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购买赌博app > 一品修仙 > 第六八七章 人偶师个不靠谱,我想念蓝天白云

    第六八七章 人偶师个不靠谱,我想念蓝天白云

    一秒记住【爱♂书÷屋 www.9cel.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传送门没有修好的日子,又没有敌人来了,巡天使在休养生息,秦阳却闲的浑身长毛,例行修行最近都暂停了,他的境界提升,跟力量的多少已经没太大关系了,要提升的只是质量。

        目前的修行,排在第一位的,就是去参悟白玉神门,这个是纯耗时间的事,走不得捷径,开思字诀,也只是减少时间而已,但减少的也不太多。

        因为领悟到的东西,若是有了新的拓展和领悟,超出了某个界限,那同样会反过来加强白玉神门,简单说就是掉五百血,再加回去四百八。

        开思字诀的时候,思维被加速的太快了,反应也太快,能做到一心多用,一瞬间就能从各个方向得到信息,同样也能去整合信息,这会让他的横向领悟变多很多。

        再考虑到,开思字诀时间长了,除了对气血的消耗太过剧烈之外,还会强行降智,秦阳就放弃了开挂参悟白玉神门的想法。

        慢慢熬时间吧,反正他才一百岁冒头,都已经是道宫境界了,放到大荒,也算是天之骄子了,有的是时间来慢慢沉淀,慢慢参悟,不着急。

        这个是长期工程,也不急于一时,秦阳便再次一头扎进了巡天使的书库,去察看那里的各种记载,上次时间紧迫,重点看的都是需要用到的东西,尤其是日志,其他的倒是看的很少,比如一些杂闻之类的。

        就像这次那几十个种族的异族,秦阳也只能认出来少部分,当然,能被他认出来的,大部分都是没救的,在巡天使的日志里出现,就足以说明问题了。

        没在巡天使的日志里出现过,再参考一下被救下的其他异族的意见,基本就能确定了。

        所以这次,秦阳先查看的,便是对于外层空间种族的记载,他需要了解一下,不只是了解那些人有什么力量,有什么能力,还要了解文化、习俗等等,以此来推导一下他们的思维习惯,做事方式等等。

        有备无患总没错的,总比什么都不懂,见面就先把人得罪死的好。

        就比如之前就有一个种族,皮肤跟白海豚一样,他们有四只手,每只手有十个又细又长的手指头,他们的肉身很弱,但却是天生的法爷。

        他们讨厌任何肢体接触,每个人最擅长的术法,都必然是清洁,每个人都是没救了的洁癖患者,尤其是手,是绝对不能触碰的。

        这要是什么都不知道,上去就要跟人家握个手,十有**会被人当场跳起来往脸上砸上百十个杀伐秘法。

        这很明显不符合秦阳一直走和平路线的气质,他对人一向特别友好,很会替人着想,尤其是对死人,特别友好,常常以德报怨,上一刻还在打生打死,下一刻就动作轻柔的替对方入殓。

        看了俩月书,秦阳出来透了透气,蹲在传送门前,看着那三座高大的城门,思绪飘飞,都过去这么久了,那边怎么还没修好?

        重建阳关城,应该不难吧?

