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购买赌博app > 网赌平台 > 第二波反扑

    第二波反扑

    一秒记住【爱♂书÷屋 www.9cel.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告状,告状,全是告状!难道这同治帝的反击就是鼓动洋鬼子闹事儿吗?可是这又能闹出什么来?

        不过就是一些经济纠纷,什么索贿、贪污、账目亏空说到底就是银子的事儿,洋鬼子还真指望用这些东西就扳倒了他奕?

        死活也想不到这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干脆就不想了!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不是要打官司吗?咱们接着,把所有案子发到事发地衙门去,让各级官员赶紧处理!”

        “压不住这股告状的歪风邪气,他们就把顶戴交出来吧!”

        “让刑部出人,组织一群人专门跟这些老外打官司,有什么状子我就接什么!老外欠了咱们的,也休想赖账!”

        “要是咱们欠了人家的,那也别拖延这件事只要持正持公的去办,他洋鬼子也得讲理!”

        大原则定下来了,下面的衙门那就去跑腿吧!反正奕不相信老外会因为这点官司而兴兵见仗的!

        只要不打仗了,官司算个屁,最后不过就是花点小钱平一下怨气而已!

        奕的处理并没有什么错误,但是他低估了这次对手的水平,对手可不是一个按照常理出牌的人!

        三天之后,噩耗升级,这次可不是什么打官司了,而是一群和奕关系不错的王宫贵胄在庆亲王奕劻、五爷奕誴还有老礼亲王世铎陪同,十好几口子,有王爷有贝勒,都是京师里排的上号的大人物。

        一群人都没有提前打一声招呼就当了恶客打上门来!

        五爷奕誴拿出了当哥哥的谱,闯进福厅的时候,那奕和福晋正吃饭呢,载澄也妆模作样的给爹妈盛汤,一家其乐融融的。

        “哎呦!好生活啊!有吃有喝的还有酒你还真喝的下去!”

        五爷也不顾什么礼儿了,拉了一把椅子就坐在奕身边了,夺过酒壶也不用酒杯仰头就是三两口给干了!

        满清入关之后不管真假也学了不少汉人礼法的规矩,这大伯哥也没有个避讳也不说提前打个招呼,就往兄弟媳妇一桌里坐?

        福晋气的丢下筷子“五哥这是什么意思?串门也要有串门的规矩,哪有这么明火执仗的打到别人家后院的?”

        “呵呵弟妹你也甭恼,哥哥我家里都揭不开锅了,我不找亲兄弟还能找谁?”

        奕一听这话里有话啊,赶紧对媳妇使了一个眼色“你先回去休息吧,我们兄弟们说会话!”

        福晋气呼呼的扭头走了,留下奕一头雾水!

        “周围哥哥兄弟还有叔叔们!这是怎么话说的?好好的打上门来,是我有什么做的不对的吗?”

        庆亲王奕劻肚皮鼓鼓的跟气蛤蟆一样“六哥!别怪兄弟我说话不中听大家伙儿凑到您这里来,一个是佩服你的本事,知道你想带大家干点事业!”

        “可是另一个也是为了吃饭啊!你可是给我们保证过的,跟你干日子只有越过越好绝对不会越来越差!”

        “怎么现在连手里的饭碗都保不住了?”

        这下奕更愣住了,他迷茫的看着一群气蛤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最后目光落在老礼亲王世铎的身上了。

        “老叔叔您说一句,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我这可是真不明白了!”

        老礼亲王叹了一口气,把烟袋锅往铜痰盂边上敲了敲“还不是买卖!大家伙的买卖今天都被停了啊!这是怎么闹的,好好的怎么就出这一码子事儿!”

        从礼亲王的话里鬼子六这才明白出了什么事情!

        要知道晚清的时候王宫贵胄们生活极其奢靡,而维持这种生活需要的金钱可不能光靠旗饷!

        毕竟王爷一年的旗饷也就一万两银子,米粮五千石到一万石不等!

        这些钱放到普通百姓家里可是一笔天文数字,但是维持王府的生计可远远不够!

        更多时候,王宫贵胄要靠庄园也就是土地的产出来维持生活,每一个王爵都会继承祖先留下的祖产,这些祖产有很多都是刚入关的时候跑马圈地给抢来的,还有的就是历代皇帝赏赐的。

        王爷直接从市场上购买土地可以吗?当然是不可以的,历代皇帝也知道土地兼并的坏处,所以严禁王宫贵胄们大肆吞并土地。

        但是这都是徒劳的,王爷手下有的是家奴,以家奴的名义去吞并土地也是常有的事情!

        不光是土地的产出,这些王公也会派遣手下人和很多外地的商人合股做生意,就比如说目前京师最火热的山东厨子和山西商人,这两个帮派百分百都得找王宫贵胄当靠山!

        得分他们很多干股这你的买卖才能干的下去呢!

        买卖、土地加上旗饷俸禄,这三大块就是日常王公们花销的主要金钱来源!

        不过这都是清朝早期的规矩了,当鸦片战争过去之后,洋鬼子的势力可就越来越大了,这些守旧的贵族们,会反对一切改革,但是绝对不会跟钱过不去!

        天津、上海、广州这些繁华的开埠地区都在他们的盘算之中,进出口贸易那是多大的一块蛋糕,谁不想分一杯羹呢!

        今天在做的王爷们,那个在江南没有入股的商号?那个有没有从塘沽特区拿工业品分销呢?

        如今这一块的钱已经成为他们收入的大头,甚至达到三分之一之巨!

        可是就在今天,这三分之一的收入突然出现了问题,各地的家奴纷纷给主子发回了电报,原来他们和洋人还有华族的所有合作生意,突然出现问题。

        洋鬼子还有华族商人们,就跟商量好了一样上门找麻烦!

        有的拿着账本要求对账,就说你贪污了!

        有的干脆摆明了要分家,停止合作!

        更有撕破脸的居然扣下了这些家奴管家非要扭送到官府去,罪名就是黑了他们的钱!

        这是一场雪崩一样的大溃退,京师里这些王公们的产业可以说同一时间遭到了集体清算攻击!

        礼亲王气的嘴唇都哆嗦了“我在杭州的茶庄,明明接了英国商人六万担茶的大生意结果今天那洋鬼子商人非说我的茶叶不合格!”

        “要求退货!那是二十万两银子的货物啊!退货就得全砸自己手里!”

        注:今天是周一了,求推荐票! htt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