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购买赌博app > 复国 > 第321章 浑水摸鱼

    第321章 浑水摸鱼

    一秒记住【爱♂书÷屋 www.9cel.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悠阅书城app,免费看小说全网无广告,ios需海外苹果id下载】

        皇宫中,小赵太后坐在后花园上,微微闭着眼睛,背后是最贴收的宫女叶子。叶子和普通宫女不一样,她来赵家,和小赵太后一起长大,名义上是主仆,情分上却是姐妹。

        当今陛下林宗训正在和一名禁军军官练剑。此名军官叫宫达,是少林派剑术高手。艺成之后,他持剑闯荡江湖,不料得罪了登州的私盐贩子,私盐贩子发出了高额悬赏,引得数十名江湖好手和不少官差疯狂搜捕宫达。

        面对群狼,饶是宫达武艺高强,也被追得鸡飞狗跳,此时正逢高平大战结束,禁军张榜招募江湖好汉,被私盐贩子们追急了宫达一咬牙就投了禁军。

        战争中中武官升官总是比和平时期要快,机会也多,宫达武艺高强,为人忠义,很快就和杨光义、马仁禹等人一起,成为了林荣身边英姿勃勃的供奉官。北伐大战之时,林荣特意把宫达留在了宫中,成为了皇宫中亲卫统领。

        解决了唐门子弟以后,侯云策便升了宫达的官,让他担任了水军左厢副都指挥使,不露痕迹地把宫达调出皇宫。

        此次宫达是以小陛下武术教头的身份重新进宫,这是小赵皇后一再坚持的结果。

        秋天已有些凉意,北风还没有正式光临大梁城,可是不知东南西北的乱风已经很有凉意,宫达穿着习武人常穿的短衣,结实的手臂露在了外面,一粒粒汗珠藏在了浓重的汗毛之下,散发着浓重的男性气息。

        宫达和林宗训都是用的木剑,以防误伤。林宗训全力进攻,宫达随意挥动木剑,轻松化解了林宗训的进攻。

        林宗训生于广顺三年八月,刚刚满过八岁不久。他的身高比寻常家的子弟要高过不少,可是毕竟年龄小,所用的木剑相较之下即轻又短,根本无法突破宫达的防线。

        宫达醉心于武艺,见到柴宗训的攻势减弱了,大声道:“快,还要快。不能停下来,快点。”

        林宗训小脸已经通红,手臂醉软。他咬咬牙齿,提起木剑,又向宫达刺了过来。宫达守了几剑,突然手腕一翻,木剑敲在了林宗训的手腕之下。林宗训手腕吃痛,木剑掉落在地。他抱着手腕,看了坐在旁边的小赵太后一眼,满腹委屈,眼泪水禁不住流了下来。

        看到陛下流泪,宫达这才醒悟过来是在和当今陛下过招。立刻抛剑跪在地上,不过,他也不是很担心,因为训练之时。陛下也不知流过多少眼泪水。

        小赵太后仪态万千地站了起来,温柔而严厉地看了林宗训一眼,道:“宗训,你是男子汉,永远不能掉眼泪,把剑拿起来。”

        她又对宫达道:“宫先生请起来,你是陛下的先生,不必下跪。以后练习也不能留情。现在练得越狠,以后就越安全。”

        宫达站起身,面呈坚毅之色,道:“太后放心。只要几年时间。陛下就长大了,定然如先帝一般英明神武。”

        这句话正好说到了小赵太后的心坎里。她眼角有些湿润,心道:“不知能否给宗训几年地时间。”

        宗训虽然不是小赵太后的亲生儿子,可是宗训是大姐和先帝的儿子,小赵太后没有儿女,又从小看着宗训长大,在内心深处,早已把宗训当成了自己的亲生儿子。此时,诺大的皇宫内,虽然人人都对他们母子俩敬若神明,可是她心里明白,这皇宫内敬的是皇位,而并非是他们相依为命的母子俩。

