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购买赌博app > 抗战之超级兵锋 > 第五百九十六章:血战台儿庄(十三)

    第五百九十六章:血战台儿庄(十三)

    一秒记住【爱♂书÷屋 www.9cel.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25号已经过去了,26号来临了。

        在台儿庄,中日双方都摸的差不多了,中方对日军的兵力,武器装备摸了一个七七八八,他们这一路打过来的,自然很多东西都藏不住。

        日军对守台儿庄的新38旅则知之甚少,虽然华中派遣军提供了一些有关情报,但都语焉不详,给进攻的濑谷支队造成巨大的损失。

        于是,濑谷启找到了一个让自己开脱的理由!

        日军的情报部门不作为!

        如此重要的情报,居然事先没有任何人告诉他,这样一支中国jd的精锐,狡猾残忍的指挥官,让他损兵折将,简直罪不可恕。

        日军情报部门可不承认这个指控,打赢了,没他们什么事儿,打输了,全都赖在情报上面,做人能无耻到去这个地步吗?

        挡在台儿庄正面的是中国jd的新38旅,那支精锐的“汤”军团又到哪里去了呢?

        矶谷廉介作为第10师团的指挥官,一下子紧张起来。

        在峄县跟濑谷支队交手的部队,显然跟新38旅的是有些差异的,这支部队虽然打的也十分勇猛,但骨子里还少了一种让人敬畏的狠劲儿。

        这个情报也引起了第二军参谋长铃木率道的注意,他亲自给第10师团参谋堤不夹贵打电话,务必弄清楚“汤”军团的去向和目的地。

        同时告诫矶谷廉介,不要急躁冒进。

        矶谷廉介对铃木率道的警告只是嘴上听一下,内心其实也不以为然,“汤”军团也不过在南口逞了一下威风,可最终还不是被帝国击败了,接下来在战场表现平平,没有什么耀眼的战绩。

        在峄城,如果跟濑谷支队接触的是“汤”的部队,那战斗力也不咋地,何况,这支部队天黑之后就跑了。

        大本营已经决定扩大对话战争,接下来,将会有源源不断的部队从本土开往中国。

        这将会是一个军人最辉煌荣耀的时刻!

        征服中国,称霸东亚,继而称霸世界,实现日本千年的梦想。

        26日天刚亮,日军的炮击开始了。

        虽然损失了刘家湖炮兵阵地,可昨日的炮击效果不错,空前猛烈的炮火轰开了台儿庄的城墙,甚至还送一个中队的日军士兵冲上了城头,占领了东北角的十几栋房屋。

        他连夜将两个野炮中队和一个榴弹炮中队,配属给福荣真平的联队攻城,另外还调来一个重机枪大队,2个装甲车中队配合攻城。

        濑谷启是一个相当迷恋火力的人,所以,他不惜一切代价,加强福荣真平的火力,一下子将昨天夜里的损失填平了,甚至还增加不少。

        这就是国力的差距!

        换做gj,遭遇日军的损失,后方能给你补充什么,火炮,别想了,还不知道在哪家工厂的订单里呢,炮弹,你炮都没了,还想要炮弹,省省吧。

        今天你炸毁它多少,转眼之间,他又能给你从工厂里拉出来多少,这就是一个工业化国家的战争潜力。

        这也是很多人畏惧跟日本开战的原因,知道的越多,越知道一个基本工业都不完备的国家,跟一个工业化齐全的国家的战争是怎样一件残酷的事情。

        当然,这是有一定的道理。

        如果中国只是一个弹丸小国,那还真不是日本的对手,日本的战争潜力真不小,这一点必须承认。

        可中国是一个有四亿五千万人口的大国,幅员辽阔,战略纵深之广阔,那就不见得全部都是劣势了。

        日军的炮火比昨天更加猛烈,一个小时内,几千发炮弹落到台儿庄的城内,坚固的石屋被炸成了一堆碎石。

        东北角的缺口继续扩大,突入进入进来的日军攻击靠近北城墙的大庙据点。

        大庙不大,只有几间房,房子比城内的房子要大一点儿,高一点儿,大殿之外有一块空地,一团二营的一个排将这里改造之后,形成了一个坚固的据点。

        占据大庙,即便日军冲入东北角,凭借大庙的地形优势,就能对其火力压制,冲入城内的日军难以向纵深突进。

        日军突入城内后,立刻沿着北街直扑大庙,大庙内的守军则早已严阵以待,严密的交叉火力网打的日军抬不起头来,街道上无处藏身,日军的残兵只能躲进的路边的一座院落里。

        但是,这早就被守军算到了,对准日军躲进的院子用迫击炮猛的一通轰击,这股日军一个不剩的全部撂倒了。

        东北角的缺口越拉越大,后面的日军把步兵炮给拉上来了。

        有了火力支援的日军,再一次组织兵力攻打大庙。

        看到日军拖着火炮上来,守卫的新38旅排长知道大庙这一回恐怕是守不住了,步兵炮的射程和威力都不是迫击炮能够抗衡的。

        “留几个人,其他人全部撤离!”胡排长当机立断下令道。

        大庙据点十分重要,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是绝对不能够被日本人占领的,所以,他还想博一下,不能让日军轻易的占领大庙。

        一辆日军战车冲上了东北角的城头,情势已经非常危急了。

        “曹亚文!”

