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购买赌博app > 全球诸天时代 > 第二百八十六章 无所畏惧!(二合一)

    第二百八十六章 无所畏惧!(二合一)

    一秒记住【爱♂书÷屋 www.9cel.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哗啦啦’潮浪翻卷。

        在傍晚六点左右,行程万里的飞鸟号三只船舰,也在如今行近远岛海域附近。

        此时。

        坐在船帆下的飞岛主从座椅上起身,朝着四周望去,看到远岛附近的天空夕阳正落,乌云散开,打的海水金红一片,有些晃眼。

        但在如此美景下,飞岛主没有露出赏心悦目的欣赏之色,反而却觉得有些奇怪。

        如今百年阴云笼罩的远岛怎么天清地明了?

        虽然自己的管辖地盘不在南州这里,可是同为议会的地界,自己多少还是知道这座每到傍晚就会阴云笼罩的远岛情况。

        可如今,这晚霞的天气虽美,但晴朗比之往日却有点不同寻常。

        再加上一幕,这一景,对比之前隔着千里海域都能见到的阴云密布,以及先驱者的事情,好似总有巧合关联,显得不太正常。

        “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飞岛主向着旁边的远岛信使询问,心里总有不好的预感。

        也是像他们这样到了宗师,或是金丹境界的强者们,多少都有点‘冥冥感知’,能觉察‘后事’有点不对劲,但不仔细去想,又感觉不出来什么。

        很玄乎,就像是常人的第六感加强了一些。

        信则有,不信则无,好像无关紧要,又至关重要。

        “我”信使瞭望者远岛的方向,是自从昨晚凌晨到如今,都没有收到岛内的多余信件,也就不知道怎么回答飞岛主的问题。

        唯一的两封,还是昨夜前后相隔没多久送来。

        一封是吴掌柜的,发现先驱者。

        一封是吴掌柜到了岛主府,远岛主传来的书信,大约为不辜负议会的期望,准备当夜袭杀先驱者,为飞岛主送上一封大礼。

        这个传信飞岛主也知道。

        并且当时飞岛主还向着船上的不少人心腹点头,说着远岛主大忠大义,若是这件事办好,让他省些麻烦,他就会向着议会内提出一些‘美言’,把远岛主调离这个有些穷的偏岛。

        可如今可倒好。

        远岛主那里没音,没信,只有腐化号那里传来了一叠纸信,说着晚上到达。

        这个怎么去想,不说什么第六感,单说外人都回信了,自己人没有吭气,这好像在哪里都不正常吧?

        更别提自己可是远岛主的上司,执掌远岛,议会的核心议员,地位比他高上了太多。

        一时间,所有思绪与推断总结。

        飞岛主虽然脾气有些爆,看着大大咧咧,但身为一岛之主,心思自然细腻,不是傻子,也不用亲眼去看,就能从很多方面猜到远岛主如今估计已经被贼人杀死了。

        “加快行程!”

        飞岛主一声令下,船员们把船帆拉满,拼着船杆船只受损,也要尽快到达。

        不然他心里就像是扎了一个刺,好奇却又心急,更怕江苍等人杀完人后跑了,那远岛主的死仇,自己不仅报不了,议会也会找他说事。

        这个是大事。

        利益来来往往,穿插不知纵横多远。

        同僚死了,他可以安排自己人,是真的不在乎远岛主死没死,只在乎死的有没有价值,有没有拖住江苍他们,自己会不会受议会长指责。

        “远岛主真是废物!”飞岛主低骂一声,扭头看了看旁边不知道怎么接话的远岛信使。

        突然旁边的大副在这时上前了一步,一刀扎进了信使的胸口,在信使不可思议又挣扎垂死的目光中,把他顺势推入了大海。

        “如果远岛主死了,就没人知道什么。只会知道我帮他报仇,传言我的威名”飞岛主望向了正擦洗手上血迹的大副,“如果远岛主没死,那更好。通过江苍这事,我帮他说个岛主官职,也能收为自己人。一个信使,天下间皆是,无关紧要。”

