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购买赌博app > 长宁帝军 > 第一千一百零八章 故事

    第一千一百零八章 故事

    一秒记住【爱♂书÷屋 www.9cel.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悠阅书城app,免费看小说全网无广告,ios需海外苹果id下载】

        突然出现在长安城里的杀手让廷尉府人变得兴奋起来,最近一段时间都没有大案子,再加上廷尉府里刚刚出了事,都廷尉大人废掉了三位千办让每个人心里蒙上一层阴影,所以一听说有重要的案子查每个人都来了精神。

        方白镜却坐在椅子上看着手下人发愁,老千办们走的走忙的忙,如今长安城里居然连一位千办都没有,如果这个时候有一位老伙计在身边帮帮他该多好。

        韩大人带走了几个,留下的又不在长安,这方白镜心里有一种孤儿般的感觉,而在这一刻他也才更深的体会到,为什么韩大人总是孤独的。

        没到一定境界的孤独,都他妈的是臭矫情。

        韩大人孤独,陛下也孤独。

        “百办余千手。”

        “卑职在。”

        百办余千手上前一步,俯身道:“请大人吩咐。”

        “带你的人去出事的地方排查,细细的查,杀手所用过的东西,到过的地方,任何蛛丝马迹都不许放过,顺着可能逃离的路线去查。”

        “是!”

        余千手应了一声,转身离开大堂。

        “百办郑雨盛。”

        “卑职在。”

        “带你的人去排查案发之地四周的商铺,客栈,酒楼,所有可能接触过嫌犯的地方和人,嫌犯杀人之后立刻脱身,显然对地形极为熟悉,所以他们在杀人之前一定到过那里,也许附近商铺的人还有印象。”

        “是!”

        郑雨盛得令转身出去。

        方白镜看了看其他人,心里的孤独感更加强烈,如果于周彤他们三个人还在的话,自己安排人的时候也不会这样捉襟见肘,他突然成了都廷尉,手里又没人,心里难免有些无力感,可是忽然之间想到了韩大人成为都廷尉的时候,应该比自己这时候要难无数倍吧,那个时候陛下才刚到长安没多久,老廷尉府里的人都是站在陛下对立面的人,韩大人在那个时候力挽狂澜,而自己却在这个时候自艾自怜。

        想到这方白镜深吸一口气:“其他人分做四队,一队去城南排查,一队去巡城兵马司要一下进出城门的记录,一队留守,一队一会儿跟我走。”

        方白镜吩咐完之后起身:“我还有要紧事,如果必须找我的话,派人去八部巷。”

        八部巷。

        方白镜带着一队廷尉提前到了,仔仔细细的检查所有可能会出意外的地方,安排人留守,然后又吩咐箭法好的廷尉提前到高处去戒备,每一个院子不管是空置的还是有人住的他都亲自看过,所以当他看到那位还活的好好的南越亡国皇帝杨玉的时候竟然有些恍惚,算了算,大宁灭南越都已经是很久远的事了,好像得有二十年。

        人生啊,在感觉到时间过的贼他娘的快的时候就已经到了后半段,所以想起来就会觉得有些可怕,还没觉得怎么样呢,几十年已经过去了。

        就在这时候大队的禁军进入八部巷,街两侧禁军士兵一个接着一个的站好,从两侧看过去,士兵们笔直的站成一条直线,阳光下,槊锋散发出来的寒芒仿佛提前带来了冬天,可让盛夏退避。

        禁军将军澹台草野看到方白镜的时候忍不住笑起来:“都廷尉大人。”

        方白镜回礼,然后叹了口气:“澹台将军笑的有些不怀好意。”

        “我听说你昨天要去请辞比陛下骂回来了?”

        “唉”

        方白镜长出一口气:“是,我到的时候卫蓝统领就在未央宫门外等着我呢,看到我来,卫蓝笑了笑说陛下有旨意给你,我连忙问陛下说了什么,卫蓝说滚回去。”

        澹台草野哈哈大笑:“你说你该不该?”

        “该!”

        方白镜道:“除了活该之外我也不知道说自己什么了。”

        澹台草野凑近了压低声音问:“我听闻陛下可是让你今日去查办天机票号的,你去了吗?”

        “哪有空。”

        方白镜眼神里闪过一抹狡猾:“昨天出了大案子,而且还是大内侍卫处塞给我的,是陛下点名的案子,人犯在大庭广众之下被杀,那是陛下要见的人犯,你说这案子不着急办能行?这不还没有来得及去办呢,陛下又要来八部巷里见那个伽洛克略,我就带着人过来排查布防,哪里有空去天机票号。”

        澹台草野也笑:“你特么真是一只狐狸。”

        “假狐狸。”

        方白镜道:“要是韩大人在的话,比我办的漂亮。”

        澹台草野笑道:“默默记下来,方白镜说韩大人是真狐狸。”

        方白镜:“呸!”