        “到!”

        “你带一个连亲自去增援大庙,小鬼子有炮,我们就没有吗,把咱们团的两门步兵炮拉过去,狠狠的揍他小鬼子!”大庙危急,团长吴佑元已经得到报告了,马上发出了增援的命令。

        “是!”

        “团座,日军的坦克可不好对付,置于步兵的保护下,就算我们有rs瓶也无法做到这么远的投掷?”

        “咱们不是做了几架原始的抛射器吗?”

        “那玩儿能用吗?”团副丁一鸣不由的嘀咕一声。

        “虽然精度不高,不过,现在也没有什么好办法了,反正东北角已经被日军占领,烧的也是日本人!”

        “也是,这个主意不错!”

        “今天挂的什么风?”吴佑元忽然问道。

        “西南风!”

        “简直就是天助我也!”吴佑元一拍大.腿,兴奋的说道。

        日军打开台儿庄东北一个缺口,随着城墙不断的坍塌,一辆日军坦克,两辆坦克上来,紧跟着四五辆坦克一起上来了……

        “开始!”

        点燃的rs瓶放在抛射架上,随着指挥长一声令下,士兵们迅速的砍断绳索,一捆捆rs瓶飞向空中,朝台儿庄城东北角日军占领的阵地上砸了下来。

        抛射器这种最古老,原始的武器,谁也没想到,它会在现代化战争中依然发挥出惊人的杀伤力。

        将石头换成了rs瓶或者炸弹,这就变成一种进攻的利器,几百米的距离,人力肯定是扔不到,而rs瓶有没有发射器,古老的抛射器就成了最佳的发射器。

        虽然它的精准度太差,可这种情况下,精准度只是次要的。

        日军的坦克和步兵蜂拥上来,迎头而来的,是让他们想都没有想到的武器,几百个捆扎在一起燃烧的瓶子冲天而降。

        呯……

        瓶子砸在坚.硬的砖石上,碎裂开来,火星迸射,被溅射的日本兵瞬间就燃烧起来,有的反应快,扑灭了,有的是溅到了一大片,根本扑灭不了,很快就燃烧城一团火球。

        而冲上来的日军坦克最倒霉,他们接受面积本来就大,而且移动起来还不如人体灵活,有道是,进来容易,出去难!

        他们好不容易越过城外的壕沟,冲上了城墙,想要掉头往回跑,那就不容易了!

        被瓶子纷纷砸中的坦克瞬间燃烧,里面的士兵,要么主动跳出来,逃跑,要么等待他们的就只有被烤熟了。

        亲自来到前沿指挥攻击的福荣真平从望远镜内看到这一幕,气的差点吐出一口老血。

        突入进入北街的日军利用步兵炮的对大庙据点猛攻,大庙的防守很快就支撑不住了,胡排长虽然还坚守阵地,但面对日军的炮弹,他也无能为力,鬼子狡猾的很,炮兵阵地设在迫击炮的射程之外。

        但是很快,日军的步兵炮就哑火了,增援部队上来,新38旅同样也有步炮这样的利器。

        日军的进攻再一次受挫,丢下七八具尸体,退去。

        守住大庙据点,就能居高临下的压制日军攻入城中的部队,但这一优势很快就没有了,苦战一个上午,战损数百人的日军对大庙据点发起猛烈的炮击。

        就这么一个四五百个平米的地方,日军砸了五百多发炮弹。

        大庙消失了!

        碉堡消失了!

        中**人的身躯也消失了!

        为此,守卫大庙的一个加强排损失三分之二,胡排长也被炸成了重伤,台儿庄城防司令,一团长吴佑元下令弃守城北大庙据点,收缩部队防御,跟日军进行巷战。

        下午2点37分,日军终于攻占了废墟一般的大庙,在城内拥有了一个坚固的据点。

        狂妄的日军随即对外宣布:台儿庄一线,华军之精锐gmd军已被击溃,台儿庄已经被我军完全占领。

        大凡城市攻防战,城破,基本上宣告这座城市的失陷。

        但真的是这样吗?

        显然不是,日军以为已经成为定局的战役其实才刚刚开始,而这样一份宣告更是被老蒋嗤之以鼻的扔进了纸篓!

        台儿庄还在中国守军手中,至少大半还在,他得到的报告是,日军只是占据了台儿庄城北的一处废弃的据点,什么占领台儿庄,根本就是无稽之谈!

        随军采访的各国通讯社战地记者也纷纷证实这一点,第五战区并无任何动摇,一切秩序井然,如果台儿庄被日军占领的话,徐州早就是前线了,能有这么安全吗?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