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购买赌博app > 六宫凤华 > 第一千一百四十四章 算计(一)

    第一千一百四十四章 算计(一)

    作者:寻找失落的爱情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一秒记住【爱♂书÷屋 www.9cel.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众人俱是一惊,神色不一,动作倒是整齐划一,一起看向霆哥儿。

        霆哥儿一懵,头脑瞬间空白。

        他和武陵王的长孙有些来往。前些时日,武陵王长孙曾邀他去府中喝酒,他闲着无事便去了。在席间,武陵王长孙有意无意地提起了储君大典的事,他压根没接话茬啊!

        怎么忽然就变成他指使武陵王散播传言诋毁阿萝堂妹了?

        霆哥儿第一个反应是看向霖哥儿:“霖堂兄,我没做过!”

        霖哥儿:“……”

        我相信你有什么用!

        现在最要紧的是七叔和阿萝堂妹相信才行啊!

        霖哥儿反应极快,立刻向前一步,拱手说道:“七叔,我和霆堂弟同吃同住,除了当差之外几乎形影不离。我敢为霆堂弟做保,霆堂弟绝不会做出这等事来!”

        霆哥儿此时才将惊愕咽下,忍着被污蔑攀扯的愤怒,走上前两步,大声说道:“七叔,阿萝堂妹,我对天立誓,从未做过此事!如有半字虚假,让我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这毒誓发的斩钉截铁,颇令人心惊肉跳。

        阿萝默默地看着满面义愤的霆哥儿。

        他们自小一起长大,霆哥儿冲动易怒,和她时常争执吵闹,动手打架也是常有的事。说句实在话,几个堂兄里,和她最不对盘的就是霆哥儿。

        她被立为储君,霆哥儿是否心有不甘?所以私下勾结武陵王散播传言动摇臣心?

        抑或这只是一个一石二鸟之计,既对付她又离间她和霆哥儿之间的兄妹之情?

        如果是前者,霆哥儿此次定然讨不了好。

        如果是后者,这个暗中设局的阴险小人又会是谁?

        盛鸿面无表情,喜怒不辨,淡淡说道:“朕不会只听信武陵王一面之词就定你的罪。不过,武陵王既然指证于你,你便有了嫌疑。待会儿随汾阳郡王和安王去一趟宗人府,和武陵王当面对峙,你可敢去?”

        霆哥儿昂首挺胸,硬邦邦地应了一句:“当然敢去。”

        霖哥儿不假思索地说道:“我和你一同前去。”

        一直沉默不语的霁哥儿忽地张口说道:“霖堂弟,此事既和你无关,你也该避嫌才是。”

        避什么嫌?

        有什么可避嫌的?

        短短一句话,意味深长,颇值得回味。

        霖哥儿生性豁达疏朗,却绝不是蠢钝之人,立刻正色回应:“我和霆堂弟亲如兄弟,平日形影不离。霆堂弟若犯下大错,我这个堂兄也难辞其咎。所以,此事和我有关。我行得正坐得端,不惧人言,也不用避嫌。”

        霁哥儿碰了个软钉子,也没动气,转而对盛鸿拱手道:“七叔,我想一并去宗人府看看。我也相信霆堂弟是清白的,此事或许另有内情。”

        霁哥儿已过弱冠之年,是两个儿子的父亲了,俊朗的脸孔愈见沉稳。

        盛鸿深深地看了霁哥儿一眼:“也好。”

        阿萝目光连连闪动,不知在想什么,竟也张口说道:“父皇,这件事是冲着我来的,我也要一同去宗人府。我要亲自问一问武陵王,到底是何人怂恿指使他散播传言。”

        身为储君,注定了要面对繁琐的政事和复杂的人心算计。

        盛鸿点头应允。

        ……

        阿萝一行人去了宗人府。

        盛鸿心里憋了一股无名怒火,奏折也看不下去了,索性放下奏折,起身去了椒房殿。

        谢明曦午睡刚起,见盛鸿阴沉着脸回来,有些讶然。心下略一思忖,便猜出了几分:“武陵王已经招认了?”

        盛鸿冷哼一声:“何止招认,还交代是宁王世子唆使怂恿他散播传言。”

        谢明曦:“……”

        谢明曦眉头也皱了起来,一连串的念头闪过脑海。过了片刻,才淡淡道:“只凭武陵王一面之词,不足为信。”

        盛鸿呼出心头一口闷气:“我让霆哥儿去宗人府和武陵王对质。霖哥儿坚持要跟着一起去,霁哥儿和阿萝都要去,我都准了。”

        顿了片刻,又压低了声音:“明曦,不管内情如何,当年都是我亲手端了三杯毒酒给自己的兄长。”

        “这些年,我自问对霁哥儿兄弟三人颇为宽厚,衣食用度样样上佳,教导他们也算尽心尽力了。我原以为,我这个七叔做的还算不错。现在看来,是我一厢情愿自以为是了。”

        语气中透露出倦意。

        那张俊美耀目的脸孔,也有一丝颓然。

        谢明曦已经有多年未见过盛鸿这般模样了。

        显然,盛鸿是被此事伤到了。

        霆哥儿无父无母,早将尹潇潇当成了亲娘,对霖哥儿的敬爱亲近,更胜嫡亲兄长。霆哥儿不得帝后欢心,在宫中内外早不是秘密了。倒是霖哥儿,颇得帝后青睐喜爱。

        众臣心里都亮堂的很。若帝后有立侄儿为储君之意,闽王世子比鲁王世子的可能性更高一些。宁王世子是可能性最低的那一个。

        在这样的情形下,霆哥儿何必平白无故地做吃力不讨好的事?

        如果武陵王坚持指认霆哥儿,霆哥儿这么做又是为了谁不平?

        霖哥儿是否真的毫不知情?还是不动声色地利用霆哥儿对自己的信任,甚至无需张口,霆哥儿就积极主动地做了此事?

        一旦帝后生出疑心,霖哥儿和霆哥儿便会落入尴尬的境地。

        这一计,谋算的是人心,何其的阴险。

        “设下这一局的人,看似矛头直指霆哥儿,实则要对付的是五嫂和霖哥儿。”谢明曦目中冷芒闪动:“既然用出这等手段,也怪不得我们心狠无情了。”

        这些年,她和盛鸿仁至义尽。

        安分日子不想过,非要作死,那就成全他们吧!

        盛鸿此次也被气得不轻,闻言哼了一声:“你说得没错。这一回,我一定彻查到底,绝不姑息。”

        世事难料。

        接下来的后续,就连帝后也没想到。

        阿萝一行人去了宗人府,却未能和武陵王对质。

        谁也没想到,武陵王在牙齿中藏了一粒毒药。在汾阳郡王安王走后不久,武陵王就悄然咬破了毒药,毒发身亡了。

        妙书屋

        /txt/83496/

        。_手机版阅读网址:

        【悠阅书城uu小说的換源app軟體,安卓手機需google play下載安裝,蘋果手機需登陸非中國大陸賬戶下載安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