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购买赌博app > 诸神游戏 > 第二百零一章 火之门 (我决定把之前的盟主也补一下,这章是泰扒尔的1)

    第二百零一章 火之门 (我决定把之前的盟主也补一下,这章是泰扒尔的1)

    一秒记住【爱♂书÷屋 www.9cel.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低级别无法使用高级别武器,这是诸神游戏的基本限制。

        所以职业者们在拿起高于自身级别的武器后,通常都会感受到一种超负荷状态。超负荷状态下,职业者依然可以挥动超级别武器,但是会感受到巨大的阻力和压力,导致根本无法快速挥动,更别说触发技能了。

        不过要只是用来耍几下花架子倒是没问题

        但是现在原辰飞拿着这把二十八级的武器,却完全没有感觉到任何超负荷状态。

        也就是说,他可以自由使用。

        这是什么情况?

        原辰飞也被震住了。

        听到他的话,韩飞宇也呆住:“你确定?”

        “要不用你试试?”原辰飞随手一挥,怪诞之刃已划过韩飞宇的肩头。

        韩飞宇抱着肩头叫了起来:“好痒,好痒!”

        果然有用。

        原辰飞看看手里的仿制品怪诞之刃,陷入沉思。

        低级职业者无法使用高级装备这个限制不会变,那么导致自己能够使用的,很大可能就是怪诞之刃的第三技能,怪诞之心了。

        这个技能的介绍是未知,没说有什么作用,但是就目前看来,很可能就是低级可以使用高级武器。

        证实这点很简单。

        原辰飞将武器交给韩飞宇:“你试试。”

        韩飞宇只试了一下,就摇头:“我不行。”

        呃。

        韩飞宇不能越级,自己却可以。

        是因为韩飞宇等级现在有些低,级别差过大?还是职业缘故?又或者认了主?

        原辰飞一瞬间想了好多理由,但没一个说得过去。很显然,就算是怪诞之心帮他解决了限制问题,其本身的触发多半也存在一些限制。至于具体情况,只能慢慢摸索了。

        韩飞宇道:“原大哥再帮我也弄一把传说武器吧!”

        原辰飞却淡淡摇头:“一把传说级的武器,就这么到手,你不觉得太简单吗?”

        韩飞宇脸色一垮:“原大哥你不是吧?你难道又想把它也放弃?不管怎么说这也是经历战斗得来的,杀死一个领主,获得对应的传说武器,这不是很正常吗?”

        原辰飞摇头:“不正常。”

        没错,传说武器是对应领主级,可谁说杀死领主就一定能得到传说武器的?

        怪物给的都是材料,原辰飞杀过好几个领主了,可一把传说都没爆出来过。更别说那些领主还都是有护卫的,论击杀难度,比眼前这个剑灵其实更大。

        要说考验,剑灵的考验并不是很强,要说爆率,却是百分百,还是直接给装备,从概率上讲,已经可以说是五分之一的难度,十倍的回报了。

        “那也未必。”韩飞宇依然不服气:“至少换成是我,或者换成别人,是打不过二十八级领主级怪物的。”

        “问题就在这儿。”原辰飞道:“又是一个恰好以我的实力能过关的奖励,简直就像是为我量身定做。你不觉得奇怪吗?难道卡特米尔不是要对付我,而是要帮我?”

        “这个……”韩飞宇张了张嘴,说不出话来。

        好一会儿他才泄气道:“所以你又打算把这把剑也放弃掉?”

        “不,这次我不放弃。”原辰飞却回答。

        “嗯?”韩飞宇吃惊的抬头。

        原辰飞道:“总要看看卡特米尔的打算才是。”

        他说着收起剑。

        潜意识里,还有一个原因。

        是超感应。

        打败剑灵后,原辰飞感觉到自己的超感应又增强了,对于危险也有更敏锐的感知。

        但是这把剑带给原辰飞的危机感,却远没有那些药草带来的危机感强,尽管它的价值更高。

        原辰飞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但他选择信任自己的感觉。

        思触是发自内心的力量,信任它是它成长的根源。

        不过这些话就没必要跟韩飞宇说透了。

        他现在还嫩,暂时不必考虑太多。

        收了剑后,原辰飞就彻底放弃斩山了。

        这把刀其实早就脱离原辰飞的需要,只不过因为宝石的关系,原辰飞一直在用。

        今天斩山正式退伍。

        将上面的宝石抠下来,原辰飞并没有装在怪诞之刃上。

        这把剑透着太多诡秘,在摸清之前,原辰飞可不敢增加投资。

        因为对这里的装备保持谨慎的缘故,原辰飞没有帮韩飞宇。

        他说:“我建议你最好选择一个你目前实力能对抗的武器去挑战,因为如果是我帮你选的,那么一旦后面出现变故,遭殃的可能是你。”

