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购买赌博app > 王妃从良王爷请指教 > 第二十二章 母女相见

    第二十二章 母女相见

    一秒记住【爱♂书÷屋 www.9cel.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梁城皇宫里,高大雄伟的宫殿里,西羌国的女皇端坐在自己的专属椅子上,听着几位臣子逐一汇报最近西羌国国内大大小小的事。

        女皇已经年近六十,头发花白,但是因为保养得宜,面容上看起来才五十出头,身上自带属于帝皇的威严,气势磅礴。即便年纪已大,但是在西羌国,女皇的威望却依然是无人能及,不管是百官还是百姓,对女皇都是十分的信任和尊敬的,女皇于他们而言就跟自己的信仰一样。

        底下的大臣在汇报西羌国各地发生的事,大殿里只听得到官员汇报的声音,异常的清晰,除此之外就找不到任何其他的声音了,肃穆中又带着一丝庄严。女皇时不时的点点头,却极少开口,若是听到有什么不妥的,也只是抬抬手下面的人便明白了。

        足足一个时辰之后才汇报完了,大家行了礼便要退下。

        “城主大人留下。”

        对此大家倒是没有觉得奇怪的,毕竟城主大人是女皇陛下的心腹这件事所有的人都知道,陛下也时不时的会留城主下来问话。

        “陛下。”

        女皇抬眸看了她一眼,然后随手将一件东西扔给了她,“去替寡人将人接进宫。”

        听到女皇的话,城主愣住了,反射性的抬头,连尊卑都忘记了,“接谁?”

        “糊涂东西,除了那个不成器的还能有谁?真是丢尽了寡人的脸,连皇宫都进不了,这样的皇女寡人要来何用?”女皇十分嫌弃的说着,但是眼里却闪烁着一丝可疑的光芒,似乎是高兴,似乎是心酸,似乎是感叹。

        城主的脸彻底的僵住了,半响才结结巴巴的道:“陛下的意思……陛下的意思是……是二殿下……”

        “嗯,可不就是这个没良心的,终于想起来要回来了。不过是越发的没用了,连皇宫都进不来,寡人怎么就生出了这么个没用的东西呢?行了,你赶紧去将人接回来,免得守门的人将她当刺客了。”女皇摆了摆手道。

        城主终于是反应过来了,双眼一亮,略微有些激动的道:“陛下,臣现在就去把二殿下领进来!”

        顿了顿又忍不住问道:“只是陛下,二殿下是什么时候回来的,臣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有收到?”太奇怪了吧,她可是一直都在关注二殿下的事情啊!

        女皇却没有说话,而是瞥了她一眼,城主一抖,连忙道:“臣这就去接二殿下。”

        宫门外,出宫的一些官员都发现了外面停着一辆不起眼的马车,难得见宫外竟然停了马车,大家经过都忍不住看了一眼,不过却没有多想。大皇女和墨王爷也看到了这辆马车,但是也没有多想,只是隐隐觉得有些奇怪罢了,不过这会儿两人心里都被其他的事塞满了,根本就没有心思去想别的事,所以很快就走了。

        所以两人根本就没有看到城主大人很快就走了出来,径自走向了那辆马车,神色激动。很快那辆马车就慢慢的驶入了皇宫,消失在了宫外。

        马车里,宇文伽南眼珠子不停的滴溜溜的转着,一会儿想掀起车帘子看看西羌国的皇宫是什么样的,但是又顾忌到这种行为似乎不妥,又忍了下来。一会儿又看着坐在她身边的娘亲,想要问问她一些事情,可看到她的脸色,她又打消了这个念头。

        娘似乎很紧张,一张脸一直紧绷着,上了马车之后更是直接闭上了眼睛,看似是在休息,但是从她不停滚动的眼珠子就能看出来她此时的心情了。若是这个时候她再问什么,娘心里恐怕会更加的不好受。当年的事虽然她知道得并不是很清楚,不过想也知道一定不是什么好值得回忆的事情。

        另外娘和外祖母这么多年没见了,或许现在也有一些近乡情怯吧!

