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购买赌博app > 民国草根 > 第三百五十四章 斡旋

    第三百五十四章 斡旋

    一秒记住【爱♂书÷屋 www.9cel.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悠阅书城app,免费看小说全网无广告,ios需海外苹果id下载】

        就在邵年时想着是不是背上孙先生还能跑的快一些的时候,就见到一辆黄包车正从弄堂的那一头朝着他们所在跑过来。

        喜得邵年时对着那车夫一阵大叫:“车夫,车夫,这里有一位急客!”

        引得站在巷子口的车夫一愣,跟着就迎头往他们这里跑了两步,可是在见到了他们身后还追了一队人了之后,就有些犹豫,竟是想着转过头去,向另外一条弄堂中转去。

        “车夫!我给你高价!我给你五块大洋!只求你拉这位先生就好!”

        也就是这一句话,让那位车夫右转的脚步停了下来,也就是这么一停,就让他看清楚了朝着他跑过来的客人,竟是他不久前拉去上海百货公司的那个好心的老板。

        现如今他这才来上海多久啊,就碰上了这么一群小赤佬找麻烦。

        作为一个热心的上海市民,能帮一把就帮一把吧!

        只是看着对方来势汹汹的模样不像是他一个小车夫能管的。

        旁的不说,先把人救下来再说。

        也就在此时,邵年时已经扶着孙先生跑了过来,在见到了这车夫的面容了之后,还十分开心的叫了一下:“啊,是你,真是有缘!多谢兄弟拉我先生一程了!”

        说完,邵年时就将孙福元先生给扶上了黄包车,为了不拖累车夫带着孙先生快跑,邵年时与臧克加二人都没有同乘此车。

        “你拉着先生快走!”

        “现在情况紧急,我给不得你钱,你将先生拉到法租界边上的初家商会会馆之中。”

        “与姓高的管事的一说,他自然就会将此次的酬劳付给你了!”

        说完邵年时就往那车夫的背后轻轻一推,拉着臧克加往另外一条截然不同的弄堂跑去。

        为了避免让身后的那群帮会人士追错了方向,邵年时还特意在弄堂口的所在朝着身后招呼了一把:“嘿,追不着俺们,小短腿!”

        说完,这才往黑漆漆的小弄堂中一钻,继续开启他逃跑的旅程了。

        这一嗓子的挑衅,可是气着了那些牛气哄哄的帮会兄弟。

        平日里他们在街面上都是横着走的人物,哪里有人像是邵年时这般的尊严践踏?

        他们也顾不得被追的人已经分成了两队,只是朝着那个更可恨的邵年时的所在追去。

        也正是因为邵年时不溃余力的吸引火力,才让拉着车的车夫能够顺利的逃脱。

        待到这车夫将孙先生拉出这条弄堂的时候,身后早已经没了相遇时的追兵了。

        “小兄弟,这初家商会离这里近不近啊?”

        车夫有些犹豫:“还是有些距离的,先生是怕您的两位朋友有危险吧?”

        “唉呀妈呀!先生咱们还是别聊了,这后边还跟着一个人呢!”

        车夫的脚步刚松下来,转头应承孙先生的话语的时候,却见到车后有一刀寒光闪闪的西瓜刀片朝着他们砍来。

        他当下拔脚往前一窜,跑的愈发不敢停了。

        却见到身后那位追砍的并不曾放松,反倒更是气急败坏了。

        “你这个老头肯定是主谋!我盯梢的时候看的最多的就是你!”

        “别人都被刚才那个小子给骗了,我可没他们那么蠢!”

        喊这话的正是发现臧克加与孙福元不是初来上海之人的那个机灵的小弟。

        他得了大哥的命令,要追也是盯着最有嫌疑的人猛追啊。

        当别人都在追赶邵年时的时候,他却不忘初心的追着孙先生。

        现如今可不就趁着他们松懈,追到了屁股后面了嘛。

        现在也别说什么送到初家商会去报信求救了。

        孙先生跟拉车的车夫两个人的小命能不能保还是个问题了。

        就在这一危急关头,这老实憨厚的车夫一咬牙,竟是再一次将车子改了一个方向。

        他朝着一条窄的有些吓人的小弄堂中一钻,一边跑着一边还朝着两边嚎着。

        “阿强哥,阿真哥,救命啊!”