        韩飞宇郁闷:“我没魔偶,就只有炼金火铳,现在连一把精品都对付不了。”

        “那就干脆放弃。别担心,我既然叫你过来,你就不会没收获。这里有适合炼金术士的地方。”原辰飞道。

        “哪里?”韩飞宇又兴奋起来。

        “炼金房。”

        ————————————————

        腥红古堡有炼金房,这一点原辰飞是知道的。

        但是炼金房在哪儿到是个问题。

        他们得慢慢去找。

        就在原辰飞他们找炼金房的时候,夏凝倒是已经找到了自己的“天命之所”。

        那是一个有四扇门的小厅,四扇门上分别画着暴躁的旋风,燃烧的火焰,涛卷的海浪以及漫天的沙土,也代表着地水火风四种元素。

        四扇门一字并排,下方地面上还写着一行字。

        “你只能选择一扇门。”

        “也就是说,只有一次机会。”夏凝自语。

        “也可能是陷阱。”李战军说。

        夏凝摇摇头。

        腥红古堡有陷阱,但不是以这种方式。

        她说:“这次只需要我去,你们等着我就可以了。”

        这四扇门是专为元素法师准备的,其他人进去,不会有什么帮助,反可能造成麻烦。

        初六点头表示明白。

        李战军问:“你打算进哪扇门?”

        想了想,夏凝回答:“我喜欢风,风代表自由,飞翔,在这诸神的时代,则代表速度与安全。”

        说着她走向其中一扇大门。

        李战军叫道:“那是火。”

        “我知道。火代表暴烈,狂野,在这诸神的时代,代表强大的攻击……那正是我现在需要的。”

        她说着,步入火的大门。

        看着她的背影,李战军道:“这小妞有点意思,女神的外表,狂野的内心。我敢说,她在床上一定很浪,你说是不是?”

        初六给了他一个白眼,打手势,你真流氓。

        李战军哈哈笑着搂住初六:“流氓个屁,我说这点啊你还真得跟原辰飞好好学学,丫泡女人那叫一个准,你看刘璃夏凝,都跟他好。而且我看那个叫柔娃的小姑娘,对他也有点不一般。”

        初六就摇手,指指门,做了几个手势。

        李战军:“你说原辰飞和夏凝是一对儿?得了吧,那是以前的事了。原辰飞这小子的心大着呢,他才不会被一个前女友给捆绑。上床可以,永伴免谈。”

        初六不屑的眼神,那意思你又知道。

        李战军:“哎你别不信啊,我是男人,我最了解他。”

        初六指指自己,表示自己也是男人。

        李战军便摇头:“你不是,你就是个雏儿。”

        初六的脸立时涨得通红。

        李战军邪笑:“你敢说你不是?告诉我,除了手,你那下面还碰过谁?”

        初六的胸膛都鼓了起来。

        他看起来就象一只鼓了气的青蛙,用快突出眼眶的大眼珠瞪李战军。

        李战军才不怕这“死神的凝视”呢,只是发出淫荡而邪恶的笑声。

        于是初六便转过头去不理他,见他这样,李战军再过来抱住他的肩:“好啦好啦,别生气了。跟个小姑娘似的,动不动就生气。开个玩笑而已嘛。”

        初六继续不理他,鼻子里哼哼着。

        看他这样,李战军眼珠转了几圈,对初六说:“要不,这里的事解决后,我带你去个好地方?”

        初六吃惊的看他。

        李战军两手一摊:“别这样看我,男人嘛,谁还不知道几个那种去处。”

        初六便低头不说话。

        李战军低头看他,见他脸涨得通红,知道他正处在人生的茫然阶段,哈哈笑道:“动心了,是吧?”

        初六的确动心了,作为一个大男孩,初六还没经历过人生的必备阶段。先天缺陷让他注定了很难获得女人的欢心,自身的性格也让他很难主动去追女孩,以至于这刻李战军说这些时,还真说到了他的心坎里。

        “放心吧。”李战军说:“等结束了,我说话算话,一定带你好好去快活一下。”

        “李战军你要是敢带他去那种地方,我就扒了你的皮。”夏凝的声音突兀的响起。

        愕然回首,就见夏凝不知何时已出现在门外。

        她出现的悄无声息,就连李战军都没察觉。

        最令人震惊的是她的着装。

        明明记得她进去的时候穿的是黑色的衣服,怎么出来之后,就一身火红了?

        这一身露胳膊露大腿,只遮挡了要害,性感暴露的火红色战衣是什么情况?

        李战军咽了口唾沫:“你要反对我不介意,但要扒我的皮还欠点火候。倒是你这身皮,很让人有种想要扒下来的冲动啊。”

        “是吗?”夏凝一笑:“那就试试看吧。”

        说着她手一扬,一大蓬火焰出现,已将李战军吞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