        秦阳在这发了一天呆,还是月鸾看不下去了,才过来给秦阳说了一下。

        之前的事,造成的破坏比预料的高,想要重新打开,难度也会更高。

        就算是阳关城重修好了,左边的门也打不开,需要重新校对,核心的地方,更是重新配对。

        而右边的门也是同理,第一层外层空间里,虚空风暴虽然已经平息,但他们也传不过去了,以前的节点,统统报废。

        左右两边的门,都变成了跟中间那扇门一样的情况。

        所以,暂时没什么危险了,还能再稍稍等等,看看人偶师有没有平安穿过了罡风层,有没有将东西带回去。

        若是他带回去了,那边修好了,一切都会恢复正常。

        要是再等等,还没好的话,还联系不上,那他们只能再派一个人,去冒险强闯罡风层了。

        毕竟,身为大荒世界的土著,强闯罡风层的难度,是要比外面的异族低很多的,除非运气特别差,碰到了特别危险的情况,否则,只要实力足够,强闯过去,还是有很大希望的。

        秦阳望着城门,心里略有些担忧。

        当然,这不是担忧人偶师挂了,也不是担心人偶师迷路了,只要他闯过了罡风层,到了大荒,想要找不到离都,那都很难。

        他担心是跟上次人偶师消失了一段时间一样,他又被什么困住了,又或者,他闯过去了,也忘了通知自己。

        罡风层里,流火如霞,劲风如刀,一颗燃烧着火焰的黑球,在其中飞速穿梭,黑球被罡风吹拂着,上下左右乱飞。

        随着罡风吹拂,慢慢的,燃烧着火焰的黑球,落入一片如同云霞一般的火焰之中。

        火借风势,慢慢的,黑球一层一层的脱落,咔嚓一声,黑球崩开了一角,火焰顺势从那里灌入其中。

        轰的一声,黑球炸裂,这才能看到,这只是一颗神木球,但就算是神木,也经不住这么长时间的摧残,此时彻底崩碎,化作一片片碎片,向着四面八方四散开来。

        人偶师从里面露出了身形,被天火灼烧着,人偶师的血肉伪装,瞬间被烧成了灰烬,露出他的本来面目,一张带着怪异笑容的僵硬脸庞。

        天火的灼烧,人偶师也毫无反应,他挠了挠头,环顾着上下左右,失去了方向。

        在这种地方,他连哪边是上,那边是下,都已经分不清楚了。

        思忖再三之后,人偶师任由自己在天火的海洋里沉浮,随波逐流,完全放松了下来。

        如此一飘就飘了几个月的时间,他被推出了天火之海,又在罡风的风暴里转了一圈,被旋转的罡风,转的早不知道东南西北了。

        不过还好,他慢慢的感觉到了一个大概方向,他察觉到那边是下了。

        只要一直向下冲,总会冲出罡风层的。

        摇身一晃,人偶师化作了大虫的模样,脸上的表情,也从怪异的笑脸,变成了面无表情的严肃脸,他游曳在这片混乱的死亡地带,一路向下俯冲。

        冲过了数十万里之后,终于感觉到罡风减弱了,他欢欣鼓舞,继续加快拉速度。

        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东海的海面上,天空中骤然响起了雷声,水汽飞速的汇聚,化作黑云笼罩天空,那黑云不知为何,慢慢的旋转了起来,化作刺目的雷暴,凭空闪耀个不停。

        十几个呼吸之后,一个人影,从雷眼的最中心冲了出来。

        一瞬间,所有的雷霆,都仿若找到了宣泄点,一股脑的灌入这个人影身上。

        很快,黑云消散,晴空万里,人偶师站在高空,遥望着这片蓝天,自己傻乐了好半晌。

        终于冲过来了,只要冲出来,他就不会迷路了。

        随便辨别了一下方向,人偶师一路向西飞遁而去。

        等到人偶师消失,东海才有一位位强者迟迟赶来,他们查看着周围的一切,一个个脸色都不太好看。

        一个老的皮都快脱落的老者,仰头望着天空。

        “有域外来客,成功强闯罡风层了,这次又不知道会带来什么祸端……”

        老者长叹一声,匆匆离去。

        “当年有域外异族,强闯罡风层,坠入死海,以至于那里化作了死海,灵气暴乱,生灵也慢慢的,变成了气血强横的凶物。

        这次看起来似乎不是什么大凶之物,可转瞬便消失不见,显然不是灵智缺损的残暴之物,这更加麻烦……”

