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购买赌博app > 哈利波特之学霸无敌 > 第七百八十五章 咯咯哒

    第七百八十五章 咯咯哒

    一秒记住【爱♂书÷屋 www.9cel.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为了让那只雌性的凤凰更容易放下戒心接纳艾伦,我们得用同样的方式把阿尼玛格斯状态下的艾伦也抓到禁锢法阵里去,我觉得这样可以让雌性凤凰对艾伦产生同病相怜的感受。手机端 ”赫敏轻晃脑袋对卢娜说道,“对啦,卢娜,先让艾伦多吃点东西,他可是得在这里呆上一阵了。”

        赫敏的话音刚落,卢娜的身形就踏入了阴影,过了一阵,当她再度出现的时候,和刚刚类似的情形出现了,在一个大大的透明气泡中,一只羽翼华丽的凤凰被囚禁其中,正是艾伦。

        气泡破碎,里面的凤凰落到了禁锢间,整个禁锢间似乎都被这只凤凰的光华所笼罩,它的羽毛一部分是金黄色的,一部分是鲜红色的,体型大小与天鹅相似,有一根金光闪闪的长尾巴,喙和爪子也很长,看起来像一只威风凛凛的巨鹰。

        艾伦扭转鸟头看了看禁锢间,发现只有赫敏、卢娜和女儿在场,倒是松了口气。艾伦转过身,圆睁的鸟眼向上抬了抬。

        赫敏没明白他的意思,眼睛也往上看了看,可是艾伦的头顶上没有任何异象。

        艾伦看到赫敏的动作,眼睛睁得更大了,继续向门外的方向抬眼睛,这让这只威风凛凛的凤凰此时的眼睛看上去就像是在不断地抽搐。他偏了偏头,呆萌地看着赫敏和卢娜,显得有些迷茫最后他不得不在赫敏和卢娜的内心里响起模糊的男声,催促她们离开这间禁锢间不许她们观摩…

        “卢娜,我们先出去吧。”赫敏走到卢娜的身边,拽着有些不乐意的卢娜的胳膊,和海莲娜一起离开了禁锢间。

        艾伦这才松了一口气,转过身来看向那只被自己的出现吸引了注意力的雌凤凰。

        艾伦没有轻举妄动直接去接近那只雌凤凰,让自己就如一只被抓到了陌生环境的凤凰一般,竖起了头顶的翎毛,展开了自己金灿灿的尾羽。他围着禁锢间走了走,瞬间转移了身形,就像是要逃离一般,但转瞬之间他就出现在了五芒星禁锢阵法的中央,距离那只雌凤凰很近。两只凤凰像是同时被吓了一跳一般向后跃去,距离对方远远的。

        “嗨,你好。”艾伦试图向和盖娅缇娜那般使用动物沟通能力和雌凤凰联络,缓缓向雌凤凰靠近,可那凤凰却不知道是没听懂还是不愿搭理它,非但不予以回应,反而如一团炙热的火焰,扑闪着翅膀,整个身子立起来,猛地扑过来,锋利的爪子抓向艾伦的身体,头向前探,尖利的喙啄向艾伦的脖子。

        这猝不及防的袭击让艾伦一时之间有些狼狈,他还希望在之后得到对方的好感,因此没有反击,只好不断躲闪对方暴风骤雨般的进攻。

        “咯咯哒!”这雌凤凰发出了锐利而清脆的鸣叫声,警告艾伦不可以靠近它,不可以走入她的区域。它直到将艾伦逼迫到了房间的角落里,才展了展头顶的翎毛,趾高气昂地如同战胜的将军回到了五芒星阵的中央。

