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39章下一步

    一秒记住【爱♂书÷屋 www.9cel.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陈三公子连连摇头,“大哥,利半城还等着咱们回话呢?”

        “糊涂,这种话能回吗?利半城要想捐赠随他的便,不过不要想着盖座桥还要收过桥费。他爱捐赠就捐赠,不捐赠就拉倒!”

        陈三公子眼前一亮,他觉得自己听懂了二哥的意思,所以他高兴得出去打电话了。陈二公子望着弟弟的背影,有些举棋不定。

        孙祖杰是出了名的经济好手,对中枢影响很大。前两年搞两税制改革,如果不是他的影响,土地税就会成为地方税,而不是中央和地方各分一半。

        到了今年,孙祖杰推动京师搞地产经济,以地产为锚从银行股贷款,然后搞基础建设,并帮助国有企业脱困,本来寥寥无几的土地税立刻得到了中枢和地方诸侯的重视,因为京师国企脱困模式非常实用,一旦全面推广,地产税的意义就非同一般了。

        中枢和其他地方的诸侯想的是用这种方式解决国企脱困,可是广南这边却完全不是这么回事。靠近港岛,他们很早就意识到了房地产的价值,但是这两年偏偏遇到国家打压通货膨胀,房地产价值被压缩到极致。

        在房地产价值还没有完成体现之前,这一模式过早的出现,对还没有完成布局的他们影响很大,甚至因为孙祖杰与利半城的矛盾,这一模式的一些缺点也暴露出来,囤地就是最明显的缺点。

        孙祖杰打得不仅仅是利半城和港岛地产界,也顺带打击了国内一大批偷偷囤地的人,甚至包括华投自身,这只能说明他真正是站在国家的角度来看问题。

        当然孙祖杰与老郑的解释他也听说过,孙祖杰希望打击囤地,即使没办法打击,那囤地的人也应该是拥有大量资源的央企,甚至是他们这些人,反正不管怎么说,肉都烂在锅里,唯独一样就是不能让外人钻了空子。

        孙祖杰这套说法非常有说服力,但是陈二公子却从中看出了这一模式的另外一面,那就是国家的力量将在这一过程中获得极大的加强。

        这样一来,八十年代因为种种原因形成的一些布局就很有可能被冲破,当然这是中枢梦寐以求的,这一点从孙祖杰出任京师府尹引发的一系列事件就可以看出中枢的这种思路。

        孙祖杰这把刀实在太锋利了,他在前面砍杀,中枢在后面不动声色的受益,这一模式先是出现在京师,现在又轮到了港岛的地产商,万一哪一天轮到了广南,又该怎么应对呢?

        陈二公子内心深处非常不喜欢孙祖杰这样的做法,他知道现在这种局面有特殊的原因,迟早要结束,但是这样的局面能多持续一天都是好的。可是他的理智又告诉他,大势所趋,他只能顺应时势,绝不会与大势相抗衡。

        另外还有一点,这两年孙祖杰的立场太明显了,已经引起了相当一部分人的不满。虽然他也明白同样是大势所趋,可是孙祖杰跳得太过,被人收拾也不奇怪,他确实想看一看孙祖杰的热闹。

        陈二公子想得没错,利半城这一番要挟出来之后。立刻就引起了轩然大波。九十年代的华国有着太多的自卑,所以一大批人对于孙祖杰莫名其妙的招惹代表先进的港岛首富利半城表示十分不理解。

        港岛回归在即,孙祖杰这种做法就是典型的不识大局;现在不是说招商引资吗,用一些不值钱的土地筑巢引凤是中枢提倡的,孙祖杰这是不是违反中枢政策;华投有钱那也是国家的钱,不能让孙祖杰乱用,等等,各种说法都有。

        慢慢的,一个共识形成了,那就是孙祖杰太年轻了,贸然把他提到京师府尹的位置上不合适,他还需要锻炼,云云。

        当然这些私下的说法,此时并不是大家关注的焦点,因为这段时间华国开始了大规模的军事演习,港岛股市当然也不出意外开始了暴跌。

        所以待在京师的孙祖杰一方面继续推动那几件事,另一方面就是指挥投资部的资金乘着港股暴跌开始入场,等到回归前夕这些资金应该能赚不少,他才没有心思关注那些流言蜚语呢。

        至于利半城的威胁,那简直就是笑话,不列第亚人还没有走呢,他算哪根葱?港岛的老大是丰汇银行,利半城想要挟他还不够资格。

        孙祖杰只是做了一个动作,他向中枢请示,对华夏银行进行股份制改制,他计划引入一家战略投资者作为华夏银行的股东,他这一请求得到了铁老闆的批准。

        因此孙祖杰向丰汇银行发出了谈判邀请,这是华金公司之后,华国开放金融领域的又一次探索,有一就有二,所以丰汇银行立刻进行了热烈的响应。

        与此同时,丰汇的获多利公司也顺理成章的成为了京钢几大上市公司重组的主发行商,利半城的要挟就被这么被轻鬆化解了。

        紧接着孙祖杰就开始了毫不犹豫的报复,京师市政府出台了一系列房地产开发的新政策,对于京师囤地的种种行为进行了严格的规定。

        根据这一规定,包括华投龙口在内的多家房地产公司同时被处罚,利半城在京师的几块地也包括在内,京师市政府要求上述房地产企业必须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开发,否则将根据规定予以严格处理,直至收回土地。