        “我是阿荣,有人要砍死我呢!”

        这声音托的老长,一声后过,在巷子中传出去很远。

        听得那追在后面的社会人心中冷笑一声。

        这破烂的巷子,怕是连个人都没有吧……

        就在这小帮众得意的要将手中的大刀往下砍去的时候,却见这话音落后,这弄堂之中竟是啪啪啪,接连的亮起了煤灯。

        那弄堂最深处一处大门成为了出人的起点。

        随着每一扇们吱呀呀的被推开,就会走出来一个手拿短斧,身着短打的彪悍的汉子。

        他们也不用人组织,竟是汇合成了一支队伍,直奔着求救的车夫赶去。

        两侧门边处又被家人们插上了火把,点着了灯笼,不过是一瞬,这黑漆漆的弄堂竟然变得灯火通明了起来。

        也就是这个时候,这小喽啰看清楚了这群胆肥的人到底是谁……

        他惊悚的刹住了追击的脚步,颤抖说到:“你们,你们是斧头帮的……”

        “啊!”

        “是青帮杜月生手下的杂碎们,兄弟们砍死他!”

        “杀啊!!”

        “嗷!”这小喽啰惨叫一声那是扭头就跑啊。

        真是开玩笑呢,斧头帮的王老大,是差点将他们真正的老大的头给砍下来的狠人。

        这群下里巴人,是真的敢要了他的小命的。

        ‘哗啦啦’

        这一追一逃的人,瞬间就追出了巷子。

        只剩下名为阿荣的车夫与孙先生站在巷子的正中央,平复受惊的心灵。

        “阿,阿荣,那些人是谁啊?”

        到底是见过风浪的先生,孙福元竟是率先开了口。

        总算是回过神来的车夫却是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后脑勺回到:“那些人都是住在我家附近的街坊,我们几个都是一起长大的兄弟。”

        “家里条件不好,早早的都出来讨生活了。”

        “我叫出来的那几个帮忙的,都是平日里很厉害很有威望的。”

        “先生您瞧,对方再厉害不也只有一个人嘛?”

        “我们现在应该算是安全了!”

        阿荣说完了这些话,将呼吸给调整的平和了,步伐转成小跑,就拉着车继续往初家商会的所在跑去。

        至于那位豪爽的客人的安危,真是有些对不住了,他一个小车夫,能做的也只有这点帮助了。

        要说这邵年时也真是一个狠人,他进了那巷子之后,拉着臧克加专门往那亮堂的地方跑去。

        邵年时知道,越是地形复杂的小巷,他们死的越会凄惨。

        若是能跑到大街上,利用人流的对冲外加上巡警的帮忙,多半就能逃出升天。

        到了这个时候,个子高,体能好就真成了保命的良药了。

        邵年时拖着臧克加愣是从小巷路段之中跑了出来。

        他见着哪里繁华就往哪处冲去,终于是惹得那些手持利器的人有所顾忌,不再敢在大街上尾随他们了。

        没办法,这灯红酒绿的夜上海,可是不少富家子弟与各界名流夜晚娱乐外出的所在。

        突兀的,大街上出现了一群拎着西瓜刀的人,就没见识过底层人生活的所谓的上层人士,他们的心里又怎么能舒服了。

        几个妙龄女郎几声惊叫,就有人吵吵着找路边的巡警过来好好管管了。

        “妈的,我们走!算这两个小子幸运,咱们回去跟老大说说,那边不还堵着一群呢嘛?”

        “好歹是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的。”

        这群人骂骂咧咧的走了,邵年时跟臧克加总是能从破风箱的状态中回转了过来。

        他们一个个的弯着腰,顺着气,却是没放下担忧,呼哧带喘的商量了起来:“现在怎么办,孙先生应该是安全的,我们两个去初家商会跟先生汇合?”

        臧克加却没邵年时那般的乐观:“那俞先生他们要怎么办?年时你能不能想办法救上一救?”