        另外一个海族大妖,沉声念叨了几句,也匆匆离去。

        一时之间,东海的气氛都变得有些不一样了。

        当年南海之南的死海,还不是死海呢,就因为一个域外之物,变成了死海。

        但当年的南海,可是有南海道君在,他立下了镇海牌坊,将南海与死海隔开,不让死海影响到南海。

        可如今的东海,可没有封号道君的存在,就算是有,也未必如同南海道君那般宅心仁厚,肯花费大代价,立下镇海牌坊。

        当年的幽灵盗,名为盗,但这个盗也是后来加上去的,就算如此,幽灵盗也从未被什么大势力绞杀,就是因为幽灵盗一直在履行他们的职责,定时去加固封镇。

        秦阳接任了幽灵船长之位,能顺顺当当的发展起来,幽灵号的遗产就是基础,因为没人愿意去毁掉幽灵号,也没人愿意去背这口大黑锅。

        谁毁了幽灵号,就等同于毁掉了死海封镇,那整个南海都会变得空前团结,绝对会要了这个人,或者这个势力的命。

        有这个基础,秦阳急公好义,童叟无欺之名加持,才慢慢的有了今日的幽灵号。

        但很显然,东海是没有这些的。

        东海人心惶惶,都在忙着囤物资,忙着加固防御,忙着整修聚灵阵的时候,人偶师回到了大嬴。

        他将东西带回了离都,定天司是先出来的。

        可惜,人偶师只简单说了一下发生了什么,东西却绝对不给卫兴朝,还跟卫兴朝打了一架,卫兴朝被揍的鼻青脸肿,黑着脸去宫城汇报消息。

        很快,沈星落来了,人偶师觉得这货挺眼熟,似乎是新帝的人,就把东西给了沈星落。

        除了耗费的时间多了点,其他的一切都挺顺利的。

        但问题就出在耗费的时间有点多这了。

        人偶师送出了东西,自己回到绝地庄园等着,看着这里熟悉的一切,他站在专属发呆地,当了几天雕像之后,才忽然活了过来,像是想起了什么。

        揭开自己的肚皮,将秦阳的一个小分身放了出来。

        分身刚看到周围的环境,人偶师便神经质的哈哈大笑了一声,一巴掌将这个分身拍死。

        外层空间里,巡天使的基地,巡天使已经准备让黄雀去强闯罡风层了。

        因为之前战斗的时候,爆发过一次,发挥出法身巅峰的一击,哪怕只有一击,也让黄雀看到了法身境界的方向,他只需要有足够的积累,想要突破到法身境界的希望非常大。

        而且他是纯体修,皮肉能抗,是最有可能穿过罡风层的人。

        之所以这么急,还是因为外层空间有变化了。

        那些异族之间的交战,越来越激烈,激烈到不正常,甚至有一个被秦阳救了的种族,都被灭族了。

        重点是,没人知道这是谁干的,等人发现的时候,被灭族的异族的栖息地,已经化为一片焦土。

        那些本来就火气上涌,怒火攻心的异族,相互之间,更是难有什么信任了。

        而隔了没几天,另外一个丑格兽的狗腿子种族,也被人灭族了。

        而那些从洗脑子挣脱出来的种族,没一个承认这件事的,他们都不知道是谁干的。

        这里面透出的气息,非常不正常,再加上丑格兽消失了,后面肯定要有大事发生,巡天使不急都不行了。

        “还是再等等吧,我的护卫,肯定可以活着穿过去的,只要他穿过罡风层,肯定能把东西送回去,他送到东西之后,会给我信号的。”

        秦阳还在劝,他知道人偶师的实力,肯定不会死在罡风层,但黄雀的实力,他也知道,黄雀去了,除非走狗屎运,否则十成十会死在那里。

        那里需要的不只是能抗,除非像人偶师那样,可以硬抗很长很长时间,不然,只有再能抗,也只有智取这一条路可走。

        直线距离都有数十万里,再加上规避危险,寻找路径,可能要在那等极度危险的地方,横跨上百万里的距离。

        死在那里的修士,很多都不是力量不够,而是被活活耗死的。

        若是有机会,他肯定也不劝了,与其去送死,还不如留着点力量,准备应对接下来的事。

        正在规劝的时候,秦阳神情一动,情不自禁的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脑门。

        人偶师这个狗东西,竟然将他的分身拍死了!

        这个狗东西,有吃错药了吧,带回去的一个分身,可是要带回去消息,也要带回来消息的,这瓜皮,竟然放出来就一巴掌拍死了,他是不是就记着分身死了,算是通知他东西送到了?

        秦阳憋了一肚子气,也没办法发,现在他也打不着人家。

        “行了,别吵了,我刚接到消息,东西送到了。”说着秦阳就顺脚踹了记着去送死的黄雀一脚:“你就老老实实待着,先沉淀一下,突破境界再说吧,一个体修,有了能突破的希望,有多难的,你不知道?多一个法身体修,代表的意义,远比你去送死强的多。”

        “真送到了?”血鸾忍不住问了一句。

        “真送到了,我的护卫,已经送完东西,回到了我在离都附近的庄园里。”秦阳认真回了句。

        说完这些时候,秦阳踹了黄雀一脚,让他赶紧去修行。

        等到黄雀走后,秦阳才问了血鸾一句。

        “大姐,你想不想以后能减少很多压力,你不用再去大开杀戒,巡天使也不会在疲于应付。”

        “你想干什么?你不会是想出去吧,非吾族类,其心必异,你不用想着拉拢那些异族,能保持互不干涉就已经是最好了。”

        “不是,拉拢是拉拢不了的,我知道,但我觉得,能保持一个友好关系,其实还是可以努力一下,就比如说,现在就是一个好机会,最近外层战场的事,肯定跟丑格兽有关,但他能借此玩花样,我刚刚迈出了达成友好关系的第一步,想玩花样,肯定比他顺手多了,至少我不用躲在暗处,我可以堂堂正正的走出去玩花样。”

        血鸾刚想说什么,秦阳便伸出手拦住了他。

        秦阳长叹一声。

        “说实话,我挺佩服你们的,要是我,根本在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待这么久,你们能守住本心,在这里坚守职责,我肯定也要做点什么的。

        你别误会,我不是要说什么大义凛然的话,实在是,我有些想念蓝天白云了,我想躺着晒晒太阳。

        我快烦死了,我想快点结束这一切,赶紧去把丑格兽弄死,我好快点回去看看蓝天白云,躺着晒太阳,再抓两只海里的凶兽煲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