        孙祖杰非常重视这一次事件的舆论处理,他亲自召开了记者招待会,并接受了国内外多家媒体的采访。

        “啪!”孙祖杰接受采访的录影带被关闭了,陈二公子皱着眉头说道,“老三,这段时间的舆论对孙祖杰很不利呀,他难道没有听到,光凭一个记者招待会能起什么作用?”

        “肯定听到了,孙祖杰也是出了名的耳聪目明之辈!”

        “那他为什么要做这种火上浇油的事情?”

        “二哥,连你都不知道,我怎么知道?”

        “这一次事件,很明显中枢不会帮他,一下子得罪这么多人,他就这么自信吗?”自言自语间,陈二公子又问道,你有没有看到老郑的说法?”

        “郑总并没有表态,不过孙祖杰在出台政策前,曾经和郑总见过面,紧接着京师市政府就批准了华信国安俱乐部训练基地和四所足球学校的建设方案!”

        “厉害!”

        陈二公子不由得拍案叫好,孙祖杰明显是让华信变相囤地,那对郑总来说根本就没有损失,他当然不做声了。

        甚至于华信国安也落了一个大好处,随着西汉姆联出人意料的夺取欧冠,目前华国已经兴起了足球热。搞足球学校一定会非常受球迷的欢迎,孙祖杰甚至是光明正大的半卖半送了这些地。

        华信国安如此,其他的央企想和一些大人物必也会用种种方式补偿,那么搞来搞去,真正受到损失的就是利半城这群人和那些背靠京师市政府的地产商。

        可是前者是孙祖杰打压的目标,后者谁也不敢咂舌,从这个角度来说,孙祖杰确实有能量做好这件事。

        陈三公子想了想说道,“就算如此,孙祖杰还是会得罪不少人,他就不担心吗?”

        “他担心什么,他才多大,他也许可以被狙击五年,谁还能狙击他十年不成?目前他这一年龄段谁都不如他,他稳得很呢!”

        这就是目前孙祖杰最让人头疼的地方,他现在已经是京师府尹了,就算他十年后担任这个职务,甚至都可以说是年轻。

        京师府尹离中枢事实上也就是一层窗户纸的事情,如果没有绝对的理由,孙祖杰根本不可能被狙击,也就是说孙祖杰的上升事实上谁都挡不住。

        对于孙祖杰选择的目标,大家几乎一致认为他最合适,这种大势所趋的事情就很难办了。现在狙击他,顶多是拖延他上位的时间,却没有一个人敢说他不应该上位,这就是现状。

        “二哥,利半城就这么认输了?”

        “能怎么办,他再怎么折腾也不敢挡了丰汇的大事,这段时间利半城消停了不少。我听说他已经派人去京师,跟京师谈判把那几块地转让给京投了。”

        “真就这么认输了?不应该吧?”

        “铁相批准华夏银行与丰汇谈判,就表明了中枢的态度,利半城要是再不识相就是傻子了。真没想到中枢的态度这么快就明确下来,唉,也是,好不容易有一条脱困的好办法,当然要用好用足!”

        沉默了一会,陈三公子有些遗憾的说道,“二哥,孙祖杰这样做,我们损失很大呀!”

        “钱财身外物,何足道哉,我现在想得不是这个,而是孙祖杰的下一站。”

        “下一站?”

        “孙祖杰在京师这么大动干戈,谁都不怕得罪,我估计他心里也清楚,把事情干完了就要离开,然后让中枢换一个温和一点的人过来。可是孙祖杰到时候去哪里?中枢还是地方?”

        听到这里,陈三公子恍然大悟,“二哥,你说中枢想把他放到广南,不会吧?”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事情,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我宁愿他留在中枢当副相,也不愿意他来广南,惹不起呀!”

        “副相,不可能吧,他才多大呀?他现在就当了副相,其他人以后还怎么和他搭班子,我看下一届他入不了执委班子,那就不可能来广南。”

        “老三,你不要忘记了,广南执委进入班子也不过是这一届,并不是惯例,所以孙祖杰根本不需要一个执委头衔就可以担任广南执事。

        再说了,他毕竟在地方干得时间不长,完完整整的做完一任执事,再进入中枢,资历就再无缺陷了!”

        听到这里,陈三公子也慌神了,“二哥,他可不能过来,我宁愿跟铁相打交道,也不愿意跟孙祖杰打交道,这个人对咱们广南太熟悉了!”

        陈二公子悠悠的歎了一口气,“谁说不是呢?”

        【悠阅书城uu小说的換源app軟體,安卓手機需google play下載安裝,蘋果手機需登陸非中國大陸賬戶下載安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