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秒记住【爱♂书÷屋 www.9cel.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四五三章

        掐算的结果比沈云预料的还要糟糕:云山雾罩,莫问归途!

        这是说他踏上了一条既看不清前程,又没有归途的绝路啊。

        沈云呵呵。

        现在,他知道了,天道是天神在三界的化身。他拒绝了天神,那么,为天道所弃,也是必然的结果。

        没毛病。

        但他一点儿也不后悔,也不会因此而感到害怕,至于绝望之类的,更是没有。

        修行之人,只讲今世。不问前世,不求来生。尤其是凝结金丹,便意味着从此跳出六道轮回。一朝功成,便是霞举飞升,长位列仙班,长生不老;反过来,一旦失败,只能是身死道殒,魂飞魄散。

        所以,不论哪一个修士的修行之路都是没有归途的。

        踏上修行之路后,不但没有回头的机会,而且是不进且退!

        这是所有修士的共识。

        沈云读了祖师他们留下来的玉简,亦早早的生出了一去不返的自觉与豪情。

        这一路上,他不断的坚定、打磨自己修行的初心与决心。最终,磨砺、凝结出了他的道心。在这个过程里,他早已经参透生死:任何修士,为了追求和捍卫自己的道,视死如归是必须的态度。这个态度一旦动摇,便意味着道基动摇;一旦贪生怕死,不敢证道,便只有道心涣散。修士从此在修行之路上裹足不前,同时,心魔势必乘虚而入。最终,修士要么沦为行尸走肉,要么彻底堕魔,皆是不归路。于绝大多数的修真之士来说,落到这种境界,还不如直接死了的好。

        但沈云不属于“绝大多数的修真之士”。他是个例外。他是魔道同修。并且种种机缘巧合之下,魔族的血统得到不断的提民升,最终,他拥有了所谓的“真魔之血”。因为心统压制,心魔根本就不敢沾他的边。送他们一个胆子,他们也不敢对他有什么非份之想。

        当然,在天神祭殿里,他已经知道“魔”的真相。甚至于,“仙山那么多的高阶修士,天道为什么独独选中了他”这个问题,他因此而有了些参悟。只是这些参悟现在就好比是隔着一层窗户纸,透出来的朦胧亮光,只可意会,无法言传。

        是以,拒绝了天神的青睐的他,现在道心更加坚固。

        如果说这就是一次证道的话,沈云对于此次证道的结果还是比较满意的。

        至于前路,本来就是不归路,掐算出一个“云山雾罩,莫问归途”实属正常嘛。

        沈云有些迫不及待了:就当是新的证道开始了!

        呵呵,从本次证道中尝到不少甜头的他,以为证道的本质是大机缘。他好不期待下一次这种直面天道的大机缘。

        可惜,天道估计是懒得再搭理他了。如果不是有什么原因给拦住了,被他拒绝的天道肯定在他突破的时候,乘机捏死了他。

        所以,往后,他只能自生自灭,“莫问归途”。证道什么的,他休要再想了。

        思及此,沈云垂眸看着自己的一双手,展颜轻笑道:“这也没有什么的。天道弃我,我不自弃。从此,我就是我的天道!”

        不想,此话一出,头顶突然“叱咤”作响。余光所见,一道雪白的亮光没有任何预兆的从天而降,以迅速不及掩耳之势,落在了他的正前方!

        脚底一阵轻晃。

        呃,离他两步远的地方,现出了一片径圆三尺的焦土。

        沈云眨了眨眼睛,回过神来,后知后觉的心里打了个突,赶忙抬起头去看天。

        天空依旧是瓦蓝瓦蓝的。

        万里晴空,只有那朵白云。

        后者依然不见有什么变化。

        他吐出一口浊气,心道:没变就好。

        至于眼前的这一小片焦土……他连死都不怕,还怕一道小小的旱天雷么?

        相反,他真的落了心——经此一事,再次证明天道奈何不了他啊。便是这种不痛不痒的旱天雷,也只能往前挪两步落下来!

        “师兄,刚才是打雷了么?”钱柳坐在平台上,刚做好准备,要闭关来着。听到外面的雷声,她匆匆跳下平台,以最快的速度自洞里冲了出去。人未到,声音先至。

        待跑到近前,看到地上的那片焦土离师兄只有两步远,刹那间,心都提到了嗓子眼里。

        “师兄,你没事吧?”慌乱之中,关切的话脱口而出,她连敬称都给忘了。

        沈云低头嘟了嘟嘴巴,捋去前袍上的些许泥沙:“没事,就是站得太近了些,被溅了少许泥。”

        钱柳看着,突然间觉得自家师兄其实也是一身烟火气,与邻家小哥哥也没有什么两样嘛。

        莫名的,她掩着嘴,“咯咯”的笑了起来。

        沈云听到这串银铃的笑声,回头望过来。蓝天之下,少女红裙似火,笑靥如花……他的整颗心都要随那绚丽的裙摆飞扬起来。

        “哈哈哈……”他禁不住开怀大笑起来。

        旱天雷的事,钱柳没有再问,他亦没有说,就这样一笑了之。

        笑罢之后,钱柳正式跟沈云报备要闭关巩固境界。后者颌首说道:“知道了。”于是,钱柳再次转回山洞里,安心安意闭关。

        沈云想清了很多事,心情格外好,一时也没法静心坐下来打坐练功,索性背负着双手,在山谷里四处转悠起来——囡囡说,这里曾经是玉锦门内门第三峰。他不曾有机会一睹它的盛景,现在好好欣赏一下它落架之后的残情,也别有一番趣味。

        不过,他没能欣赏多久。因为白云后面终于又有动静了!

        沈云一直留心着那边呢。感觉有动静后,立刻敛息,身形一晃,赶回山洞里。

        钱柳微合双眼,盘腿坐在平台上,离他不过数步远,却是连眉头都没有动一下。

        沈云放心的收回目光,继续关注外面。

        少顷,从白云里钻出来一艘黑甲飞船。

        这不是先前的那一艘!

        因为船上没有他上回刻意留下的气息。

        也就是说,来这边巡逻的黑甲飞船是每两回就要轮换一次的。

        待这艘飞船又钻进白云里,很快的不见了,沈云在心里也敲定了几处未定的细节。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飞雪暮尘音的平安符,谢谢!