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购买赌博app > 抗战之超级兵锋 > 第八百三十章:去新乡的路上

    第八百三十章:去新乡的路上

    一秒记住【爱♂书÷屋 www.9cel.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给罗疯子发电报,我新一军鲁西境内的部队交给他全权指挥,遇事从权,不必事事汇报,请示。”

        “好的。”

        “该出发了,军座,您是骑马,还是坐车?”

        “坐车吧。”冷锋想了一下道。

        冷锋是随军部机关一起离开的,除了殿后护卫的部队,他算是最后的一批了,前面早就有人先走一步了。

        军部机关不大,但也不小,几百人总有的,加上护卫的部队,足足有上千人,再说新一军逐步从鲁西撤出来,连济宁和兖州这样的城市也交给了第三集团军。

        就连川军团也马上撤离兖州了,有第三集团军29师和74师接管,这两支部队,正在济宁和兖州招兵买马呢。

        日本从本土抽掉不少兵力来华,但并没有立刻动手,估计他们也知道,仓促出兵,怕再一次重蹈覆辙。

        因此,兖州日军前沿还算平静,只有气氛还很紧张,小摩.擦不断,都没有占到多少便宜。

        日军也确实怕了川军团,这支部队在藤县给他们的教训是血淋淋的,就是这么一支他们瞧不起的杂牌军,生生的拖住了他们一个星期的时间,战死士兵多达三千人(部分功劳应该算在荣誉一师身上)。

        这份教训太深刻了。

        “哥?”

        “小月,你怎么还没走?”

        “野战医院还有些事情处理,我跟静姐留了下来,最后一批离开,伤员和其他人先一步离开了。”冷月跑了过来。

        “是这样,那你们怎么走?”

        “马车都装上药品和其他物资了,要是没有交通工具,我们就只能徒步了。”冷月希翼的望着冷锋道。

        “你这小机灵,不就是想蹭我的车吗,上来吧。”冷锋哈哈一笑,招呼一声,自己妹子,这点儿照顾,应该没有人说什么吧。

        “哥,还有静姐。”

        冷锋一看,这个吉普车,也就四个位置,开车的司机,小夏,还有他跟郭卫权,正好四个人,冷月要上来的话,挤一挤,多一个人问题不大,这要是再多一个人,那就太拥挤了。

        “军座,您的战马还空着,不如我去骑那您的马吧?”小夏机灵的一回头道。

        “也好。”冷锋点了点头,他那匹战马是在南京缴获的,松井石根入城骑的那一匹,这匹马在新一军,除了冷锋之外,谁都没有资格拥有,更加不可能用做是驮马,所以,只要冷锋不骑,这马就只能空着。

        只有小夏知道,冷锋还真不太在乎这匹马,要不是它有特殊的意义,早打发去辎重队了。

        不过这马确实神俊,瞟肥体壮,正当青年,是一匹好马。

        小夏是冷锋的警卫员兼生活秘书,他代骑的话,没有人有意见,换别人,恐怕就不行了。

        再说,总不能让唐静去骑马吧,那样怕是闲言碎语少不了了。

        郭卫权从后面的座位下来,坐到了小夏的位置,然后冷月将不太情愿的唐静给拉了过来,硬是将她塞上了车。

        女人体格本来就瘦弱,三个人坐在后排倒也不太拥挤。

        冷锋靠左边坐着,主要是方便随时上下车,处理突发军务,唐静被挤在了中间,最右边的是冷月。

        “开车吧!”

        队伍上路了,这公路本来就不是很平整,加上前天晚上下过雨,虽然吹了一天了,但路面还是很泥泞湿滑的。

        这天要是让两个娇滴滴的女孩子徒步行军,那真是遭罪了。

        这路不平,就容易颠簸,冷锋这辆吉普车是在鄄城缴获日军的,负责战利品的人一看是美国货,而且成色很新,这车除了冷锋,还有谁有资格坐呢?

        于是这车就划给了军部,当然,冷锋可没有划为自己的专车,军部只要有事需要派车,谁都可以用。

        说实在的,这么近距离的挨着一个女孩子坐着,冷锋还是第一次,就算他跟巫小云有过那么几次亲密的接触,那也都是很短的一瞬间,这么“耳鬓厮磨”的情形还是不多的。

        唐静努力的保持自己的身体,不让自己往冷锋那边靠,可是,人在车上,脚下借不到力,她又不是武林高手,根本难以控制,越想控制越控制不住,才走了数百米,她已经五六次身体靠向冷锋了,有两次还忍不住直接倒向他的怀里。