        不过话说回来,她也不知道她那位从未见过面的外祖母是什么样的人啊。堂堂一国女皇,想来是极其威严,难以亲近的,会不会对她这个外孙女很挑剔啊?如果是这样的话她会很难办的,说感情吧,自然是没有什么感情的,可是到底是她的外祖母,娘的亲娘,作为晚辈还是要尊重长辈的。

        可如果女皇陛下对她非常不喜欢,想要故意为难她的话,她也不是白白挨打的人。就是怕到时候娘会伤心,希望这个女皇不是那种太难相处的人,更加别像凤歧国和西唐那两个为老不尊的皇帝那样才好。

        马车走得不紧不慢,宇文伽南坐在里面也看不到外面的景物,更加不知道马车要往哪里走,只能偶尔感觉到马车转了个弯,偶尔稍微的停顿一下。这样走走停停的走了半个时辰马车才终于停了下来。

        “到了,二殿下请下车吧。”城主站在马车旁有些恭敬的说道。

        车帘掀起,白朗月率先走了下来,看到熟悉的脸,城主情绪有些激动的看着她,眼里满是感慨,“二殿下可算是回来了,陛下她……”

        白朗月也喟叹了一声,“是啊,这么多年了,我终于回来了。母皇身子可还好?”

        城主忙点着头,“好着呢,陛下身体挺好的,不过偶尔也会有些不舒服,毕竟国事劳累,又……”城主不敢说女皇陛下年纪大了。但是白朗月明白她的意思,心里也愧疚不已。

        为人子女却多年不在父母身边尽孝,反而还让父母忧心,实在是不孝。

        “二殿下,那现在我们赶紧进去吧,陛下已经在等着了。就是陛下让下官去接二殿下进宫的,可见在陛下心里是一直惦记着二殿下的。”城主就要领着她往大殿走。

        “等等!”白朗月却叫住了她,然后转身望着马车嗔声道:“你还不下来在马车里做什么?”

        城主一愣,听到马车传出了一道年轻的嗓音,“就来就来,我的衣带子松开了。”

        话音才落就有一道湖绿色的身影探了出来,利索的从马车上跳了下来,然后头一抬——城主看到那张脸顿时失声惊呼道:“怎么是你?”

        这、这不是、不是那对去城主府威胁她的那对夫妻中的妻子吗?怎么会……可是看到站在一旁的二殿下,城主的视线在两人身上转来转去,然后脑里忽然灵光一闪,双眼一亮,激动不已的道:“二殿下,这难道、难道这是小郡主?”

        宇文伽南一听,懵了一下。什么郡主,难道她身上又要多一个称号吗?不要了吧,她觉得她身上的称号已经够多了。之前是宁王妃,然后是南平郡主,接着又是长公主,现在是太子妃……太多太多了,够了,真的够了。

        白朗月拉着宇文伽南的说笑着说道:“是啊,这是伽南,是我的女儿,当年离开西羌国之后才生的,以前一直在凤歧国长大。”

        城主看着宇文伽南的眼神立刻就变了,变得很是灼热,像是看到骨头的狗——咳咳,她是真的不想这么形容的,但是这城主看她的眼神,她心里第一反应想到的就是这个。宇文伽南觉得这城主似乎变得有些奇怪了,差点让她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陛下知道二殿下有了一个女儿一定会非常高兴的!”而且这个女儿似乎还很优秀的样子!

        她对二殿下的事并不是很清楚,只知道还活着,但是没想到还有一个这么大的女儿了。陛下知不知道这件事?