        “哪里有信使?”大副好奇,把手中的抹布与匕首都扔进了大海。

        飞岛主眼睛半合着,坐在椅子上,双手放在身前合着,没有再提这件事情。

        ‘哗哗’旁边的几位船员还是该做什么的做什么,对这一幕没有任何好奇,他们都是飞岛主的家人、旁支兄弟,实打实的自己人。

        他们还知道是飞岛主教自己等人怎么做事,做大事。

        但随着航线将近。

        离远岛百里,五十里,三十里。

        飞岛主端坐椅子,看着远处夕阳渐渐隐入海面上时,在距离远岛十里左右,却忽然看到一只信鸽临近,在空中盘旋了一会,像是在确定什么。

        “远岛的信?”飞岛主凝目,朝旁边看了看,信使死了,倒是没有接鸽子的人了。

        可伴随着‘嗖’的一声箭响破空。

        一名船员这时拿弩箭射下,又接过落下的鸽子,从它脚踝处取下一封信件,递在了飞岛主面前。

        飞岛主打开一看,上面的字迹有些丑,像是手抖时的慌乱落笔。

        也果然不出他所料,信中左言又语,是说的远岛主真的被贼人杀死了,包括岛主府上下三百二十一人无一幸免。

        并且事情是发生在今日半夜约莫三四点钟,附近不少人听到喊杀响动,等早上没了音讯,雨声渐小,他们出来查探后发现的。

        那这事有点难办。

        飞岛主想了想,就怕江苍他们杀完人之后跑了,找不到他们。

        “这些贼子倒是心狠手辣,没有放过一人他们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飞岛主冷笑一声,把书中信件小心叠好,放在了口袋侧,“但既然是今日清晨发生的事情,相信那些贼子应该没有跑上多远才对再按信中所言,先驱者号还在海岸处停靠”

        飞岛主思索几息,望向了旁边的大副,下令道:“你随我去岛上搜寻,让梁阁掌管飞鸟号的三只船舰,沿海往东南北三个方向搜寻。见船搜船,看看他们有没有躲在哪个船只中继续潜逃”

        “是!”大副领命,前去通报了。

        旁边的两艘船直接改变航向,朝着其余两个方向搜寻。

        飞岛主看到事情安排妥当,又转回身子,望着前方的远岛。

        只是他看着看着,看着海边岸口,当距离只剩一里左右时,却不知看到了什么,突然笑了。

        “那些贼子真是大胆!”

        飞岛主狂笑,望着一里外的先驱者众人。

        江苍等人正端坐海岸附近,像是没有发现海上有船只靠近一样,更像是没有之前杀过人,没有正在被通缉的紧迫,反而看样子是在闲聊。

        这一幕,真是做的比他飞岛主还要好。

        飞岛主怎能不笑,笑他们真是不知自己几斤几两,就敢如自己一样行事?

        “他们难道就不知道这次过来通缉他们的人是我?”飞岛主摇头失笑,“真当自己杀了几个弱者,就可以抗衡议会?”

        “他们是不知者不罪。”旁边的大副拿着望远镜凝目望去,结合着脑海内的画卷图像,是确定了先驱者六人一个不少。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早知先驱者等人这么大胆子,那还分什么搜寻,直接抓着就行了。

        再随着船只靠近,江苍等人还不走的样子,更是让飞岛主等人乐了,看来他们是在等自己。

        而江苍望着远处海面的船只,议会旗帜船舷招风,船帆处的飞岛主,与自己一样,先天大成,还真是一位‘势均力敌’的对手。

        就是不知道五百里外的另一帮子人,有没有强者。

        如果自己没有猜错,那些还没来到的人,应该就是吴掌柜他们所说的传奇战舰,‘腐化号。’

        尤其再听远岛主曾说滺柔是‘传奇’的事情。

        自己也有个推断,‘五行神通者’的神通,应该在这个世界内,都被人唤成‘传奇’级别的法术。

        那如此说来,自己船上是有两位‘传奇巫师’,也完全可以被叫做‘传奇战舰。’

        传奇的意义,应该好像是这样?

        也由此断定。

        要是一开始云木他们没有跟着自己,而是投靠了其他人,一位传奇的投靠,这或许就是他们在这个世界的开阔任务。

        他们走的是这个世界的‘传奇线’,这才是他们的接引。

        但如今跟着自己。

        江苍想到这里,朝飞岛主那里望了望,自己这条看似是‘杀传奇的线。’

        竞技任务的核心,自己好似是明白了。

        而大敌在前,江苍尚有心思乱想,坐在原地一动不动。

        滺柔等人却是戒备,目光紧紧的望着即将行近海岸的飞鸟号。

        飞岛主等人望着端坐的江苍,看到江苍这般平静,倒是没有什么紧张,只是觉得可笑,好似吃定了江苍。

        不就是一位巫女,四位先天,一位堪比宗师强者?

        自己宗师十年,早已大成,要想杀死丰岛主,不用兵器,也只是一息。

        ‘哗啦啦’水声。

        等飞鸟号带动海水涌向河岸,停靠在了距离岸边三十米外的焦岩水道。

        飞岛主看到江苍等人还是如此,没有一丝一毫的逃跑意思,才是真的笑了,吃定了江苍等人跑不了。

        “你们跑了一个月,怎么如今不跑了?”飞岛主坐在座椅上望着江苍,带有狂妄,也有阴狠嘲笑,浑然没有起身的意思,

        “还是吓得站不起来身子?”

        “跑?”江苍回神,拦着了想说什么的武弘他们,又好奇的望着飞岛主,但转念一想,自己等人杀了丰岛主后,就立即前往偏僻的南州这里,在外人,所有人想来,不就是畏罪潜逃,害怕他们岛主议会?

        要是不怕,哪里用的跑?

        那飞岛主说的对,他说的跑,对自己的轻视,吃定自己,好似真的理所当然。

        难道对一个只会跑的罪犯,还要用上敬意?