        雌凤凰如同给自己抢下了一块地盘一般,只要艾伦的脚跨进了五芒星阵它所在的那一半,雌凤凰就猛地扭头,那圆溜溜的眼睛瞪大着警惕地盯着艾伦的一举一动。

        即便艾伦和它相安无事,它也时不时地扭头,眼睛滴溜溜地在艾伦身上打转,如果不是身处禁锢法阵内,雌凤凰那鬼祟的小眼神实在有些惹人发笑。

        良久见到艾伦并没有过多的动作,便伏在了地上。两只凤凰相安无事地在禁锢间相处了一段时间。

        禁锢间外,赫敏让麦琪将一笼子活兔子交给了卢娜,“虽然据说不是它最喜欢的,但这些应该够了。”

        卢娜拎起笼子,细长的手指透过笼子的缝隙触碰了几下兔子柔软的皮毛,淡淡的眉毛微微蹙起,拎着笼子走进了束缚间。

        雌凤凰一见卢娜进来便展开翅膀,长鸣一声,身影从星阵中消失,传送到了星阵中距离卢娜最近的地方。无法传送到卢娜身边的凤凰恼羞成怒,它长长的金喙奔着光幕外的卢娜袭击过去,但是没等碰到卢娜,便撞到了束缚阵法的光幕,刺啦一声,火花四射,它被边缘的光幕弹了回去,倒在了地上。

        接着光芒大作,由秘银制成的五芒星阵笼罩的由魔法能量组成的监狱范围,被卢娜刻意渐渐缩小,这也意味着其所禁锢束缚的范围缩小。

        雌凤凰爬起来,抖动了几下自己身上的翎毛。五芒星阵越缩越小,艾伦和雌凤凰不得不靠近,雌凤凰不满地用它的爪子推搡艾伦,用它长长的喙啄艾伦,艾伦便只好挪动身体,离那只雌凤凰又尽可能地远了一些。”

        卢娜把手中的笼子放到了地上,退出了禁锢室,挥挥手,禁锢法阵上那些秘银刻印所发出的银色光芒越来越亮,禁锢间所束缚的范围再度扩大,将兔笼笼罩在内。

        已经走到门口的卢娜突然提着裙角小跑回来,她指了指地上的兔笼子,对着里面的艾伦和雌凤凰努努嘴,发出了“咕咕咕”给鸡喂食的那种起伏的声音后才又反身走了出去。

        被关在禁锢法阵内的艾伦对卢娜的行为无奈地翻起了白眼,他非但没有和那只雌凤凰一样等卢娜离开就迫不及待地向那兔子笼子扑过去,反而身体向后退了几步,缩在了刚才的角落中。

        雌凤凰一只爪子已经按在了兔笼子上,它警惕地看了看艾伦,然后一抓撕开笼子一角,从中掏出了一只被吓坏的活兔子。

        雌凤凰三口两口把兔子连皮带毛吞入腹内,偏偏头看了看熊凤凰。

        被盯得不自在的艾伦动了动身体,凤凰立刻张开翅膀护住了笼子,偏着头眼神锐利,尖锐短促地鸣叫了一声警告艾伦,见对方没有动作,才满意地又抓了一只灰色的吞进了肚子。

        艾伦看到这雌凤凰护食的模样,倒也没有再轻举妄动,任由雌凤凰大快朵颐。雌凤凰时不时回头盯艾伦一眼,看艾伦会不会有异动,然后嘴巴和爪子却忙个不停,吞落一只兔子后便用爪子将下一只兔子从笼子中掏了出来,将自己喂了个饱。

        终于,雌凤凰停止了进食,它松开了护住笼子的翅膀,开始用鸟喙清理羽毛。

        当梳理完毕,姿态看起来颇为满意的雌凤凰看了看原本满满当当的笼子里还剩下了一大半的兔子,又看了看依旧缩在角落里的艾伦一眼,接着用爪子从笼子里又随便掏出了一只,直接扔向了艾伦。