        小赵太后眼神有些矇眬,藏着一丝雾气。她望着满身是汗,强忍着眼泪的倔强男孩,猛然间又想到那可怕帖子,惊、怒、急、怕,各种情感纠集在一起,让她有种虚弱之极地感觉。

        宫达见小赵太后不说话,也就保持着一个恭敬的姿势。

        过了良久,小赵太后抬起手,她的手指和赵皇后、赵英的极为相似,修长、灵敏、细腻,低声说道:“今天就到这吧,明天准时过来。”

        宫达迈着大步走后,小赵太后取过一张手帕,细细地为宗训擦了擦额头上汗水,她在心中叹道:“宗训,你快点长大吧。”

        小赵太后心绪不宁地到寝宫,乱其心者,是今日早上收到的一个帖子,帖子锋芒直指侯云策,只罗列了一条罪名拥兵自重,而在大武以后数十年间,拥兵自重就和造反没有什么区别。

        小赵太后的父亲是卫王赵辉,卫王是军将出身,在军营时间相当长。她从小和姐姐们一样,都喜欢扮作少年郎在军营出没,对军中之事并不陌生。柔中带钢,是赵家女子的特性,这也是赵家女子总能获得如林荣、侯云策这样英武男子青睐的重要原因之一。

        小赵太后最初见到这个帖子的时候,并不相信其真实性,姐夫侯云策给她留下了极为良好的印象。可是从帖子上看:黑雕军收服了党项房当部和颇超部,和位于阴山一个奇怪部落关系密切,接收了沙、瓜十一州大量的大武人,实有兵力超过四万人。而且,黑雕军在灵州还烧石炭大量炼铁,设立了无数铁器营,其实力远远超出了附近几个节镇。

        帖子内容十分详实,军营的位置,各军将领的名字和所辖兵力,各个铁器营生产的军械种类、数量,无不应有尽有。

        看完帖子,小赵太后就如晴天被雷电击中,她不愿相信姐夫侯云策会处心积虑地拥兵自重,侯云策向来是小赵太后最为厚实的靠山,如今这个靠山转眼间成为了血淋淋长刀,让小赵太后心智大乱。

        清醒过来的小赵太后明白,即使姐夫侯云策真的拥兵自重,当前也必须依靠着他。林荣驾崩得太早太突然,她们孤儿寡母除了皇帝和皇太后这两个称号,没有任何值得信赖的力量。

        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上,实力,决定一切。

        小赵太后慢慢地到了有些阴暗的宫殿,坐在硬实的胡椅上,扬起细细的长指,轻轻地摇了摇,缩在角落里地几个宫女和太监缩手缩脚地走出了宫殿,只是叶子悄悄立在一幅帷幕之后,在角落里静静地看着小赵太后。

        对着空无一人的大殿,小赵太后双手捂住眼睛,任泪水痛快地流畅,也不知过了多久,胸前衣服全部被泪水打湿。

        她默默地坐在阴沉沉的大殿里,直到前胸地衣服干透,才站起身,取过一个没有任何装饰的木盒子,里面有很多小方格,装的都紫雪、红雪、面脂、口脂、澡豆等化妆品,这些化妆品在大梁很是流行,凡是稍有薄产的家庭都为娘子备有这些化妆品,只是这些寻常的化妆品分为了十二个等级,最高等级和最低等级相差何止千倍。

        小赵太后用的就是顶级的化妆品,一般贵妇也不能。她不喜欢宫女们为她化妆品,每当自己坐在明亮的铜镜前,在精细、繁琐的动作中,才会忘记她是一国之太后。

        等到小赵太后重新抬起头来,叶子蹑手蹑脚地走到了身边。

        “画得好吗?”

        “好。”

        小赵太后有些敏感地皱了皱鼻子,道:“还有几件奏折?”