        “看来飞岛主是误会了。”江苍看到人家平白落自己面子,是难得解释了一下,“这不管是岛主议会,还是飞岛主,或是别的总总。在我江苍看来,也都是人,终究一把刀子穿心,皆会死”

        江苍反问,“那我惧什么?逃什么?只是有些事情要做,没时间和议会中的诸位岛主探讨武学心得而已。”

        “船长说的对!”武弘在一旁接话,又向着飞岛主大笑道:“要不是我们有事,你让我们逃?还不够资格!”

        “看来你是有些本事”飞岛主听到武弘这句话,倒是从座椅上起身,但脸色却沉下道:“死到临头还敢出言放肆!希望你的江船长说的不是如贼子一样的大话,让本岛主在你们死之前还看低了你们!”

        话落,飞岛主身后的众船员上前,想要下来船只登岸。

        武弘和影子分站两侧,但这次没有冒险杀进去。

        他们说归说,心里还是知道这位飞岛主是成名已久的宗师,要小心戒备。

        既然龙头选择拼杀,他们最少要保证自己的安全,不为龙头带来麻烦。

        而江苍看到飞岛主等人这么大的阵仗,倒是笑了。

        抽出了长刀。

        身影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在下一息船上所有船员反应过来,只感觉一阵微风吹过,就失去了意识。

        他们身前的唯一景象,就是看到了他们视若神明的飞岛主,被江苍用刀架在了脖子上。

        从头到尾仅仅只有一刀!

        “你说我江苍讲的都是大话,这是一刀,你败了,陪葬三十四人。”

        ‘啪嗒’伴随着江苍话语,飞岛主旁边的几位船员,大副,身首异处,尸体倒在了船上。

        江苍望着有些愣神的飞岛主,话语依旧如往,“在你想来,或许是一刀杀死我江苍,或是畅快淋漓的厮杀一番。一日前,这倒是可以,如你所愿。但如今正如你所见,你之前所听,你飞岛主不配,如今可能那位还未到来的传奇船长可行。”

        “你你已经踏入了宗师?!”飞岛主感受着脖颈处的长刀冷锋,又觉察到江苍的气息锁定到了他,他哪怕是身为宗师强者,可也真如江苍所言,肉身凡体,一刀都会死,不敢妄动。

        不免他话语中有些苦涩,不可置信,又有点恐惧,是没有想到先驱者号船长的实力竟然这么恐怖!

        还是江苍一开始就隐藏了实力?

        不应该!

        飞岛主已经调查过了先驱者等人的身份,知道他们只是一个个普通人,一同出航遇难,几年的时间过去,在果岛海域出现。

        那成先天,有果岛海域的奇果,就不说了,流荡果岛几年,很多人都能练到。

        但江苍在这一月内踏入了宗师以后,按说正在调整气息,稳固境界,怎么能打过自己?

        “不可置信?”江苍望着飞岛主愣住的样子是笑了。

        “江船长!”飞岛主回过来神来,听到江苍话语中有杀他的语气,是之前什么霸气样子都撤了,反而是颤颤巍巍道:“我身为飞岛岛主议会重要议员可以和议会长商量对!对,我们可以好好谈谈可能真的有误会,是丰岛主那边的人谎报了情况,才造成了这样的场面我总觉得江船长是和岛主议会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误会?”江苍点头,又道:“我江苍行事一生光明磊落,从来没有误会。他杀我,我就是要杀他,仅此而已。”

        “江船长已经拿出了实力”飞岛主不敢二话,先求饶,把江苍骗到了议会中,什么就好说了。

        大海上是他们议会说的算,相信江苍也不敢得罪。

        能和谈,在他想来,江苍可能会服软,放松话语,不可能与整个世界为敌!

        “议会也是需要江船长这样的高手,怎么会有罪?”飞岛主看到江苍像是沉思,是紧接着道:“等江船长来了,议会长高兴还来不及”

        “高兴是好事,谈也是好事。”江苍看着求饶飞岛主,想了想,反问道:“只是这谈,是谈的怎么给我定罪,还是怎么杀我?”

        “江船长”飞岛主看着江苍,当觉察到江苍好似只想问自己关于议会的事,又浑然不上当,不会放过自己,是明白了,也笑了,不再提求饶一事,

        “你要知道,你若是杀了我,是真正得罪了议会可是没有退路了”飞岛主笑容渐渐变冷,哪怕是被长刀架在脖颈,也恢复了以往的样子,气势卓然,

        “到时,你们先驱者将会与整个世界为敌得罪了议会长!无疑是得罪了大海的帝王!”

        “我只论恩怨。”江苍神色平静,“轻王侯,慢公卿,天子在前,江苍亦平等视之。”

        江苍说到这里,忽然一叹,“送飞岛主一句话,你说的没错。但错在世界太小,你是坐井观天。”

        顶点

        /txt/92499/

        。_手机版阅读网址:

        【悠阅书城uu小说的換源app軟體,安卓手機需google play下載安裝,蘋果手機需登陸非中國大陸賬戶下載安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