        提到女皇白朗月深呼吸了一口气道:“进去吧。”

        城主在前边带路,白朗月落后了一步,然后低声对宇文伽南说道:“待会儿进去看到你外祖母你不用怕她,她是女皇,看起来确实是有些严厉和威严的,不过你外祖母人很好的,你不用怕她。若是她问你什么,你照实回答回答就是了。不过娘知道你一向聪明,想来也不会难倒你。”

        “娘,你放心吧,我知道怎么做。你女儿我可是见过大世面的人,怎么会怕一个老人家呢?”宇文伽南就差拍着胸口保证了。

        “是,娘知道你最厉害了。”

        和女儿说着话,白朗月的眼睛却始终紧紧的盯着前方越来越近的宫殿,连她自己都没有察觉到自己握着女儿的手越来越用力了,因为紧张,害怕。当然了,也有期待,对于自己的母皇,白朗月心里也是十分想念的。

        宫殿伺候的人几乎都已经屏退了,只留下了女皇信任的人,但是个个却都低垂着眼眸,并不敢抬眸多看一眼。白朗月看着眼前熟悉的宫殿,一时间脑海里翻飞着过往无数的画面,都是她从小到大和母皇一起的画面,越是这样心里也越是酸涩,越是觉得自己不孝。

        当年,或许她应该尝试另外一种方式,而不是那么激烈的和母皇对抗,让母皇伤心,自己也白白吃了那么多年的苦。

        从台阶上慢慢的往上走,越是往上,宫殿里的一切就看得越清楚,高位上端坐这的人如此熟悉。

        白朗月的眼泪差点就忍不住落下,可是想到母皇的性子,她又忍着了。

        “儿臣拜见母皇,惟愿母皇身体康健,长命百岁,青春永驻。”白朗月拉着宇文伽南跪了下来行了一个端正的大礼。

        宇文伽南没说什么,只是跟着照做了。

        女皇愿不愿意认她这个外孙女还说不准呢,她就先不要急着攀关系了。

        女皇目光沉沉的看着跪在中央的两个人,视线先是落在白朗月身上定定的看了一会儿然后才转到宇文伽南身上又定定的看了一会儿,眸色似乎闪了闪,却没有说话。

        她不说话,白朗月也不打算起来,就维持着行大礼的样子跪趴在地上。

        良久之后宇文伽南才听到一声很威严的女声,有些冷淡,“你还记得寡人是你母皇。”

        “儿臣不敢,在儿臣心里一天都未曾遗忘过母皇。”白朗月道。

        女皇冷笑了一声,“一天都未曾遗忘过寡人,为何一去就是十几年二十年!”

        白朗月无意为自己狡辩,“是儿臣不孝。”

        “哼!”

        跪了好一会儿之后女皇还是没有叫她们起来,宇文伽南觉得自己的膝盖有些麻木酸痛了,她自觉的动了动,这细微的动作却还是落在了女皇眼里。

        “这便是你和宇文雍那登徒子生的女儿?”

        嗯?登徒子?她父王吗?堂堂摄政王被人说是登徒子?女皇陛下是有多嫌弃她父王啊!

        白朗月这会儿才抬起头来,笑着说道:“母皇,这是伽南,是我和阿雍的女儿。对了,伽南也生孩子了。”

        女皇听到她这话似乎来了兴趣,问道:“哦?她生孩子了?是女儿还是儿子?”

        “是儿子。”

        宇文伽南发誓她真的看到了女皇陛下在听到她生了一个儿子之后脸上闪过了失望的表情。

        父王被嫌弃了,天佑也被嫌弃了,凤明阳会不会也被嫌弃?

        女皇这个时候才看到她们还跪着似的,瞥了眼她们终于大发慈悲的道:“起来吧,跪着做什么,待会儿该说寡人刻薄了。”

        “母皇说笑了,儿臣这么久不曾尽孝过,只是跪那么一小会儿而已,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伽南就更不用说了,身为晚辈,给长辈行礼也是应该的,伽南,你说是不是?”白朗月扯了扯自己的女儿。

        宇文伽南点着头,“应该的,应该的。”

        女皇微微拧着眉头,一双凌厉的眼睛挑剔的看着宇文伽南,“这孩子怎么看起来有些傻愣愣的?”