        这冷月还故意的推波助澜,明明可以帮她一把的,却还伸手推了一下。

        冷锋把两个女人的小动作都看在眼里,那真是有些哭笑不得,这个冷月到现在还没有放弃撮合他跟唐静。

        有些事儿他不是不想说,他这边快刀斩乱麻,回头反过去,自己还要应付家里的那两个老人,确切的说,是四个老人。

        这才是最大的麻烦,两家老人都是恪守信诺之人,这打小定下的婚事,是绝不会同意解除的,固执真是一种可怕的信念。

        道理不是不可以讲,可人家不接受,你去跟一个皇帝讲民主,他会听你的,他要是听了,首先玩完的是他自己。

        冷锋已经眼神警告过好几次了,可冷月这丫头就是装作没看见,依然我行我素,弄得唐静尴尬不已,坐在两人中间,那感觉是如坐针毡,度日如年。

        这简直就是跟上了贼车一样,估计等到了中途休息的时候,唐静肯定会直接下车,而且不会再上来了。

        算了,冷锋想了想,决定跟郭卫权换个位置,那样就不会尴尬了。

        “停车!”

        “军座,什么事儿?”

        “卫权,你下来,坐我的位置。”冷锋命令道。

        “军座,这不合适吧?”郭卫权愣住了,他是了解一些情况的,自家长官的家事儿,作为副官,还是少掺和,男女之间那点儿事儿,不好搞的。

        “有什么不合适,我想坐在前面吹吹风,后面太闷了。”冷锋解释道。

        “哥?”

        “这里没你说话的份儿。”冷锋瞪了她一眼,“卫权,咱们换位置。”

        “军座,这没有必要吧?”郭卫权苦着脸道。

        “你换不换?”

        “换,我换还不行嘛……”

        “冷锋,你是不是很讨厌我?”唐静突然冒出来一句来。

        郭卫权屁.股刚要挪开,听到这句话,赶紧又坐了下来。

        “唐院长,这是什么话,我讨厌你做什么?”冷锋大呼冤枉,这不是怕两个人继续尴尬下去嘛,怎么变成讨厌呢?

        就他俩的关系,也就是同志加上下级,至于别的,唐静的确是一个相当养眼的知性美女,气质能力都是上佳。

        这男人都喜欢气质好,又美貌的女子,冷锋也是正常的男人,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不是说喜欢就得占有,这太自私了。

        他连巫小云都还在有意没意的回避呢,更不必说这个“正牌”的未婚妻了。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道坎儿,这道坎儿要是过不去的,勉强接受别人,那也会很别扭的,他心里的这道坎儿还是没有办法对任何说的。

        也许有一天,他突然悟了,什么巫小云,唐静,都不是问题。

        两人谁也不说话,你看着我,我看着你,他们俩的问题跟换位子没有啥关系,纯粹是心里头别扭。

        郭卫权悄悄的拍了一下司机的肩膀,示意他继续开车,不要管他们两个人。

        吉普车继续发动,冷锋也没有下令停车,他这一停,整个队伍都要停下来,不能因为自己一个人而耽误行军。

        唐静感到委屈,从小到大,从来没有的委屈,一个男人,她以前正眼还瞧不上的男人,居然能把她逼到如此的境地。

        难道他一个大男人还想让她亲口向他认输吗?

        “对了,囡囡呢?”冷锋终于找到一个可以缓解双方尴尬的话题,那就是他收养的那个小女孩囡囡。

        “囡囡跟徐护士先走一步,我跟冷月都没有带孩子的经验,这些天,其实都是徐护士带的她。”提到囡囡,唐静眼睛里闪过一丝母性的温柔,刚才的尴尬也消散了不少。

        “囡囡的父母和亲人都被日军杀害了,我们也不知道她还有没有亲人,这么一个三岁大的孩子,虽然还不太明白为什么,我们不管她的话,这个孩子恐怕不会有任何的未来。”冷锋道,“所以,我们必须把日本侵略者赶出中国去,不然还会有更多像囡囡这样的孩子。”

        “冷锋,你变了,变的就跟另外一个人似的。”唐静悠然一声,内心说不出一种感觉,她不敢相信一个人会有如此大的变化。

        从医学上讲,一个人突然开窍,这并不是不存在,可一个人从一个普通人变成一个武林高手,这就有些玄乎了,对于一个接受西方自然科学教育的人来说,这简直无法用科学来解释,当然,她自己传承的中医学,其实很多时候也无法用西方的科学理论来解释。

        科学还是迷信?

        还有信仰。

        唐静内心承受着很大的煎熬,一个还有这个理想主义的女青年,此时此刻,她的内心完全处在一种混乱无序的状态。

        冷锋没有任何话说,能解释吗,恐怕说出来未必有人会信,就算回到那个山岭,找到当初埋尸的地方,恐怕凭借现在的科技水平,也不能证明什么,但未来肯定可以,再等几十年吗?

        他和唐静或许还能等到,可冷家的那对老人肯定等不到。

        而这个秘密是绝不能现世的,一个从未来回来的人,那会引起全世界的恐慌的,这个秘密,冷锋打死也不会对任何人讲的。

        他只能以冷锋的身份活下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