        艾伦并没有理会这只摔倒后爬起来开始乱跑又被禁锢法阵弹回到地上的白兔子,他当然不可能生吃兔子,更别说他进来之前已经吃了不少东西现在都还在微微打嗝。

        见艾伦无视了自己的大度,雌凤凰不满地叫了一声,但是艾伦不为所动,雌凤凰偏偏鸟头,不再理会艾伦,自顾自地就在兔笼子旁休息。

        时间一点一点流逝,艾伦之前被麦琪喂得发胀,完全不觉得饥饿,他静静地缩在角落里,那雌凤凰刚开始还不以为意,可是渐渐它回头看艾伦的次数就越来越多。

        艾伦感受得到,这种眼神绝对不是之前那警惕的意思,艾伦抬起头,莫名其妙地看着这只之前自己稍稍靠近就会啄自己的雌凤凰,它这是要做什么?雌凤凰那滴溜溜转的眼睛在艾伦的身上转了一圈,它顿了顿,把地上的那只白兔子抓起来又扔给艾伦,艾伦自是不会去理会,完全不为所动。

        神奇的事情发生了,雌凤凰展翅飞起,将那只爬起来又开始逃跑的倒霉白兔子又抓了回来,但这次它没有再扔给艾伦,雌凤凰抓住了那只活蹦乱跳不断踢着腿的兔子。它飞到了艾伦的面前,将兔子用爪子按到地上向艾伦的方向推了推,鸟头摇晃一下示意艾伦吃下这只兔子。

        艾伦恍然,一些动物,特别是在繁衍上比较困难的种类,会在同类遇到困难的时候出现互助的行为,来避免种族的灭绝,对方估计是觉得自己是得了什么疾病,暂时失去了捕食能力麻瓜有一位潜水摄影师就这样被一只凶猛的斑海豹喂食了整整四天,只要它一下水,那只把他当成同类的猎食者就会开始尝试向他喂食。

        但艾伦当然不可能这样生吃活兔,雌凤凰将兔子叼起来抖了抖,随即又松开嘴,兔子掉落在地上,腿一蹬刚想逃离,又被雌凤凰按住了。

        看到艾伦依然“呆若木鸡”,雌凤凰的眼神流露出相当不开心的样子,它再把这只兔子叼起来,再松开嘴,这样来来回回持续了好几遍,它从叼起已经相当虚弱不再逃跑的兔子,然后变成叼起已经死掉的兔子,雌凤凰有些着急了,它歪着头打量艾伦,它终于确定眼前的雄凤凰是一位没有能力的狩猎者。

        “它好像十分担忧我会饿死。”艾伦有些哭笑不得地看着这只雌凤凰不断地将兔子抓起放下,然后意识到一件事情,“凤凰死去后不是会浴火重生吗?为什么它会有这样的担忧?莫非如果不是受到外力袭击等意外就不能重生吗?还是这只是动物的本能?”

        但巫师界对凤凰这种不死鸟的了解还是太少了,艾伦所处的这个年代除了邓布利多的福克斯,唯一已知被驯化的凤凰是新西兰的魁地奇球队莫托拉金刚鹦鹉队的凤凰吉祥物火花。除此之外,有机会接触到野生凤凰的估计只有那些神奇动物学家和制作魔杖匠人以及为他们提供制杖杖芯原料的收集人。

        雌凤凰甚至估计是以为这只雄凤凰像它爱惜的羽毛所表示的那样爱臭美讲究…所以就将爪中的兔子从胸膛撕裂,锋利的爪子将兔子皮撕扯了下来,示范给对方看如何正确地吃掉这些猎物,还把吃了一半的兔子推到艾伦面前,见到艾伦依旧不肯自己动手,它便试图将兔子咬碎后喂进艾伦的嘴巴。

        艾伦不得不不断扭头拒绝这种喂食。

        最后,这只束缚间里的雌凤凰沮丧地开始对着艾伦脸上发出咕咕声,仿佛在劝说他不吃兔子就会没命似的。

        直到当天夜晚,这只雌凤凰突然露出凶恶的姿势,艾伦以为它对自己的耐心终于耗尽,打算攻击自己时,他发现它这么做其实是在帮他驱赶身后走进束缚间的卢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