        “两件。”

        小赵太后随意地道:“把陈先生请过来吧。”看着叶子的背影消失在大殿,小赵太后突然想起一件事情:陈子腾是从灵州过来的。

        当陈子腾出现在小赵太后面前,带着惯常那种隐隐有些满不在乎的微笑,还有隐隐的男子汗水味道和淡淡的墨香。

        小赵太后看奏折时总喜欢席地而坐,把一份奏折摆在茶几之上,然后看着陈子腾很潇洒地拟圣旨,这种感觉让小赵太后很是宁静,发自内心的喜欢这种感觉。

        不过,早上收到的可怕帖子,这种美好的感觉被破坏掉,就如正在欣赏一株盛开的鲜花,不料看到鲜花底部正好有一堆黄乎乎的大便。

        小赵太后把奏折放在茶几之上,用胳膊撑着下巴,这是一个很随意又很诱惑人的动作,陈子腾虽然风流潇洒,可是面对着小符太后优雅的姿态和如花如玉的面容,还是禁不住悄悄地咽了咽口水。

        小赵太后突然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陈先生是灵州人吧。”

        里奇诸子来到大梁时,尽量掩去了里奇部的痕迹,均是用的灵州仕子身份,这个身份经过灵州官方核实,合法、有效,当然,若有心人去追查这些身份,也能瞧出些蛛丝马迹,里奇诸子均来自被党项房当人屠村的六、七个村落,可是这几个村落实然间出现如此多的饱学之士,完全合法却完全不合情理。

        “是的,我是灵州人。”

        小赵太后没有继续追问,只是指着奏折道:“虎捷军都指挥使向训生病多日,范相提议由杨枢密使暂时兼任虎捷军都指挥使,杨枢密是忠厚之人,带兵有方,我看就允了吧。”

        陈子腾心中“登”地跳了一下,这两份奏折,一份是范质的,一份是侯云策的,都是针对虎捷军都指挥使,若按往常,小赵太后必然会同意侯云策的奏折,今日是第一次同意范质的奏折。

        “一定发生了不同寻常的事情。”陈子腾神色不变,仍然潇洒地运笔如飞。

        从青州到大梁,官道甚为平整,但是距离着实不近,十多名骑者看到大梁城蜿蜒的城墙之时,已是浑身疲惫。众人都多次到过大梁,十分熟悉道路,他们纵马来到望乡台下面的泉水边,翻身下马,凑在泉水边就是一阵猛喝。

        望乡台是旅人到达帝都大梁最后的一处歇脚点,在这里既可以歇脚,又可以喝泉水,更重要的是近乡情更怯。在这望乡台里,不知有多少失意人或得意人在整理着自已的情绪,然后才向着帝都出发。

        泉水边,一位年长者端起了水囊,长长喝了一口。一位中年人取出一个可以折叠的小胡椅,利索打开。老者就安然地坐了下来。虽然经过了长途旅行,他一身衣服仍然是一尘不染,这倒不是他有什么特别的法术,而是因为每到一地,总要换一身衣服。

        老者看着低头用泉水洗脸的公孙夫人,夸了一句:“公孙夫人,你的骑术真是不错啊。”

        公孙夫人就是公孙维扬的夫人,公孙维扬接连升官,公孙夫人在崔家的地位也是直线上升,就连崔家老族长对她的称呼也变了,由“崔小妹”改称为“公孙夫人”。

        公孙娘子是乐观豁达之人,见了侯云策这等重臣都能据理直言,对这位族长也是毫不畏惧。当然,毫不畏惧不等于放肆,当年的崔小妹、如今的公孙夫人,向来是对这位一心致力于崔氏家族崛起的老人充满了敬意。

        公孙夫人见崔族长水囊已空,便笑着接过来水囊,道:“族长,我在环县过了十几年,环县穷山恶水,不远处就是党项人。我这骑术就是在环县练出来的。”