        宇文伽南一脸懵逼:“??!!”

        “母皇,伽南聪明着呢,可能是第一次见母皇,所以有些紧张。”白朗月忙为自己的女儿正名。

        “是吗?”女皇似乎很怀疑。

        过了一会儿女皇又开口了,不过听起来像是在找茬,“怎么不见姓宇文的登徒子?是不是不敢来见寡人?”

        宇文伽南听了暗暗吐槽,就您这嫌弃的样子,谁敢来见您啊,陛下。

        “咳咳,儿臣不敢私自带阿雍进宫。”

        女皇又重重的哼了一声,“不敢?你当年可是很敢,还敢跟着他私奔了,你还有什么不敢的?”说着说着女皇突然大怒,厉声说道。

        白朗月立刻又扑通一声跪了下来,“母皇息怒,这件事是儿臣的错。”

        听到她二话不说就认错了,而且还说当年是她错了,女皇都不禁愣住了。

        “你、你说什么?”

        白朗月直视着女皇语气态度认真的道:“母皇,是儿臣错了。儿臣不该那么冲动,任性。明明还有其他更好的办法,可是儿臣却选择了一个最不该,最愚蠢的办法。不但让母皇伤心失望了,还连累了自己,连累了孩子。所以是儿臣错了,当年母皇并非不喜欢阿雍,只是担心儿臣被骗,可是儿臣却不听劝告,固执己见,害人害己。”

        女皇万万没有会听到她说出这么一番话,以至于脸上都露出了惊讶意外之色,愣怔的看着这个已经二十年不见了的女儿。她还是一样,却比二十年前多了几分成熟,身上的张扬之气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沉稳。似乎是身上的锐气都被磨掉了,变得圆润。

        她长大了,而她也老了。曾经还以为她们母女这辈子都再没有相见的机会,没想到终究是老天待她们不薄,给了她们再见面的机会。

        女皇神情复杂的看着她,良久才终于叹了一口气,语气也终于缓和了下来,“知道错就好,寡人还当你要一辈子当头倔驴,听不进别人的话,要一头撞死在墙上。看来你这二十年来也没算白活,起来吧,当着孩子的面,也别动不动就跪了,这孩子估计要以为寡人刻薄你了。”

        宇文伽南立刻甜甜的笑了,“哪里会呢,伽南知道陛下其实心里是疼爱娘的,才不会刻薄娘呢。不然的话也不会让城主大人去接娘进宫了。”

        女皇闻言顿时眼一瞪,有些被人拆穿的羞恼,“寡人是担心她离开这么久,没有信物,连宫都进不了,在外面丢人,所以才让人去接她的!你懂什么!”

        宇文伽南很是敷衍的点着头,“是是是,陛下是担心娘进不了宫,会在外面被人嘲笑,所以才让人去领进宫。”

        “你这孩子……看看你都交出什么样的孩子来了,第一次见面就和寡人顶嘴!”女皇气不过的冲着白朗月发火了。

        “母皇不要生气,伽南就是这样的性子,以前阿雍也没少让她气得直跳脚。”白朗月笑着道。

        听到白朗月的话,女皇眼睛微微一亮,“哦?真的?”

        “自然是真的了,每每被伽南气得直跳脚,阿雍都无可奈何,只能只干生气,然后独自找地方撒气,从来都是拿伽南没办法的。”

        “好好好,不愧是我西羌国的女儿!”女皇立刻赞扬道。

        宇文伽南嘴角一阵抽搐。陛下您这脸变得可真快呀。

        她算是看清楚了,大概是父王不好,陛下就觉得好了。陛下心里到底是有多不喜欢父王啊,难道仅仅是因为父王把二皇女拐走了?

        ------题外话------

        气得脑阔疼,没遇到都不知道世界上还能有这么奇葩的人,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