认吧?”

        “是,这一点儿我承认,现在的gj中,能够跟新一军一较高下的也就只有我们第十八军了。”郭谦点了点头。

        “说实话,我第十八军拉到徐州战场,恐怕未必能够取得像新一军那样的战果。”陈辞修微微摇了摇手,在自己亲信下属面前,他没有必要打肿脸充胖子。

        “陈长官,我还是没明白,您为何要这么做,就算是为了跟何总长别苗头,也完全可以推荐我们的人呀?”

        “我们的人能指挥的了冷国光的兵吗?”

        “这冷国光好歹也是党国的将领,他的兵也是党国的军队,怎么就指挥不了?”

        “悔吾呀,我若是推荐我们的人去担任汉口警备师师长,那就是背后捅冷国光的刀子了,这冷国光什么性格,你不是没听说过,何总长不就是因为克扣了他麾下的奖励,这才结的梁子吗,换一个人,忍一忍就过去了,他可不同,硬是把这件事给揭开了,弄的何总长到现在都没有面子。”陈辞修解释道。

        郭谦不由的点了点头,老长官说的有道理呀,这横的就怕愣的,尤其是冷锋这种愣头青,惹毛了,连委员长都敢顶撞。

        这种一点儿都不懂的“尊师重道”的小年轻,你还真拿他没有办法,制裁他吧,谁去指挥那几万骄兵悍将,还是最能打的那一支。

        不制裁吧,这败坏党风军纪,人人都像他这样,那领袖还怎么指挥全国的兵马?

        “可咱们也犯不着如此巴结他一个小小军长?”

        “悔吾老弟,莫欺少年穷,这冷国光身边聚集了一批能征善战的将领,廖森,谢程睿,张仲灵、戴旭,这些人哪一个不是潜力巨大,未来都能够成为独当一面的战将,你说是这些人厉害,还是这冷国光的调.教让他们变得如此厉害?”陈辞修问道。

        “冷国光有这么厉害?”

        “不可否认这几个人都是党国的青年英才,可为什么他们在这之前没能达到现在这般高度,一到冷国光的麾下,就变得如此勇猛善战?”

        “这个……”

        “对于这样有潜力的年轻将领,我们要尽量爱护,叫好,谁能保证三十年后会怎么样。”陈辞修道。

        “还是陈长官深谋远虑。”郭谦叹服。

        徐州,第五战区司令长官部。

        郊外的别墅已经差不多搬空了,人也走了一大批,剩下的一些留守的参谋和长官部的特务团一营。

        “德公,预计日军明天就打到峄县了,东边的日军前锋已经打到禹王山,西边归德的战役一时半会儿结束不了,好主力都已经西撤了,为接下来的抗战保存了宝贵的实力。”参谋长徐燕谋对李德邻道。

        “火车站运转的伤员都安排撤退了吗?”

        “都已经做好安排,他们先坐船去鲁西,在那边先养伤,然后再做打算。”徐燕谋道。

        “嗯,这样也好,日军一时半会儿也打不到鲁西,不过,陇海线的安全一定要保证。”李德玲道。

        “是呀,日军现在步步紧逼,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命令刘子亮抓紧在萧县构筑防御工事,樊松浦第46军退守台儿庄,滇军第六十军退守峄县,李延年部……”

        “各部交替掩护,撤退之微山湖东的韩庄、临城,随时上船西撤!”李德邻下令道,“战区司令长官部明天晚上九点之前完成撤退准备。”

        “是!”

        “复述一遍命令!”

        “……”

        要撤离了,李德邻有些惆怅,徐州这块地方,他毕竟在这里战斗生活的大半年,可以说是完满的完成了全国人民给予他的重托。

        拖住了日本侵略者达半年的时间,为大后方赢得了半年的战争准备的时间,甚至还取得了台儿庄那样的大捷,可以说是败中犹胜,他本人的声望也达到了历史最高点。

        现在的国民政府内,除了老蒋之外,谁还能比得了他李德邻?

        “李长官,长官部往什么地方撤?”