        “真是女中豪杰。”崔族长简短地又赞扬了一声,闷头喝了几口水,又道:“看来老天对我们不薄,让崔氏家族最困难的时候遇到了侯云策。”

        当年崔小妹因为被退婚,无奈之下嫁给了白丁公孙维扬,没有想到,白丁公孙维扬居然中了进士,大家还沉浸地兴奋之中时。他这个进士就到了环县,而且更为的倒霉是,他居然在环县一呆就是十几年。

        正在崔氏家族要把公孙维扬和公孙娘子淡忘的时候,突然峰路转,公孙维扬遇到了侯云策,不仅从环县调了山东,还由县令升为别驾,又升为了青州刺史。公孙维扬这个老资格进士,终于在职级上赶平了绝大多数同年。

        崔氏家族也顺着这条线,派出了最优秀的崔氏子弟,进入大梁城。公孙夫人的弟弟崔正,更是一跃而成为了皇宫统领。这一系列魔术般的变化。让崔氏家族燃起了恢复往日荣光的机会,

        而魔术制造者,就是崔族长相要去拜访的权相侯云策。

        崔氏族人的大梁之行,早已由封沙安排妥当。崔氏一行极为顺利地进入了大梁城。

        自从澶州案发之后,拜访侯相的官员如过江之鲫,崔家族长和公孙夫人就如寻常的官员一样,递上名刺,等着侯相能抽空接见。

        在见外臣这方面,侯云策的风评极好。他的精力明显比其他几位宰相要强,每天一般接见三批外臣。每一批外臣约为五到十人,侯云策从翰林院请来了一些低职翰林,专门在侯府记录和各地官员的谈话,由此整理出各地情况,这些情况全部转给了飞鹰堂,由飞鹰堂结合自己掌握的资料,对各地的实情作出基本判断。

        崔氏家人一行六人就混在一群等候接见地官员里,毫不起眼地走进了侯府。

        崔族长心中热切盼望见到侯云策。执礼周到。另一方面又竭力保持着百年大族的尊严,这样一来,谈吐风趣的崔族长反而言行拘束,而另外几名崔氏族人更是正襟危坐,拘束得紧。

        公孙娘子眼见着崔族长吞吞吐吐,而侯云策并不怎么说话,就笑着道:“侯相,这次到大梁,我特意带了一些风干的野羊肉,这些野羊肉全部是环县北部出产的,味道甚为地道,只是这些山野之物,不知侯相能否瞧得上眼。”

        当初在环县,县令公孙维扬为了招待侯云策,把公孙娘子爱犬杀掉红烧,公孙娘子为此追到院子来破口大骂,不过这一骂也就结下缘分。

        这件事情,仅仅过去了两年多,侯云策想起来却觉得已是很遥远之事,他听到公孙娘子说起往事,露出了笑容,道:“公孙使君现在还做诗否?”

        公孙娘子笑着摇头道:“俗话说,江山易改,本性难易,郎君现在虽说是刺史,还是喜欢在空闲时间,和那些狐朋狗友一起呤诗作画。”

        “有资格和刺史在一起,都是有身份之人,怎么会是狐朋狗友。”

        公孙娘子脸上露出鄙视地神情,道:“在环县之时,郎君和他们那些读书人成天苦中做乐,到青州以后,环县那些读书人竟然巴巴地赶到了青州,就住在我们家里了。”

        崔族长听到公孙娘子和侯云策说闲话,表情也自然一些,他道:“公孙先生富贵不忘旧友,是真性情。”

        侯云策点头笑道:“崔族长说得好,现在许多人能同苦却不能同甘,公孙使君能和旧友同苦共甘,人品自然是极好,这样的人当崔家的女婿做是合格。”

        随意聊了一会,气氛也就融洽了。

        侯云策和崔族长两人进了会客厅旁边的一间房屋,把崔氏族人和公孙娘子留在了一旁。侯云策和崔族长走了一会,一个使女走了进来,向着公孙娘子行了一礼,道:“公孙夫人,赵娘子请你到内院。”