        邵年时却是有了一些想法,但是这一切都要基于他们抵达到了初家商会的会馆后再说。

        正好,现在正处闹市,他们可以叫上一辆脚快的黄包车,让他们更快的抵达目的地。

        要说这年轻人腿脚就是灵便,待到邵年时与臧克加抵达到了初家商会的所在的时候,同样也逃过一劫的孙先生也才刚到不久。

        三个人将刚才惊险的过程简单一诉之后,就开始商量如何去营救还在印刷厂的同胞们。

        到了这个时候,还是要依靠初家老爷的力量。

        讲真的,人到用时方恨少,邵年时也曾踌躇满志的认为自己已经成为了朋友遍天下的能耐人的。

        但是在真正碰到事儿了之后,他却依然只能凭借着初家老爷的人脉给予自己帮助。

        这商会里边就安装着专线电话,直接连通济城的初家大宅。

        正巧今日抵达上海,本也是保平安的日子,邵年时才把电话打过去,自己的准岳父初老爷就将这电话给接了起来。

        在听说了他们在上海的遭遇了之后,初老爷甚至都没有想什么迂回的方式,就给了他一个人的联系方式。

        “你去找他,不要理那个黄金荣,杜月生的,他是跟在五省联帅身边的第一副官。”

        “这样的小事儿,你只要去一个电话,立马就给你解决了。”

        邵年时惊讶于自己准岳父的人脉,手下却是不停的将这通电话给打了过去。

        对面那边的人听说了邵年时的身份,只让他等了片刻,就替他通传了邵年时想要找到长官。

        最让邵年时讶异的是,对面的那一位的电话接的还挺快。

        在听说了邵年时所为何事了之后,甚至都没有打一个磕巴,就把这事儿给应了下来。

        等到邵年时这边挂了电话,总不过才十几秒的工夫。

        几个人坐在初家商会的客厅之内,对着一部电话面面相觑起来。

        他们也没想到的是,电话那头的人在跟他们通完话了之后,是立刻就把事儿吩咐了下去。

        只不过几个来回了之后,几队荷枪实弹的沪上守备队的士兵,就朝着码头的所在赶去。

        听长官吩咐的事情已经过去有一段时间了。

        他们想要营救的人员说不定正在被挟持的路上。

        这些个正规军们在行进的路上就做好了计划,大家分作前后两队,对印刷厂周围形成包抄之势,务求将敌人一网打尽。

        要说这专业的就是不一样。

        那些个前来谈谈的黑帮人人士,在邵年时逃跑后没多久,就开始了他们的威逼利诱。

        俞先生等人个顶个的都是硬骨头。

        谈话的过程自然并没有多少的美妙,气急败坏的小头目最终祭出了他们的杀手锏,打算对面前这些个手无缚鸡之力以及傻憨的只知道喊口号的工人们报上一顿老拳的时候,却听到外面传过来了一阵属于自己人的鬼哭狼嚎。

        “大哥,大哥救命啊,斧头帮的人要砍死我了!”

        正是那个负责追人的小喽啰的惨叫,他在跟着孙先生误入了小巷子了之后,就被从里边杀出来的斧头帮的成员给追了一个屁滚尿流。

        若不是他咬着牙只知道跑,说不定就已经横尸街头了。

        可就算是这样,他的后背已经被身后的几个大汉的斧头给划出来了五六道的口子。

        搞的这喽啰如同一个血葫芦一般,一边滋滋冒血,一边朝着自己人的所在求救。

        看得那些个青帮的人士先是下意识的给这位让了路,后反应过来了之后,就赶紧抄家伙将自己帮派的兄弟给营救了下来。

        “噹噹噹”

        西瓜刀与小短斧碰撞到了一起,下一刻看清楚了彼此的脸的两拨人就变成了仇人相见。

        原是这大上海中青帮是不可一世的黑帮老大,但是它再牛气也无法一人独占上海。

        若说这上海滩上能跟青帮叫板的人虽不多却也有上几个,现如今站在他们面前的斧头帮,就算是其中的一个了。

        说起斧头帮与青帮之间的恩怨,更多的不如说是新崛起的杜月生与斧头帮老大王老大之间的仇怨。

        在上海的黑帮江湖中,杜月生崛起的时间最短,却是一个最霸道捞财的。

        这可是惹了不少人的眼,却碍于他身后站着的真正的老大黄金荣的缘故,也就将这口气给忍了下来。

        可是这其中愣是有那心怀正义的人瞧不过去,斧头帮的王亚乔就是其中的头一位了。

        /txt/96776/

        。_手机版阅读网址:

        【悠阅书城uu小说的換源app軟體,安卓手機需google play下載安裝,蘋果手機需登陸非中國大陸賬戶下載安裝】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