        陛下让他查天机票号的案子,还故意在昨天早晨就见了他,却让他今天查,这是陛下都在摆明了放水,给了天机票号一整天的时间做安排,如果这么长的时间该走的人还不走的话,那么岂不是一群白痴况且巡城兵马司都没有得到陛下的命令所有城门严查,这水放的跟决堤一样。

        澹台草野道:“你这可是在故意放水,若是被人抓住了把柄”

        方白镜笑道:“我放水?我本来放了一盆水出去还胆战心惊的,结果见了陛下才看到陛下正在往外放南平江,还汇入大海了”

        澹台草野笑的合不拢嘴,想到一件事,于是把声音压的更低了些:“陛下怎么突然对沈冷变了态度,这事你想过没有?”

        方白镜也也压低声音:“不该想的就别瞎想。”

        澹台草野嗯了一声:“该想的还是得想,我只知道一件事,不管怎么样沈冷是我的朋友,如果有一天,他人不在长安,他的人他的家被人欺负了,我如果没有出现,我配不上叫个人。”

        方白镜深吸一口气,刚要说话就听到后边有人喊,连忙回头,发现是陛下的御辇到了。

        小院子里,伽洛克略坐在那安安静静的看书,听到外边嘈杂声微微皱眉,扰了他清净,如果是在安息国的话他早就已经下令把扰了他的人狠狠教训一顿,可这不是安息是大宁,他也不再是皇帝而是一个阶下囚。

        外面的声音越来越大,脚步声很重却很整齐,于是伽洛克略反应过来,他把手里的书册折好书页放下,起身去水井那边打了水上来,装进铁壶里,点上木柴烧水。

        不多时,门吱呀一声被人推开,几名大内侍卫从外边进来后在院子里检查了一遍,然后就站在院子里四周,身材拔的笔直。

        大宁皇帝陛下迈步从外边进来,看到正在烧水的伽洛克略后略微沉吟了一下,回头吩咐了一声:“取些茶来。”

        两名大内侍卫上来要把伽洛克略手脚锁住,皇帝摆了摆手:“不必。”

        他在院子里的石凳上坐下来,看了看蹲在那烧水的伽洛克略:“烧水泡茶,这是大宁的待客之道,你学的很快。”

        伽洛克略笑了笑:“因为这是在宁国,如果是在安息的话,我会用最好的葡萄酒招待你。”

        皇帝点了点头:“以后朕会去尝尝的。”

        水烧开,伽洛克略又很认真的清洗了茶具,虽然茶具看起来简陋而且也不值钱不精致,但态度严肃的不像是在清洗什么,而像是在做祈祷祭祀一类本该庄重的事。

        “谢谢。”

        皇帝结果茶杯放在一边,茶壶里泡的茶是他让人取来的,是今年的新茶,产自西蜀道,自从马帮老当家来过之后,陛下越发喜欢西蜀道那边产的碧潭飘雪。

        “好茶。”

        伽洛克略看着茶杯里飘起来的茉莉花忍不住赞了一声,茶嫩绿,花雪白,看起来仿若一池潭水飘着莲花。

        “陛下要来见我,有事?”

        伽洛克略问。

        皇帝笑道:“是你有事。”

        伽洛克略往四周看了看,院子里那些大内侍卫他觉得碍眼,可没办法,又不是他的地盘。

        “我想请教一件事。”

        他看向皇帝:“陛下你是怎么发现并且能用好沈冷那样的领兵之将?”

        皇帝微微一怔。

        伽洛克略看着皇帝的眼睛说道:“安息之内,门阀,权贵,大家族,这些力量让我都觉得一阵阵乏力,不管是朝中的文武官员,还是地方上的治民小吏,但凡有权势的位置都被他们霸占了去,我也想用寒门出身的人来制衡那些贵族,可是一旦这样做了就会让他们生出反念。”

        皇帝沉默了一会儿后回答:“第一,你问朕怎么发现并且用好沈冷这样的领兵之将,朕说他是捡来的,你信不信?”

        不等伽洛克略说话,皇帝继续说道:“第二,你问朕如何制衡权贵,朕若说是朕的列祖列宗打下的基础,你信不信?”

        伽洛克略陷入沉默,良久之后叹了口气:“非一朝一夕之功。”

        皇帝点了点头:“是。”

        伽洛克略再次陷入沉默,似乎是在思考什么,皇帝也没有说话只是喝着茶等着,大概两刻刻之后伽洛克略缓了一口气后说道:“如果现在是陛下面临我这样的情况,陛下会怎么做?”

        “你做的太晚了。”

        皇帝起身:“而且你浪费了很多时间,思考是应该等朕走了之后你才做的事,而不是朕在这里的时候你应该做的事,朕本想和你聊半个时辰,你却浪费了三分之二的时间用来思考朕用了将近三十年的时间来做你思考的事尚且还没有做好,还有大宁历代皇帝打下来的基础,依然还会有些没解决的问题,你却想用这不到半个时辰的时间来思考出答案。”

        皇帝看起来笑容很好,很开心。

        伽洛克略皱眉:“陛下为什么笑?”

        皇帝回答:“因为朕发现,你确实不如朕。”

        说完这话后皇帝转身往外走:“等过阵子吧,朕再来给你讲个故事,和你提到的沈冷有关的故事,和你的问题也有关的故事。”

        /txt/1379/

        。_手机版阅读网址:

        【悠阅书城uu小说的換源app軟體,安卓手機需google play下載安裝,蘋果手機需登陸非中國大陸賬戶下載安裝】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