        赵娘子和公孙夫人可谓一见如故,手拉着手,就如多年未见地老朋友一般。

        赵娘子夸奖道:“崔统领可是一表人才,不少世家都想把女儿嫁给他,我的耳朵已经听起茧子了,可惜,若我家里还有妹妹,一定要嫁给崔统领。”

        公孙娘子心中有一股热流奔涌,赵家可不是一般之人,六个女儿,两个成了皇后,是货真价实的皇亲国戚,眼前的这位虽说不是皇后,也嫁给了当朝宰相,她有些言不由衷地道:“赵娘子如此说,真是折杀崔郎了。”

        公孙娘子从后院出来的时候,已是日落山头,崔族长已带人离开了侯府,只留下一位中年人候着公孙娘子。崔氏虽然没落,可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崔家在大梁还有一些产业,也有好几个院子,这些院子都是数十年前的产业,早已和大梁城融为了一体,崔家这几人进了院子,就很少出来。

        在范府后院,范质和谋士朱恬一边下围棋一边聊天。

        “哼,人心不古,真没有想到这些人是这样的嘴脸。”

        范质把一张纸片放在桌上,不耻地摇了摇头,这张纸片记录的全是近期到过侯云策府上的大臣,有外地进京的刺史,也有六部的官员,范质任宰相多年,以前这纸片上一半的官员都是范府的常客,可如今,这些官员也成为侯府的客人。

        朱恬神情安静,淡淡地道:“墙头草,就是这样随风倒,范相不必生气,若是风向不对,这些人立刻就会变化方向。”

        “朱先生,你说侯云策到底想干什么?”

        朱恬沉默了一会,道:“侯云策在沧州出现得很突然,凭他的能力,定然非泛泛之辈,这就很值得玩味。下一份帖子,就可以从他的出身做文章,我们就说他是幽州的契丹人。反正侯家除了他皆被灭族,死无对证。”

        “侯云策是契丹人,这也太离奇了,恐怕没有人会相信。”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侯云策府中就有一位渤海女子,他在西北还养着另一个有身份的胡女。渤海灭国以后,族中女子多为契丹人所掳,帖子一出,侯云策就是长了八张嘴也说不清楚。最妙地是,侯云策还根本没有地方去说理。这样一来,他拥兵自重的含义就又有变化,这就不是中原人内部的事情,而是涉及契丹人的国事了。”

        朱恬展颜轻笑:“黄河边上有句俗语,叫做黄泥沾有屁股上,是屎也是屎,不是屎也是屎。”

        范质笑着笑着,脸色静了下来,道:“侯云策在郑州之时,不过是一名小小的防御使,他从那时就开始造兵器,难道,他那时就想着要造反吗?”

        朱恬脸上也有一丝疑惑:“这一段时间,我天天都在琢磨侯云策,从沧州、郑州到秦州、灵州,侯云策就忙着做两件事情,一是训练军队,另一个就是造兵器,私造兵器是大忌讳,侯云策其实是在沧州就开始着手此事,窦田等工匠,就是在沧州招纳的。这说明,侯云策从到了沧州就有了明确的目标。”

        朱恬站起身来,在原地转了转,道:“发帖子之时,我是纯粹想诬陷他,可是看这些资料,越看越心惊,若不是真想谋反,很多事情就说不通。

        范质和侯云策有争议时,皇宫总是偏向于侯云策,而第一道帖子出现之后,皇宫第一次偏向了范质,让杨光义成功地当了虎捷军都指挥使。

        范质冷笑道:“赶忙再发一道帖子,就说侯云策是契丹人,把水弄浑了再说。”

        【悠阅书城uu小说的換源app軟體,安卓手機需google play下載安裝,蘋果手機需登陸非中國大陸賬戶下載安裝】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