        “先撤往砀山,再定行止。”李德邻摸了一下右脸颊的老伤,已经肿的睁不开眼睛了,疼的睡不着觉,要不是身上肩负的责任重大,他早就应该去后方医院接受治疗了。

        原定撤退的地点是定的归德,可现在归德被日军占领了,只能先走一步,去砀山,然后再看情况。

        若是国·军能收复归德,那自然是最好不过了,若是短时间内没能拿下归德,那就只有另外想办法了。

        “德公,你还是赶紧回武昌接受治疗吧,这样拖下去,你会生命危险的。”

        “我没事儿,等部队从徐州撤下来,我再去治疗也不迟。”李德邻自己知道,这个伤是因为感染,但是徐州的医疗条件不够,虽然治过,但不见效果,必须道武汉的大医院接受住院治疗。

        但他现在能丢下这一摊子事儿,自己跑武汉治病去吗?

        “要不然,咱们去郑州,那边的医疗条件比徐州好得多?”

        李德邻摇了摇头,意思是,这件事再说吧。

        6月9日上午,新一军收复濮阳,至此,豫东境内,就剩下一个安阳城没有被收复,其余的都重新回到中国人的手中。

        这一天,冷锋一口气任命滑县、汲县、延津、原阳、封丘、汤阴、濮阳以及内黄一共八个县的县长。

        同时宣布就任豫北行署主任并兼任新一军军长。

        没有任何记者会,也没有什么就职典礼,只是在新乡的广播电台对外宣布了一下,并且贴出了任命的告示。

        十分低调。

        随后,一场席卷豫北的严厉打击日伪残余和汉奸,烟土买卖,赌博这三种罪恶的专项行动开始了。

        这场只进行了三个月的专项整治和打击行动对豫北的百姓来说,那真是影响深远,就是后来豫北再一次沦陷之后,日本人想要在这里回复烟土买卖毒害中国人,都没能取得他们想要的效果,而当汉奸的人更是屈指可数,以至于,日本人需要从别的地方找来汉奸来维护这个地区的统治。

        民间的抗日斗争更是层出不穷,日军在这里损耗的兵力几乎是其他地区的好几倍,这些都是后话。

        冷锋铁腕铲除社会毒瘤,严厉打击卖国汉奸的行为,也导致很多人心里不踏实,人人自危,尤其是曾经跟日本人眉来眼去过的商人政客。

        这些人都害怕了,跑又跑不掉,往哪儿跑,北边是日占去,还没过去就被逮住了,东边是黄河,南边也是黄河,渡口都控制在军队手中,只有往西,太行山脉,跑到山西境内去。

        冷锋也没阻拦,只是让人给聂海峰带了一句话,人可以走,拖家带口的都没有问题,金银细软也可以带走,不动产必须留下。

        金银细软能有多少,关键还是不动产,店铺,工厂还有矿山什么的,这才是大头。

        他们人走了,还可以委托手下人继续帮他经营,有收益还是自己的,可现在呢,如果他们一走,这些东西就必须留下。

        这简直就是明抢呀!

        这件事闹到刘经扶那里,刘经扶以为抓住冷锋的把柄,一纸把状告到行政院,告到老蒋的面前。

        老蒋也觉得冷锋做的太过了,可冷锋也说了,他这么做也是逼迫得以,这些人一走,豫北的经济就完蛋了,再说,这是自愿的原则,你不走,那还是你的,他又上门查封这些人的财产,也没把财产放到自己腰包里。

        老蒋一想也对,冷锋这个学生虽然有些混不吝,还爱耍个狠什么的,可他还是讲道理的。

        风波平息下来了,后来一看,冷锋虽然手段狠了点儿,可也没有对这些人怎么样,还降低了税负,甚至还帮主动他们开拓经营渠道,有的在日军占领的时候已经没办法经营,快要破产的企业,居然在一两个月后实现了盈利,后来新一军离开豫北的时候,不少当初吵着逃离豫北的人,甚至举家跟着新一军迁往大西南,这是后话。

        (未完待续。)。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